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華南地區的油荒(上、下)--何山


2005-08-19
Share

華南地區的油荒(上)

廣州的一家油站外擺出“無油”的告示。(法新社8月17日)

八月初開始,華南地區出現油荒。本月初,就已經有聽眾向本台報料,說市面只有98號汽油,97號,93號,90號的平價油已經賣斷市,市民被逼要買貴油。到了月中,則是連貴油都沒得賣,加油站不是大排長龍,就是空無一人,因為有的油站索性停止營業,告示寫著:“暫停加油,請見諒。”

廣州市常務副市長林元和曾經“拍心口”,話缺油是短暫性,已獲多家石油公司支持,颱風過後,油荒可以在三天內緩解。怎料,台風過後,運油輪在深圳靠岸,廣州市府說油荒“可以在三天內緩解”的承諾泡了湯。

在廣州﹐每三個加油站中就有兩個無油加。天河、東山、白雲、芳村、黃埔等20多家加油站,沒有一家可以提供90、93、97號汽油。在深圳,有一半油站因缺油關閉,救護車加油一樣要排一、兩小時的隊。

八月中,廣州同深圳兩地約有七成加油站無油供應。而在珠海,更只有大約10個油站可繼續運作,珠海萬山開發區電費要加到1.95元一度。而在增城新塘,連續兩個星期,加油站連貴價的97號油都沒有。

“撲油”!成為了四個輪的城市新貴、電單車上班一族的日常話題。在廣州、佛山、東莞、中山、汕尾、揭陽、肇慶,排隊入油的車龍 由數百米延伸到兩三千米。星期四開始,廣東方面更要出動500 武警,維持油站的秩序。廣州市府方面說,將優先確保公共汽車、出租車、私家車入油,但只承諾20個加油站能為的士、出租車,無限量提供90號汽油,廣東是不是出現了類似美國70年代的石油危機呢?中國是不是要步入高油價的年代呢?大陸現在的油價還不夠高嗎?

剛剛在佛山入完油的黃同學對本台講:我們那邊從軍橋開始,油站都沒有了,剩下一兩間(可以加油),你知到多恐怖嗎?人從油站一直排,排得有三多公理,排了五個小時,加了10元的油,摩托車排了三四個小時,加了10元的油。

他說,現在要入油,好像要打仗一樣。“警察要出多少才行?只剩下一兩間油站可以加油﹐其它全部沒有,我們那加油好像打仗一樣。人們從晚上開始,好像由十二點多,排隊到三點多都加不了油。”

我們那邊從軍橋開始,油站都沒有了,剩下一兩間(可以加油),你知到多恐怖嗎?人從油站一直排,排得有三公里多,排了五個小時,加了10元的油。

他說,就算加到了油的,摩托車只限入10元,小汽車50元,就好像實施了汽油配給一樣。--“加了油,是限量,摩托車10元,汽車50元,加不滿的。”

他從現場發來的消息講,在南海已經加不了油,南海的車只有到佛山。記者於是問:今天用了多少時間才找到加油站,加了油呢?他說﹕“不算找到油站的時間,排隊有人說有五個小時,有的說要兩個小時,你一個小時是不可能找到油的。我看這個情況,排不上三四個小時,一定加不了油。(只限)兩公升,就是一樽大炮,一樽可口可樂這樣大。”

除了廣東,“油荒”要“撲油”正由南向北蔓延到武漢、南京、上海;由南向西擴展到廣西、雲南、貴州。廣西的農民對本台表示,“油荒”導致農業用油也成問題,耕田用的拖拉機、灌溉用的抽水機,通通都要有油卡才可以入油。他說﹕“我們廣西還未有用到警察,但抗旱的農民用油就慘了,不是摩托車開去,就可以加油。沒有油卡,不可以隨便加油。”

廣西的農民譚先生說,通常是開一輛小車去油站,並為拖拉機、抽水機買油,現在要入油,則是要勞煩拖拉機、抽水機親自到油站了,好不方便。他說﹕“農用油,一般要開台車去加,拖拉機、抽水機用的油,沒有油卡是攪不到的。”

譚先生說,摩托車去到油站,多貴的油都要加,“難到要將車抬回家”。現在很多市民都寧願選擇單車,都不敢用摩托車了。“一般的,我聽上班一族說,路途不遠就騎單車了,免得排隊(入油)遲到。”在廣西,有油站的職員就說,汽油太少了,加多少?能給車走得動就好了,而道面的車流明顯暢通了。

目前,廣東方面優先保證公共汽車、的士、私家車入油。以後出租車每車次將多收乘客燃油附加費一元,廣州、深圳給予出租車補貼250至500元。廣州市府的宣傳部門更向外“吹風”,試探可不可以實行“單雙日加油制”,即是車牌尾數是單數就單日加油,雙數的雙日加油。可不可行呢?民眾接不接受呢?

