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中國貧富懸殊社會矛盾日益激化成--夏宇


2004.11.29

中國有關部門最近公布了“中國超級豪宅排行榜”的十座提名豪宅。

其中,北京的豪宅佔了五座,上海有兩座豪宅被提名,然後依次是武漢、廣州及深圳的各一。位居榜首的是上海的紫園,一間住宅售價高達1.3億元人民幣(約合八千六百萬美元)。

另一方面,北京中央電視台以及內地各大媒體最近連續報道湖北省一位名叫周國知的鄉民政助理員,他為了貧困山區的農民能夠從茅草房搬出來,住上磚瓦屋,積勞成疾,病逝在工作崗位上。爭取住磚瓦房竟要付出生命代價,說明了貧困山區的農民生活確實很苦。

把這兩個例子放在一起,當今中國社會的貧富懸殊形成鮮明的對照。貧困山區農民住的是茅草屋,偏遠山區的學生在不能夠擋風遮雨的校舍裡讀書。而城市暴發戶則住在1.3億元豪宅,有錢人還可以吃30多萬元一桌的超豪華宴席。如此巨大的差別,是一個非常不正常的社會現象。

在珠江三角洲,也興建了不少豪宅。一名多年經商賺了些錢的劉先生,在廣州買了一間不算頂級的豪宅。面積一百多平方米,每平方米售價約一萬元人民幣。因為買屋可以入戶籍,他舉家從粵東遷入廣州,鄉下佬變為城市人,改變了命運。他說,居住在豪宅區裡大多是成功的商人、企業家,也有一些是香港居民。

從1.3億元豪宅與貧困山區的茅草房的對比中,可以看出中國的貧富懸殊已經到了相當嚴重的程度。官方資料顯示,2003年中國未解決溫飽的貧困人口增加了80萬人。中國仍然有低於絕對貧困標準的人口近3000萬,近6000萬人口沒有實現穩定脫貧,遇到天災人禍,這些人最容易重新跌落貧困境地。中國有近13億人口,相比之下,一小部分富人佔有了大量的社會財富。而大多數的人仍處於絕對或相對貧困之中。

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已經徹底改變了過去那種吃大鍋飯的平均主義,企業效益也明顯提高。但是,隨之而來出現了另一種情況,就是由於利益分配未能夠調整好,使社會分配嚴重不公,直接導致貧富懸殊直線拉大。更為可怕的是,一些人並不是通過誠實勞動富裕起來,而是經過一些不正當、不公平的手段暴富。他們手上財富就不那麼令人信服。如果這種貧富懸殊繼續下去,必將帶來嚴重的社會後果。

社會治安惡化是貧富懸殊的一個惡果。黃先生是福建的一名扶貧幹部,他對貧富懸殊的現實感受很深。他認為,社會兩極分化,窮的太窮,富的太富,而且,富的人少,窮的人多。因此,激化了社會矛盾,有人連飯都吃不上,就去偷,去搶,殺人放火。

專家認為,抑制社會的過度貧富懸殊,必須調整社會的利益分配政策,必須使改革的成果讓大多數人都享受得到,必須使大家通過自己的誠實勞動富裕起來,必須促使人們採取公平公開的手段富裕起來。如果採取非正常手段實現暴富的目的,不但對於低收入階層不公平,對通過誠實勞動富裕起來的人也不公平。

經濟學家建議,國家可以採取一些經濟手段來調整利益分配關係。比如,通過稅收手段來適當抑制貧富懸殊的擴大。目前,偷稅漏稅相當嚴重,在個人所得稅上表現尤為突出。必須加大對於個人所得稅征收的比率,同時考慮提高個人所得稅的征收起點。

扶貧幹部黃先生認為,腐敗也是造成貧富懸殊的一個重要原因。要解決這個問題,先要從制度上反腐敗,執行制度主要靠人。現在政府的扶貧政策都很好,但若執行的人是貪官,那麼,扶貧就不可能到位。

另外,必須打擊公款消費以及借公款消費之名為自己謀私利的行為。一些暴富者是公款催生的。明星的身價越來越高,大部分是公款消費或者政府搭台消費造成的。豪華飯店的生意越來越旺,大部分亦由公款“出血”的。

當然,那些通過誠實勞動富裕起來的人是真正的能人,他們值得社會尊重,他們的財產,必須保護。憲法保護私人財產不受侵犯,指的是合法、正當財產不受侵犯,而不是其他。

上海的1.3億的豪宅能否最終售出,花落誰家,現在不得而知。但中國人是否越來越有錢,值得提出疑問。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