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专题﹕教宗劝勉世人“不要害怕”


2005.04.08
Pope_feature_hands_150.jpg
1987年6月10日﹐教宗保禄二世在波兰科拉科夫向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AFP PHOTO/ERIC FEFERBERG)

“不要害怕!”是若望保禄二世当选为教宗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天国之门”在上星期六,为若望保禄二世打开;全球的天主教徒,本周五送教宗最后一程。这位在位二十六年的保禄二世,经历过纳粹同共产主义两场极权的浩劫,他劝勉世人“不要害怕”!

将“保禄二世”为“教宗”,而不是大陆用的“教皇”,或者不是大陆所用的“约翰保罗二世”,一开始就有政治不正确的味道。不过,面对极权、纳粹、共产党,“保禄二世”一直就是“政治不正确”。

他是波兰人,一生历劫纳粹、共产两场浩劫,他上任教宗不久即访问共产统治下的祖国波兰,为对抗极权的波兰人带来希望,为被禁的波兰团结工会驻入强心针。共产党让他回国,既是统战,也怕他三分。在波兰华苏茨基广场举行的万人弥撒上,教宗低声讲“祈求勇气来临,改革这片土地”。21年后,东欧变天,所以“不要害怕!”只有共产党最怕他。

教宗的一生充满传奇,他每到一片异域,都会立即跪下亲吻该国的土地;他出访全球129个国家,甚至到过南美洲唯一共产国家古巴,唯独就未到过中国大陆、俄罗斯和越南;1999年秋天,教宗本有望到香港,但被北京以“访港牵涉外交问题”, 将他拒于门外。

香港民主党前主席李柱铭在其专栏文章中讲,1970年12月4日,当时的教宗保禄六世曾经来过香港访问,他的得到当时港英政府的积极安排及欢迎。可是,香港在回归以后,教宗就不能访问这个中国特别行政区了,香港不是五十年不变吗?

香港天主教区大主教陈日君说,教宗有一个遗憾,是未能到大陆。教廷估计在中国境内有数千万的教友﹐其中不获政府认可、要走到地下的教友有800万之多,比官方支持的500万更多。陈日君说,“如果梵蒂冈不和中国建交,中国的天主教徒就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因此教廷一直有透过秘密的渠道与北京沟通,甚至研议一旦同北京建交,目前驻台北的大使馆届时便迁往北京。不过,大陆的领导人好似没有兴趣与梵蒂冈展开对话。陈日君说,“教廷只想(内地)教徒能得到教宗和平,完全没有政治目的。”陈日君在怀念教宗的公开信中还讲:“他走遍了全球,去探望他的子女。他的一个遗憾应该是还未能踏足中华大地,连争取来港也没有成功。”

对主的信徒而言,死亡并不可怕,是与天国接近了,死亡只不过是一条通往天国的门,天国之门因死亡而打开。教宗留给世人的遗言是:“人性似乎迷失了,被邪恶、自私和恐惧支配,复活的基督以爱为赞礼,给我们用爱恕囿、和好及让灵魂重见希望。”

对苦难中的人民来讲,宗教的训勉似乎令他们的心灵得到安康,这也令得第三世界国家、发展中国家,这十几年来,教友的人数不断增长,而增幅最大的是非洲、亚洲和中国。不过,在中国大陆,一本由香港印发的圣经,也可以被列为是违禁品,中国天主教徒只能到国家批准的教堂祈祷,非我族类的被列为“地下教会”。

Pope1999_Poland_200.jpg
1987年6月11日﹐教宗保禄二世在波兰戈旦思克与当时波兰团结工会的领袖、后来共产主义政权瓦解后波兰第一任总统瓦文萨会面。(AFP PHOTO/ARTURO MARI)

1979年,即是教”登基的翌年,他在8月19日的公开讲话中,首次公开谈到中国和中国教会。他说,虽然无法与中国内地的天主教徒直接往来,但内心深处,经常惦挂著他们,每天为他们祈祷,他盼望中国的教会早日享有圆满的共融和自由。香港教区辅理主教汤汉在今期《公教报》的文章中就说,犹记得1986年,教》接见包括他的一些关心中国教会的神职人士时,教宗只对他们叮嘱一句话:“不要对共产主义心存幻想!”

目前,除了新任教宗是谁?外界关心的是2003年,保禄二世“默存心中”的那位神秘枢机主教是谁?当时,教宗最后册封31位枢机主教,但只说了30个名字。教宗从来没有解释为何要将这名枢机主教保密。但在一般情况下,若透露新任枢机主教姓名可能使其面临人身威胁,教宗有此安排,尤其是该枢机主教所属国家的天主教会受到镇压,在冷战时代偶尔出现这种例子。

目前,教区的观察家将这位“默存心中”的神秘枢机主教锁定为三个人选:有香港的陈日君主教,还有俄罗斯大主教孔德鲁谢维茨。因为教廷公开册封陈日君可能会引发与中国的外交冲突,因为北京不承认教廷对香港教会享有最高权力。

香港教区的资深研究员林瑞琪相信:不是陈日君,因为委任不会对陈主教人身安全构成任何风险,而且根据教廷规则,有关人士必须为教廷重要部门的首长、地方教区的重要首长或重要神学家。他估计很大机会是内地主教,可能人选包括地下教会上海主教范忠良。已故中国枢机主教龚品梅亦是被秘密册封,龚品梅曾被中共当局长期囚禁,直到1991年获龚品梅准离开大陆移居美国,枢机主教的身分才对外公开。

而出于“时代因素”, 若望保禄二世是有史以来委任中国籍主教最多的教宗。 在任其间委任的中台澳港的主教,已超过一百人,其中有超过半数仍在各自的教区中服务。此外,他亦擢升了三位中国籍枢机主,分别是1979年获委任的上海教区龚品梅、1988年委任的香港教区胡振中及1998年委任的高雄教区单国玺。

天主教、基督教到中国大陆的传道,始于唐太宗时代,第一批传教士景教上德阿罗木,率同他的门生弟子,来到长安;元世祖至元年间,教皇特使、若望盂高维诺总主教来到北京;明朝神宗万历十一年秋天(即公元1583年),两位传道人罗明坚神父及利玛窦神父,经过印度和澳门来到中国南方广东的肇庆府。首先他们只是让自己住在那里,学习中华民族的言语、文字和生活方式,并尽情地结交朋友。在传教的同时,他们也带来了西方的科学知识,当时很快就到了书生、士大夫阶层的信任。

1583年利玛窦神父首先来到澳门,1610年他卒于北京,在中华大地的30多年头里,他学会了中国人的说话和生活方式,他不单身穿儒服,戴儒冠,更容许中国信徒继续祭祖及尊孔。在他和其他传教士的努力下,中国的天主教徒在康熙年间曾高达27万,将“耶稣会”(即国际性的修会组织)推向了高峰。

时至今日,经历400多年,华人信众超过1000万。不过,共产党执政之后,中国政府在50年代驱逐外国教士,中国的信徒必须前往政府认可的教堂参加礼拜,而这些教堂誓言要效忠北京,而不是梵蒂冈,但许多信徒仍私下崇敬教皇,梵蒂冈和北京宣布断交。而早在康熙、雍正、乾隆年间,中华大地采取了更严厉的禁教措施、颁令禁止传教士在中国传教。

中国共产党对“教廷”有甚么畏惧?下星期一再讲。(何山)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