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中国近百万儿童生活在艾滋病的阴影下(上、下)--姬励思


2005.06.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Orphan_tearing_150.jpg
(2004年11月法新社图片)

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最近透露了一个未为人注意,但却令人震惊及担忧的数字,该委员会事业发展中心主任孙志钢表示,中国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正逐年增加。据非正式统计,目前约有一百万名儿童因艾滋病而备受生存、发展等各种压力,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是指自身感染艾滋病或其父母有一方感染艾滋病的儿童。

(图片说明﹕9岁的安徽艾滋孤儿娟娟﹐虽然她幸运地没有感染艾滋﹐但她一想起几年前受尽艾滋折磨﹐最后被夺去生命的父母时﹐止不住眼流满面。)

河南艾滋村的故事被传媒报导后,震惊世界。自90年代起,华中地区不少农民为了多赚取微簿的现金收入而去卖血。由于不卫生的采血方法,导致很多人因此而感染艾滋病,病人死后遗下庞大的孤儿人口。

救助父母因艾滋病身亡而变成孤儿的智行基金会主席杜聪认为,官方估计的数字过于保守,他相信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远超此数。他说﹕中国卫生部两年前公布有关艾滋病患者数目为一百万,其中84万为艾滋病带菌者,16万为而死亡的艾滋病人,按照国际疫情增长的比率计算,现时中国艾滋病患者应是接近二百万,即使以1:1推算,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亦可能接近二百万。

2001年冬天一次华中艾滋考察之旅,杜聪首次接触到河南的艾滋病人,了解到病人及其家人悲惨境况,在他脑海里留下的震憾,始终挥之不去。他因而创立智行基金会,身体力行以民间微小的力量,开始救助因艾滋病而变成的孤儿,助学的孩子从河南扩展到安徽、山东及至南方的广东。人数 从127人到目前超过三千个学童。

杜聪表示,这些孤儿目睹自己的父母从发病到去世,却又无能为力,心内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基金会可以照顾他们在生活上的需要,提供就学机会,但心灵的创伤却永远难以平伏。

杜聪说,心理的阴影对他们性格的成长造成很大的障碍﹐他们当中有些性格变得忧郁,经常闷闷不乐;亦有的缺乏自信,觉得自己低于别人;亦有心中充满怨气,感到社会对自己不公。更有甚者,把怨气化成对社会的仇恨,心存报复心理。

Orphans_group_200.jpg

(图片说明﹕2004年8月10日﹐一些在北京参加夏令营的艾滋孤儿。他们的父母均死于艾滋﹐而他们本人并没有被感染﹐但他们却被一些北京的旅馆和学校拒之门外。)

一名艾滋孤儿就曾经在手臂上刻满了“忍”、“仇”、“杀”等字样,可见其内心怨恨之深。

为了舒缓他们的心灵创伤,同时又要顾及地方政府的政治敏感情绪,杜聪想到用艺术疗伤法。他说﹕鉴于资源有限,同时地方政府又较敏感,助学以外的行动,要尽量低调进行,因此我们鼓励他们以画划、作文、写信等来表达内心的感受,另外又透过类似写日记的形式,记忆与父母的生活,犹如父母常在他们心中。

2003年三月中,他们的作品曾在香港大会堂展出,展览名为“垂死村落中的梦想”,杜聪说,希望透过展览会让更多人认识及关注这群孤儿。

成为孤儿已属不幸,更不幸的是他们要一生背负著艾滋的标签。不过,相比之下,那些自身感染艾滋病的儿童的遭遇就更加令人黯然,下一集会继续探讨。

Orphan_7year_150.jpg
安徽年仅七岁的艾滋病人和孤儿林林。(法新社﹐2004年11月28日)

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最近透露了一个未为人注意,但却令人震惊及担忧的数字,该委员会事业发展中心主任孙志钢表示,中国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正在逐年增加,据非正式的统计,目前约有一百万名儿童因艾滋病而遭受生存、发展等种种压力,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是指自身感染艾滋病或父母有一方感染艾滋病的儿童。

河南“艾滋村”的故事被传媒报导后,震惊世界,自90年代初,华中地区不少人为了多赚取一些额外收入而去“卖血”。由于不卫生的采血方法,导致很多人因此而感染了艾滋病,病人死后更遗下庞大的孤儿人口。

成为孤儿已属不幸,更不幸的是他们要一生背负著艾滋的标签。不过,相比之下,那些自身感染艾滋病的儿童的遭遇就更令人心伤。

儿童感染艾滋病毒的不外乎两高种途径,母婴传播或血液传播,即输入感染艾滋病毒的血液。被誉为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的《中国艾滋病调查》作者高耀洁在1996年首度发现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病例,从事艾滋病研究多年的高耀洁表示,从她的经验发现,因输血感染艾滋的儿童较母婴传播为多,她所接触到感染艾滋病儿童最小的是出生数天后因输血受感染。 2000年八月,戴永(化名)的儿子戴兵兵(化名)一周岁时,因患病而要输血,因父母的血型不合,医生找来一名农民“献血”,兵兵输血后不久就开始持续发烧,医生最初诊断为“连续感冒、无名热”。经过多翻的治疗,兵兵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更出现皮肤痕痒,生小疮等症状。2003年四月,证实兵兵hiv抗体呈阳性,但由于他年纪太小,医生不敢用药,夫妇两人眼看儿子受艾滋病的折磨,吃不下咽,终日以泪洗面。

戴永表示,村民都对他们一家人投以奇异的眼光,一见他们就避开,在备受歧视的情况下,他只好带同妻子及儿女离开老家,跑到老远的地方去。而兵兵在2003年十月离世,年仅四岁。

HuJia2004_150.jpg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法新社)

中国民间关怀爱滋病活跃人士胡佳表示,艾滋病儿童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在中国,目前尚没有专门供儿童服用的药物﹐他说﹕患病儿童在病痛无法忍受时,只能将成人的药品减半服用,但中国现时治疗艾滋的药物副作用很多,包括发烧、呕吐、胃痛、晕眩、胸闷、浑身乏力等,成年人都难以承受; 而鸡尾酒疗法的药品,一旦改变剂量,效果亦难以预料。

另一方面,胡佳说,在中国几乎没有懂治疗艾滋病儿童的医生,有一两位在自己摸索的过程中,看了一些艾滋病儿童的资料,儿科医生中,就几乎没有懂艾滋病的。所以无论在诊断、用药、心理辅导方面等都未建立好。

虽然目前仍然未有药物能彻底治愈艾滋病,但鸡尾酒疗法至少可为成年艾滋病人,抑制病毒的复制,从而延缓病程进展,延长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质素; 但儿童患者大都只能坐以待毙,受尽艾滋病的折磨。对有子女因艾滋病逝的父母,从事艾滋病研究多年的高耀洁认为,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尽快再生一个孩子。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