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民办大学欺骗学生


2006.06.28

最近几个月在中国大陆不时有民办学院的学生示威。有的不满校方滥收费用,有的不满师资质素恶劣,有的则不满毕业文凭上的学术资格,与原先招生时的声称不同,甚至资历降级。

民办学院在中国祇有七年历史,在大陆称为二级学院。二级学院分国有民办和合资,其中以国有民办占大多数。国有民办学院均与官办大学挂勾,依赖官办大学的师资和教学设备。

一直关注民办教育的杭州网路作家徐彦说,由于中国人口多,但官办学院不足,加上经济发展迅速,所以国务院在九九年推出新政策,让民间办学。他说:“中国人口比较多,对大学生的需求也比较大,如果祇依靠国家办的学校,就会出现很多人没有机会读大学。”

根据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的资料,截至去年底,全国共有二百五十二所民办高等院校,比官办高等院校多二十几所。

由于没有往绩,二级学院均以一级学院的名声招揽学生,学生也基于这个原因选择学校。渖阳渤海学院一名学生表示,当年她就是看中学院与渖阳师范大学挂?,才报考该校的。她说:“我们这个学院是第一年招生,我们是第一届学生,我们都是慕著渖阳师范大学的名而来的。开学初期老师和课程与渖阳师范大学一样。”

因为没有办学经验,二级学院大多借用一级学院的师资,甚至校舍教学。而毕业文凭也是由一级学院发出。虽然是二级学院的毕业生,但同样取得一级学院的毕业证书。很多学院于是以这个旗号招揽学生。

不过,二级学院的管理是独立的,而且对大部分学生而言,二级学院仅属次选,首选还是一级学院,高考成绩好的学生均选择一级学院。

为了识别一级学院和二级学院的毕业生,中国教育部于二零零三年颁布新规定,要求二级学院在毕业文凭上写明二级学院名称。换言之,于二零零三年及以后入学的学生,再不能拿取一级学院毕业文凭。

不过,问题却出现了。

去年十二月,大连的东北大学东软信息学院约三千名学生,因为不满未能取得东北大学的毕业证书,大肆破坏校内设施。

本月中旬,河南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几千名学生,也因为未能取得郑州大学的毕业文凭,连续多天罢课,并在校园内游行和静坐抗议。学生大规模破坏校园设施,学生宿舍、银行和商店的玻璃门窗全部被砸碎。

在同一时候,杭州求是学院数百名学生,同样因为毕业证书问题,连续多天在校园内抗议。学生更一度组织了五百人到浙江省信访局门前请愿,后来被政府派人送返校园。

发生这样的问题,是因为在新规定颁布后,校方仍然以一级学院毕业文凭作旗号招揽学生。

升达学院的陈同学表示,她于零三年入学时,招收章程写明升达学院的毕业生将获发郑州大学的毕业证书,但到了今年六月,本届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取得毕业证书后,才发觉证书己经不一样,所以学生都非常激动。她说:“我们招生简章现在还可以拿出来,他招我们和下一届的都是说给我们郑大毕业证书,还是这样承诺的。”

她说,校方承认招生时已知道毕业证书会有改动,但竟解释说招收章程印刷错误,显然校方刻意欺骗学生。

升达学院另一名学生说,郑州大学在全国排名前五十名,很多学生都是为了郑州大学的毕业证书才报考升达学院的。他说:“升达的每年一万多,四年就要五万,许多的学生都是为了毕业证来的,因为郑大是在全国排名前五十名的重点学校,所以大家都希望能发到郑大的毕业证。”

他说,目前在中国失业问题严重,就算是大学生也不容易找工作,所以学生均希望拿取一级学业毕业证书,增加竞争力。

渤海学院的学生表示,官办学院每年学费祇是三千多元人民币,但民办学院一般要上万元,而所以学生无论对教学质素、师资和管理均有一定期望。

一直关注民办教育的杭州网路作家徐彦认为,很多民办学院祇是为了招生而办学,并非为了培育人才,所以采用欺骗方式宣传。他说:“他们没有真正把培养学生放在第一位,更多的是考虑到自己招揽资金的场所。”

徐彦说,民办学院和公立学院一样,均受教育部门监督,但在很多方面,包括财政报告等并非公开,学生以至公众难以监督资金运作和管理。他说:“监督而言,理论上是与其他学校一样。按正常规定,一些财政收入是要公开的,但公开祇是少部分。官方说这些学校都没有盈利的,都是靠银行贷款来支持,但在市场经济的角度看,没有盈利是不能办下去的,因为很多都是企业资金。”

徐彦说,学生是无辜的,既然校方犯错,就要承担责任,校方应按照招收章程向学生发出一级学院毕业证书。他希望政府能介入,解决学生拿不得一级学院毕业证书的问题。(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