“六四”专题报导之六:从“对话”到“对抗”--采访项小吉

2005-06-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XiangXiaoji02_150.jpg

项小吉当时是北京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读国际法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三年级的学生。

当年的学运领袖项小吉对本台记者何山讲,他没有想过政府会开枪,会用坦克屠杀人民,中国的历史上未曾有过,学生顶多是被打个头破血流。但真实的结果,他在六月三日晚听到枪声才知道。

项小吉说﹕“没有预见到会有大规模屠杀,一直到真正开枪了,大家还没有意识到是在屠杀。”

16年后,项小吉再谈这件事,他好冷静,只有当记者问到,“有人批评当年学生内部也有不民主的地方时”,项小吉的语调才有一点点的急速。他说,事件来得很仓促,“当年学生组织根本就没有时间制定甚么章程”,“学界对话团”如是、“北京高校自治联”如是。他讲,“但如果中国的民主运动没有被屠杀、扑灭下去的话,能够持续下去的话,这些团体能够完善自身的制度,自身的章程。”

项小吉说﹕“因为在这之前,一直到六月三号,共产党的宣传,包括杨尚昆的讲话,一直在说,戒严部队不是对学生来的,戒严部绝不会对学生开枪,一直是这样说的。学生也是一直这样相信,一直到六月三号,血淋淋的死在地上,机枪扫射,大家才知道是屠杀的开始。”

在这之前,大家认为你可能会戒严,你可能会当年七六年天安门事件一样,可能有一些警察、军队将学生拖走,打到头破血流都有可能,但不会想到用坦克、机枪扫射,因为这个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包括段祺瑞政府其实也就很小规模的对冲进段祺瑞办公楼的几个人(开枪),也就死了几个人﹐五六个人。

项小吉说﹕“所以在这之前,大家认为你可能会戒严,你可能会当年七六年天安门事件一样,可能有一些警察、军队将学生拖走,打到头破血流都有可能,但不会想到用坦克、机枪扫射,因为这个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发生过,包括段祺瑞政府其实也就很小规模的对冲进段祺瑞办公楼的几个人(开枪),也就死了几个人﹐五六个人。”

究竟,16年前的学运,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升级,由学生当年要求的“对话”发展到“对抗”﹐“开枪”的?项小吉是当年学界对话团团长、召集人,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个中细节。八九年的学界对话团当年被称为,学生团体中最民主的一个。下面就由这位当年的当事人一一说明。

项小吉说﹕“本来是六月份要毕业的,等于是要应届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在四月份胡耀邦去的世时候,他是四月十五号去世,政法大学的学生和老师在四月十七号就组织了第一次到天安门广场去悼念胡耀邦逝世,当时我参加了那一次游行。四月十七号的那一次游行,大概是北京高校第一次上街游行,政法大学那时发动得比较早。

“紧接著在四月二十二号,胡耀邦追悼会,政法大学跟很多学生都在天安门广场参加这个追悼大会。之后,由当时的政府绝对接受学生的请愿,学生就要求跟政府对话,对话就成了当时学生运动主要的诉求。”

项小吉说﹕与政府“对话”是当年学生的主要诉求。政法大学成了一个宣传团,园员到海淀区的学校进行演讲,而他就是这个宣传团的组织者,日后成为了对话团的团长。不过,一篇人民日报的“四二六社论”激化了学生的运动。

“在四二六所谓的社论出来以后,学生组织了四二七大游行,北京四二七大游行,在游行中还是要求政府公开跟学生对话。学生的要求,到四月二十九号,政府举办了一次和学生代表的对话会。

“当时我是这个对话会的学生代表,当时我提出了一些看法,当时袁木他们就很生气。这个对话会,在全国通过中央电视台实况转播,在全国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北京高自联当时对这个对话会很不满,觉得政府在愚弄学生。”

“然后高自联就在五月三号成立了对话代表团,(由)各位学校的代表成立这个对话代表团。当时在成立大会上,就推举我作对话代表团的召集人。对话代表团成立之后,就开始积极沟通跟政府的对话渠道。”

根据多位当年学运参与者、知识分子的叙述,“对话代表团”可以讲是扭转八九年学生与政府之间僵局的关键,也可以讲是希望,希望透过“对话”改变局势。不过,政府方面一拖再拖﹐直至学生出现绝食。

项小吉说﹕“政府方面一直在拖,一直多拖到五月十三号,政府方面还没有答覆要举行公开的、平等的对话,那么在五月十三号学生开始绝食。开始绝食,政府就开始很重视这个问题,因为很快戈尔巴乔夫要访问中国。当时,在五月十三号绝食的当天,就在统战部,阎明复出面,召开了高自联、对话团和一些知识分子,在统战部有一个见面,讨论这这问题应该怎么办。当然学生要求很明显,要公开平等的对话,这样一直到第二天,五月十四号政府方面答应对话。”

不过,政府方面的失信,令学生与政府再次陷入僵局,也埋下了日后武力清场的伏笔。项小吉说,政府方面原先答应与学生的对话将再次通过中央电视台实况转播,但出来的并不是这一回事。

“当时本来是讲好了要实况转播的,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要看到七点钟的新闻联播,要看到才会满意。政府方面就没有实况转播。对话进行到七点钟,学生没有看到实况转播,就很不满意。一些学生就冲进了统战部的会议室,要求对话停下来,这样对话就结束了。”

到了五月十五日,学生对话代表团希望再次与政府重开对话;不过,政府方面并没有接受。项小吉说,后来知到,五月十五日当天,原来在邓小平的家中,政府已经决定了要戒严了。

项小吉说,十六、十七日学生多次要求重开对话,但都不成功。到了十九号,戒严令开始了。

戒严之后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在开枪之后,项小吉是如何透过“黄雀行动”辗转来到香港,后移居美国的呢?我们下星期一再讲。(何山)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