廣州的徐先生說:“當然不接受了,但為了謀生,生存,他要加價都沒有辦法。因為兩大石油公司都是中央直屬的企業,阿爺的,這樣地方政府都干擾不了他。”

廣州的羅先生說:“現在就是主要的兩大中石油,中石化在玩野,因為他們都是壟斷行業,你們一早就提出石油要加價,但上頭中央不批,這對整個民生影響很大。”

資料顯示,中國今年的油價已經上調了五次,最後一次是7月23日。大陸的油價全國統一,加價要國務院發改委最後拍板。廣東省物價局日前曾警告,倘若發現有人哄抬油價、有關人士將被罰款最高20萬元人民幣。不過,市場消息說,廣東每天消費成品油約4萬噸,單是省會廣州就吞了四份之一,現時的油庫存量恐怕只夠使用10日。今年內的第六次加油價勢在必行。

廣東這次的油荒是不是標誌中國正步入高油價的年代呢?難道大陸現在的油價還不夠高?兩大石油公司一年利潤1000億港元還不夠豐厚?

華南地區的油荒(下)

俗語說:看相佬話都是騙你十年八年,聽官員“講野”最好是帶個腦。廣州副市長拍心口話油荒可以三日緩解,點知一個星期都解決不了,現在國務院發展改革委員會的戴彥德又說,“所謂油荒絕對是誇大其辭”。但廣東省政府已經將50萬噸油輸入來應急,不少的油站已經偷步加價,廣東的汽車市場遭受到嚴重打擊,不少人索性汽不買車了,有車都沒有油加。

佛山黃同學:“我家本來想買車,但看到油這樣升,不好啦,先不要買車了!”

在廣州,有車行為了促銷,一於買車送油券,8月15日到31日,買一部車送的3000元汽券的大包。據大陸對外的中新社報導,時下廣州流行的問候語是“今天加了嗎?”,而不是“吃了飯嗎?”,中秋不收月餅了,最好收油券。

目前,廣東60%的的汽油都是由北方運送過來的,本地生產只能夠滿足當地需求的40%。廣東一個月就要消耗100多万噸汽油,以現時的油庫存量只夠10日用,倉底油都要抽出來。行內人士說,中石化正組織50萬噸油南下救火,是杯水車薪,看來8月底油價會再次上升。

在海外,油價升升跌跌很正常,一切跟市場運作。但在中國,全國的油價劃一,石油是戰略性商品,壟斷經營。官方明知山有虎,成立壟斷性的兩大石油公司:中石化、中石油,首要的目的本是保證國內石油供應體系的安全。但在這次油荒中,就連大陸的輿論都批評兩大石由公司沒有盡“壟斷性行業”的責任。

廣州徐先生:“中國政府在這些民生問題上,應該讓利,不然就好像中國政府吃人不吐骨頭。”利字當前,有哪一隻貓是不吃魚的呢?

目前,大陸有的油站已經偷步加價,大陸的記者發現有97號油曾被炒到7.2元一升,而各系列的油已經加了0.25元一升。報導指,廣州的夜班巴士正申請加價,漲幅是五成,國內航班的機票又要徵收燃油附加費,來回香港廣州的直通巴漲價10元,最快9月實施。來回香港廣州:140元、新會:160元、佛山:160元、東莞:150、清遠:160元。香港的直通巴士在大陸加不了油,要被迫回香港。

中國今年已經上調零售用油價五次,但汽油加價不是市場話事。而在大陸,石油絕大多數是用於工業,私家車用油較少。近期,國際油價高企60美元一桶,中方多次表示,國際油價的上升,與中國國內的需求,高速的經濟增長無關。中方的資料顯示,中國的進口原油只佔全國消費量的40%,60%的原油消耗是來自國內,即中國可以自給自足。另外,中國自行產原油價格,成本不到20美金一桶,與國際油價在60美元附近,有40元的差價。

分析說,以中國官方的邏輯,國際油價上升,所以國內汽油要加價站不住腳。否則,中方否認國際油價上升,與中國“大吃”有關,是自打嘴巴。而由於國內油價便宜,國際油價貴,導致國有的石化公司,通過地下的渠道將石油售出國外,賺取差價。用大陸的術語,即是價格剪刀差,油價的“雙軌制”。報導指,7月份中石化屬下的國際貿易公司,在國際市場上拋售了數百萬噸原油。而之所以廣東一帶的油荒特別嚴重,無非是沿海地區倒賣油品較為方便。

