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敢教“靈兒”換新天--何山


2005.03.18

在今天的專題中,主持人何山與本台的聽眾,要“斗膽”叫一位來自陽江高中二年級的陳同學,換個頭腦,換一種想法。

張學友音樂:人人

“夜幕,繁星不見;大家,在光影中走過萬家店,在城裡自有生天,憶苦都思甜;人人細數都年,人人情繫眼前,敢教日月創新天,在豔陽下又再相見。”

各位聽眾,我是何山,以上是這個星期,香港一首振奮人心歌曲的選段。我們大家走過萬家店,細數當年,敢教日月換新天。歌詞寫出香港人在迷迷失失、跌跌墮墮的“建華八年”裡,仍不失講出心中話,敢教天地換新天的氣概。

在本台,近日也有一種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概。這源起一個來自陽江,出生於1987年,現高中二年級的陳同學,在自由亞洲電台的大氣電波中批評本台“報憂不報喜”,專說中共壞話;六四民運的時候,陳同學只有兩歲,今日他勇敢地走出來為共產黨的統治“護航”,並為中共“貼金”。

這番言論,令不少的聽眾聽得心寒,聽眾紛紛打電話來好言相勸,令本台電話熱線近日全線“爆燈”。何山今日就聯同線上的聽眾“踩過界”,敢教這位18歲的“靈兒”換新天。但也感概的是:中國的“黨即家、家即國、黨即是國”的主旋律教育,是如何成功!

廣州聽眾唐先生說:前幾天聽眾熱線陳同學的發言,聽得心寒。像我這個年紀的,經歷過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發現每一個年代都是否定上一個年代的事。七十年代否定六十年代的事,到了八十年代,又否定七十年代的事,一直不停的變。聽陳同學講的,覺得不尊重事實。

所謂無巧不成書,正當廣州唐先生愛之深、責之切之際,陳同學出再現在本台的電話熱線上。

陽江陳同學:覺得法輪功是邪教,與日本的一種教一樣…

廣州唐先生:就是陳同學嗎?(是)我覺得他是受這裡的教育,一個填鴨式,一個是封閉式教育的影響。我也跟某些老師說過,希望你教出來的學生,不要想我們這樣,到了幾十年之後,發現以前老師所講是假的,不講真話。有老師問我,怎樣不講真話?我說,簡單打個比方,小時前教“長在紅旗下,吃得飽,穿得暖,世界有三份之二的人吃飽穿不暖”。但到我們成熟之後,發現這是假的,好像陳同學,他絕對不承認老師講的是假的,他受這種填鴨式的教育,但他不承認。

主持:真是老天得作弄,唐先生第一次打給我,陳同學又在線上相遇,真是有緣份,陳同學你聽了覺得怎樣?

陳同學:我覺得老一輩人對歷史的發展沒有了解,不知到中國從一個殖民地變成一個主權國家,本身就是一個進步。中國與其它一齊起步的國家相比,他們沒有中國進步。

唐先生:我問一問,你知道中國是怎樣轉變過來?你都不懂,想不罵醒你都不行。

主持:當作是愛之深,責之切。陳同學,你對老師是否很仰慕?

陳同學:不是,我自己比較強列思考一些國際問題、社會問題。

唐先生:中國是怎樣轉變過來,這些社會問題,你都不懂!

主持:陳同學今年多大?哪年出世?

陳同學:87年。

主持:陳同學,你是成長在中國經濟最飛躍的年代,看不到“三反五反”,見不到文化大革命。

陳同學:但歷史書會學。

主持:最近,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去世,全國寂靜無聲一片。陳同學,你如何看中國的八九民運?怎看腐敗?

陳同學:現在中國這個政權,在你的頭腦裡面是沒有的,做甚麼事你們都一票否定。

唐先生:這不是中國好不好的問題,一個社會裡面只有權力,沒有責任,不接受監管,這不是一個好的社會。我們現在講“和諧社會”,但腐敗怎樣?教育、醫療、金融,多少人下崗,沒有保障,貧富差距拉得這麼大,不是以上情況,為甚麼要提出建立“和諧社會”?

各位聽眾,我是何山,近日不少在“紅旗底下走過來”的聽眾,都有感而發,好久沒有來電的,都拿起電話,講過來人的感受。當代的傳播理論說,人根深蒂固的觀念難以被新的訊息改變,由於人是選擇性接收資訊的,訊息通常只會加深既有的“成見”。如果,自由、多元、民主、監督是一種西方的“偏見”,何山同本台聽眾,敢教這位高二的陳同學換個想法,換個頭腦,換個新天。教育不是一個都不能少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