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广东信宜又掀“民罢官”--何山


2005-09-23
Share
中国北京郊区一个乡村村委会所在地﹐法新社的图片说明是﹐自1988年起﹐随著基层选举逐渐实行﹐中国大约一百万个乡村的村民民主选举了自己的村委会﹐这一运动旨在约束地方官员的贪污腐败﹐但不会威胁到共产党的绝对统治。(法新社)

又一村民罢选即“民罢官”的火药库是粤北山区信宜市东镇镇十腰村,村民罗先生对本台讲:“到现在我们这里还没有选举出来,村委会他们想强行选举,镇里面派出人硬要选举都选不出。那副书记今天(星期四)出手打人,打一个村民代表。”

就在这个星期四,事发现场的上一级行政单位,东镇镇派了约30个干部到十腰村,要求举行村委会的预备选举;但村民不肯,要求先点算村的帐目。就在现场调停的信宜人大代表陈先生(假名)对本台讲﹕“大概在两点五十分左右就闹意见,出事了。我们十腰村委会的副书记动手打村民代表。我是市人代表,我只是维持秩序,劝开他们不要打。”

村民说,镇政府一而再希望在没有审计之下举行村委选举,但村民对村官留下的烂帐不满,要求先审计,罢免上任的村官,再选下一届的领导班子,否则“罢选”。

记者:农民为甚么要罢选,罢选村干部?

陈先生:罢选的原因主要是市审计局审计我们十腰村委十年的帐目,之后再选举。

而做了十几年的村干部、党委书记、出纳兼会计,并没有交代1990至1994年的问题帐目。有三份之二(即80多名)的村民代表,都站在村民一边,要求村官交代。

记者问,罢选有甚么好处?

陈先生:罢选就还一个清白,帐目清白,没有冤枉一个好人,放过一个坏人。

记者:你们村的坏人通常做甚么坏事?

陈先生:帐目的问题,当书记的90至94年的出纳帐、会计帐没有交出来给我们;207国道,收了村民每人100.1元,大约有二、三十万没有交出来给我们村,村民反应很大。

记者:还有呢?

陈先生:“白票”开支过多,餐(饮)票要9000块、8000块、7000块、3000块的很多;1996年的(发)票补1995年;1997年(发)票补1996年的,餐(饮)票没有应该开得4万多块。

记者:也就是吃饭都4万多块?

陈先生:是呀,那是白票、餐饮票。

记者:在海外很多的民住基金会,都认为大陆搞基层的选举是好事,你自己是信宜的人大代表,居然就带头,叫村民不要选举,会不会觉得是民主倒退呢?会不会是带头倒民主的饭碗?

陈先生:不是倒民主的饭碗,我主要是要市审计局审计十腰村委会的帐,帐目问题清楚,我们就给他们选举,还一个清白。

记者:现在是不是干部想快一点选举?他们想选举?他们逼你选?

陈先生:镇逼我们选,镇强逼要选,我们反抗。他越强逼,我们村民代表就越反抗。

记者:你们为甚么不找一个村民出来,做村官?做村的官、村委书记?取代共产党人呢?

陈先生:镇那边、党那边、书记那边,是党员选的,村委那边才是村民选的,分支委(即党支委)与村委(村民委员会)。

记者:也就是你们选出来都不可以执政的?不可以看帐目,只可以监察?

陈先生:主任跟书记是平排的,主任是村委的,书记是支委的,职务是平衡的。

按照中国共产党的编制,同级的党委是党的系统,而党的系统高于行政的编制。以省级行政单位为例,省委书记是第一把手,并非省长。落到村镇一级,村的支部书记大于村的主任。

记者:也就是怎样都有一个共产党人在你们旁边?

村民罗先生对本台讲,“你群众要选?他不给你选的,始终有他的方式方法把你搞定。好像中秋节,我们村给个月饼生产队长、党员、清帐组,一切都发月饼的,50块人民币一个人,这不就是给钱贿赂。”

香港城市大学公共及社会行政学系助理教授叶健民在香港苹果日报就分析,近日大陆各地出现的村民抗争是“村民自治的倒退”。他说,通常镇政府以委派干部方式,取代了由村民选举产生的村委会。

站在十腰村村民一边的信宜市人代表陈先生对本台讲,“我们三份之二的村民代表,要审计以后才可以选举,没有审计一天我们都阻止,所以发生冲突。”记者:为甚么不给选举?

陈先生:按照选举法,审计之后才可以选举

记者:审计的作用在哪里?

陈先生:审计就要结论出贪污多少钱,挪用公款多少钱?开了多少白票

记者:审计了之后要惩罚甚么人?

陈先生:惩罚莫超行书记、妇女主任、出纳

记者:这是官吗?是共产党员吗?

陈先生:是共产党员,不是共产党员做不了书记

记者:你人大代表也是共产党员?

陈先生:我不是党员,市规定多少万人可以有一个(非党员)人大代表

记者:多少人站在你们这一边,要清理共产党?

陈先生:大约有三份之二的人支持我们

大陆是在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推动村委会直接选举,村民可以提名及直选村委会主任、副主委,并负责安排选务工作。大陆官方并一直宣扬,农村的基层选举是大陆民主重大进步。海外的民主基金会,如前美国总统卡特基金会,就多次到浙江、周庄等地考察,对农村基层选举表示肯定。不过,身在其中,大陆的村民则表示,官方的“样版戏”不可信。

记者:是不是选来选去都是共产党人作村委?哪选来干甚么?

陈先生:是呀,大家就罢他。他们指定了,我们不服气,不给他做呢!

记者:就是叫你们做橡皮图章?选他们出来?你们不肯?

陈先生:是呀,一审计他就一定下来。

记者:你们都挺聪明?

陈先生:坚持自己有道理的原则

记者:你们就是搞抗争啦?

陈先生:把他搞大,越大越好

记者:搞大有甚么好处?

陈先生:力度好,上级重视。茂名市是知到的,整个信宜市都知到这件事。

根据中国宪法,中国公民有选举权、监督权和罢免权。而乡镇是最低级别的政府组织,以下的村级组织为自治组织,村民可直接以一人一票选出村民委员会,十名以上的村民就可以提名一名候选人。中国总理温家宝这个月与英国首相贝理雅会面时曾表示,“如农民可管好一个村,过几年就可以管理一个镇。”而据大陆《光明日报》的报导,早在抗日根据地就实行过普选制和竞选制,通过普选和竞选选出各级参议会参议员,然后由各级参议会选出政府组成人员。但为甚么抗战胜利60周年,大陆的民主程度还不如抗日时期呢?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