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从猪链球菌到孔雀石绿--姬励思


2005.08.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正当中国大陆输港淡水鱼被验出大部份含致癌化学物孔雀石绿之时,《广州日报》报导,广东雷州市流沙港,近日有3000个鱼排的外销海鱼大量死亡,有村民称死鱼的“祸首”怀疑是附近300米外一个花甲螺养殖场投放的有毒药物“甲氰菊脂”所致。该药在大陆早已禁用,虽对花甲螺无害,但可用来杀灭鱼虾蟹等对养花甲螺构成危害的生物。是否甲氰菊脂令大量死鱼涌现还未定论,雷州市有关方面已介入调查。但中国的渔农产品问题可说是愈揭愈多。

在大陆有“苏丹红第二”之称的孔雀石绿是一种杀菌剂,据业内人士透露,鱼从鱼塘到当地水产品批发市场,再到外地水产品批发市场,要经过多次装卸和碰撞,容易使鱼鳞脱落。掉鳞会引起鱼体霉烂,鱼很快因此死亡。为了延长鱼生存的时间,绝大多数贩运商在运输前都要用孔雀石绿溶液对车厢进行消毒,而且不少储放活鱼的鱼池也采用这种消毒方式。

在大陆经营鱼场的新界养鱼协进会顾问郭志有表示,更关键的问题是,目前中港两地的政府都无监管饲料的成份,因此饲料内是否含有禁药,他们无从得知。

曾从事养鱼业的林先生表示,大陆鳗鱼养殖场每天都用十多种药物,如黄霉素、绿霉素等喂养白鳝,因此可以较短的时间,加速鳗鱼生长,令鱼获倍增。

他又透露,由于鳝鱼身滑难抓,鱼贩会放入高锰酸钾,令鳝鱼轻微中毒,这样就容易把鳝抓到。

大约两个月前,四川资阳就曾爆发猪链球菌疫情,超过二百人受感染,当中39人死亡。世界卫生组织更形容,这有可能是历来最大规模的猪链球菌爆发。当时,有报导指,当地的猪农,为了防止猪生病,在喂养的过程中,添加了很多的抗生素,但由于用于牲畜的药物昂贵,他们就使用人的药,甚至是过期的人药。

从猪鍊球菌到孔雀石绿,都不难发现问题在猪农、鱼农的饲养模式及方法。长期从事中国研究的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表示,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无论是地方政府以至私人企业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前题下,牺牲公众的健康,这是明显可见。

陈健民表示,在市场改革的过程中,政府必须加强监管,但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央虽有规例管制,但落到地方上,则难以执行,有监于此,中央政府成立多个行业协会,希望藉行业内的力量加强监管,但可惜政府下放权力不够,在有责无权的情况下,行业协会并不成功。

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健民又认为,除了要加大行业协会的权力外,中国政府同时要下放权力与民间社会,让消费者发挥监管的力量。

在市场经济主导下,如果中国的商人不改变这种以谋利为主,不顾行业前景的思维,恐怕在不久的将来,又会发现“苏丹红第三”、 “苏丹红第四”等等的有毒药物。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