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竄改歷史的比較--何山


2005.04.25
Japan0422_200.jpg
日本一個民間團體4月22日在東京市中心抗議小泉參拜靖國神社並譴責教育大臣在歷史教科書問題上不負責任。(AFP PHOTO/Toru YAMANAKA)

上星期我們講過,大陸批評日本竄改歷史,要求日本正確對待;中共本身又如何呢?聽下何山的報導

“為甚麼有人要篡改歷史?因為正確的歷史記載了事實真相。為甚麼他們害怕事實真相?因為事實真相暴露了他們的暴行罪行。為甚麼他們害怕暴行罪行的暴露?因為他們沒有悔改,還要去繼續製造新的暴行罪行。”4月17日,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在反日遊行的結語中如是講到。

香港的反日遊行隊伍在抵達終點政府總部後,焚燒了小泉純一郎的紙像,司徒華最後的一個發言。不過,司徒華的發言引來台下部份人的噓聲、他們喝倒采,只因司徒華提到“南京大屠殺,日本人殺中國人;北京天安門,中國人殺中國人。我們反對日本侵華史實,也應該反對中央政府瞞隱六四真相!”

眾人反日,源起日本文部省通過修改的教科書,哪些地方“篡改”了歷史?哪些地方講了大話,相信好多人其實是“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

根據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館向蘋果日報提供的教科書中文版本,最受爭議的“扶桑社”版本寫報:日軍認為攻陷了國民黨的首都南京,蔣介石就會投降,於十二月佔領了南京。其時,遭日軍攻擊,中國軍民死傷者眾多(南京事件)。有關該事件的犧牲者人數,有眾多見解,至今爭論未休。將南京大屠殺講成是“南京事件”、死亡人數至今仍有爭議,這成為所謂反對修改教科書的焦點。

日本文部省每四年都會審議並通過新版的教科書一次,今年一共通過了八個版本,扶桑社被稱為是右翼。其它的教科書如何寫呢?

東京書籍寫到:戰火由華北擴大至華中,同一年的年尾日軍佔領南京。在佔領過程中,大量殺害了中國人,當中包括女性和小孩(南京事件),這件事件稱為南京大屠殺受到國際批評,但當時國民並未獲悉。

帝國書院則寫到:在南京,日軍除了兵士以外,還殺害了包括婦孺在內的許多中國人,對此,各國批判稱“日軍的野蠻”(南京大屠殺)。但是,當時日本國民並未獲悉。

大阪書籍則寫到:在日本,人民並不知道南京事件的事實,直至戰後的國際軍事裁判中,才首次明確了事件的規模和犧牲者的實際情況。但是,經過各種調查和研究,對於受害者人數仍未能確定。

至於其它教科書,有的用“南京大屠殺”,有的用“南京事件”,有的提到當時被殺害的俘虜和平民“據稱”有20萬。而大多數的教科書都寫到,當時日本人民並不知道事件,直至戰後才知實情。至於日本初中和高中採用的30幾本經政府審核並通過的歷史教科書,目前都包含這段歷史。大部份教科書都寫到,日軍從9.18“入侵”中國,到1941年開始“南侵”東南亞各國。文部省在教育指引中亦鼓勵要教導學生有關中日戰爭的歷史背景。

至於南京死難者人數?記者翻查資料,1945年日本投降,東京國際軍事法庭認為南京死難者有14萬人。曾參戰的日本軍人東史郎1987年發表所寫的《陣中日記》,記載他在1937至1939年在戰場上的見聞,和日軍的冷血行為。1997年,美國作家張純如發表《被遺忘的大屠殺:一九三七南京浩劫》,記載死難者達26萬至35萬。

日本有沒有竄改歷史?究竟是“粉飾”歷史、還是竄改呢?相信大家心中有數。那中共又如何?

1949年建國以來,中國大陸出現了三反、五反、大饑荒、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法輪功等等,有幾多的歷史是被竄改了?50年代初清算地主、大躍進、及後清算知識分子,1959至1961年大饑荒,據說三千萬人餓死,而文革期間的不正常死亡人數,官方的版本就有1800萬人。

對於歷史,大陸方面寫到,“我們黨曾經犯過錯誤”,1949年以來中國的各場浩劫,主要是毛澤東造成,但依然“功勞遠大於過失” 、“三分錯誤,七分成績”。香港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就寫到,“反右運動” 中百萬計“右派分子”遭殃,只因鄧小平當年是“反右辦公室主任”,遂被定性為基本正確,不容再根查下去。及後禍及全國,塗炭生靈的文革浩劫,又由於老鄧要維護毛澤東權威,為貫徹功大於過,不許民間追查歷史真相。

講到抗日戰爭,海外史書批露,抗日戰爭中共產黨是“遊而不擊”,拖國民黨的後腳,毛澤東放手讓日本人消滅他的敵人--國民黨的軍隊。中共一直就有“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的作戰方針。資料就顯示,1964年7月10日,毛澤東接見日本社會黨領袖佐佐木更三時講到,沒有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共?黨就奪取不了政權。二萬五千軍隊,打了八年,發展到120萬軍隊,沒有你們的皇軍,共產黨不可能勝利。在北京大學歷史係的網上論壇中﹐有人評價說﹐從鄧琳的《鄧小平傳》中就可以看出﹐解放戰爭打中國人,真是威武雄壯﹐抗日戰爭打日本人,實在乏善可陳。

至於中國共產黨起初是蘇俄的“馬前卒”,中共的黨史一律有他的版本。英國《泰晤士報》前東亞編輯梅兆贊就寫到,中國第一個共產黨活動小組在北平成立,當時是1920年,不是1921年,而毛澤東並不在場。頭兩名黨員是張申府和李大釗,他們在蘇聯人維丁斯基指導下創辦小組。周恩來在六二年一次演講中,亦承認自己是張申府介紹入黨的。周恩來1922年在巴黎拍下的一幀照片十分有名:張申府原本坐在船頭,但官方數十年來所發表的那一幅畫面,船上卻只得周恩來。中共把張申府從歷史中抹掉。

過去三個星期,反日浪潮“曇花一現”,但畢竟是六四之後最大規模的全國性運動。今天,民間的反日、與國家的反日出現落差,國家要求民眾以大局為重。分析說,中國目前的對日政策是“鬥而不破”,即“挑釁而不打倒”。大陸的“義勇軍”丹心一片,知不知背後的計算呢?六四之後,大陸民間的思想出現真空,90年代江澤民頒布愛國教育大綱,官辦愛國主義鼓吹“愛國是天經地義”,近年則提出“憲法愛國主義”。總之,就是要你見到五星紅旗就流淚,繼續做“義勇軍”。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