佛山小張:“這個月,我懷疑有人攪鬼,要加油?要麼五六點鐘去排隊”

開了半箱油,剩下半箱油就要去入油,不是到了最後一格,要去排隊。現在使用到武警來維持秩序,油站就好像要暴動一樣。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中國今年頭6個月,中石化和中石油總共向外出口了418萬噸成品油,比去年同期大幅上升48%,頭六個月進口的石油則是由去年同期的增長34%,變為下降21%。分析說,出口石由,國有的石油公司享受出口退稅,又不需要支付國內的銷售成本,因此中石化和中石油情願出口都不願意內銷,簡單一些即是變相的“官倒”。

不過,中石油、中石化等石油公司則訴苦,說屬下的煉油企業出現虧損。旗下的煉油廠每賣出一噸油約虧損1300元,而油站則要虧損200元。國內的油價是根據紐約、新加坡、鹿特丹三地的加權平均,國內油價滯後國外一到兩個月。

公開的資料顯示,2004年大陸的油價三次上調,以在香港上市的中石油為例,賺取的淨利潤高達1029億港元,而當初中國國務院成立“國家石油公司”的目的,是在於保證中國能源安全,而不是基於追求高額的利潤。分析指,大陸的兩大石化這次拿廣東開刀,製作油荒,無非是要加油價,北京這次是養虎為患。

目前,大陸的三大石油巨頭:分別是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他們是根據1998年3月,中國《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成立。當時,北京決定組建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兩大壟斷的集團公司,他們對成品油有壟斷經營、壟斷批發,加油站必須由他們獨資或控制。對內,他們幾乎擁有全部油氣資源;對外,則壟斷石油進口的權利。1998年,大陸第三次石油改革後,大陸全國100萬噸以上的國有煉油廠都劃歸中石油或中石化控制。中石化的地盤在東部、南部和中部地區,中石油則在北部地區。廣東的石油荒,幕後操盤的是中石化。

廣州徐先生:“開了半箱油,剩下半箱油就要去入油,不是到了最後一格,要去排隊。現在使用到武警來維持秩序,油站就好像要暴動一樣。”

華盛頓的智囊機構則對本台分析,廣東的這次小石油危機,正暴露中國石油市場的扭曲,開放石油市場是解決的辦法。不過,中國國家資訊中心的高級經濟師陳強則認為,現階段完全放開成品油市場並不現實。而根據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承諾,大陸的石油市場,要到2006 年12月1日,才對外資開放,並只開放成品油批發市場。屆時,民營的油站才可以向國外的石油公司、油庫買油。

在廣州,有車主就公開表示,現在咬緊牙關,等到2006年,外資一進入,就去去幫襯他們的加油站。據報,在油荒之下,深圳市政府正在考慮自己進口成品油,而不是只依靠中石化、中石油兩大集團的調配。

資料顯示,2004年開始,中國已經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2 大石油消費國,中國的外交方針亦越步越趨向“石油外交”,向南美的巴西、委內瑞拉、北非的蘇丹、遠東的俄羅斯等國招手。中國在與日本過招,迎娶俄羅斯遠東石油管道“安大線”時,就幾乎流產,而大陸與日本在東海,與越南、菲律賓在南中海的領土糾紛,有分析說,焦點不是領土而是天然氣、石油資料,更有分析指,中日爭奪東海的資源,更甚會不惜一戰。

目前,大陸對海外石油的外依存度已經超過了34%,預計到2010年同2020年將達到60%。中南海的智囊指,大陸要盡一切可能避免陷入美國70年代的石油危機。黨報人民日報曾發表文章,指中國“缺的不僅是油”,“我們每產生1美元要消耗能源,遠遠高於世界水平”,這種浪費使中國付出了沉重代價。

在大陸,每創造100萬美元的國內生產總值,中國的能源耗費是美國的2.5倍,是歐盟的5倍,幾乎是日本的9倍。而2003年每生產1個單位的鋼鐵,中國比美國要多耗費10%的能源。美國的華盛頓郵報曾直指,中國已成為全球能源浪費的大戶。而在國內,民眾直斥政府機關帶頭浪費,廣東省政府四位副省長都配備進口大排放量車輛,有夫人用車、子女用車、司機秘書用車,但領導的帶頭浪費卻被視為理所當然。

各位聽眾,我是何山,繼大陸出現“電荒”之後,這一陣子出現了“油荒”,華盛頓智囊機構分析,大陸下一波的危機將是“水荒”,即水資源的恐慌,連可以飲用的食水都沒有。沒油可以不開車,但沒水就沒得吃,大陸甚麼時候會反醒一下對水資源的破壞呢?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