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万花筒 :参选不可宣传!


2006-09-22
Share

2005年5月﹐沈阳居民投票选举地方人民代表。(法新社)

中国大陆目前正进行5年一度的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全国3万5400多个乡,2800多个县将在2007年底前选出200多万个地区(县乡两级)人大代表。在这200万人个即将产生的区人代表中,有多少可以容纳民间的独立候选人呢?下面是何山的报导。

9亿选民选200万地区人大代表

2006年7月1日至2007年12月31日,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内,中国大陆将举行县乡两级的人大同步换届选举,大陆9亿的选民将可以直接选举产生地区的人大代表,选出的地区人大代表多达200万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有关负责人说,这是“我国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究竟,大陆的选举是如官方所言,促使民众“行使民主权利”?还是用来“巩固政权基础呢”?

在北京,又有一位民间的独立参选人,初生之犊不怕虎,挺身出来参选,他是北京民间艾滋病维权人士李丹。在李丹寻求支持提名参选的通讯中,他说,今年11月8日是北京市区县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日,目前正在进行选民登记,他是东珍纳兰文化传播中心主任李丹,准备参选北京市西城区人大代 表。但是鉴于大陆泛蓝组织人孙不二先生参加人大选举残遭政府毒手,作为活跃在大陆AIDS前线NGO人士,他决定参与人大选举,以获取我们每个人应该享有的选举权,以对大陆长期专制社会作出挑战。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实现选举权!大家行动起来,我们需要挑战这个专制的政党!挑战这个专制的社会!他随时做好走进共产党监狱的准备!

参选挑战专制政党

星期四,记者透过越洋电话,访问了李丹。

记者:你过去一直从事艾滋病维权工作,又被人打过,这次为甚么冒然参选?有没有听过有维权人士参选,打的打,关的关,会不会又把自己扔到苦海里?

李丹:我觉得到不会,可能大家诉求不一样,可能很多的民间组织在走一条稍为政政化的路,讲的一些口号和目标都是高层次的一些了,跟政治有关,根据我以前在河南的经验,真正的是你能反应老百姓的心声。

记者:你自己期望这回参选,有甚样的结果?

李丹:可以说我们这回参选,真的像小孩子一样,跟老前辈没得比,七月份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然后我们不断了解如何参选﹐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把这个程序搞明白。每一回我们到人大的办公室,包括我们跟身边的人谈,都会有不同的新的消息,这种升级版的消息给我们。到现在我们对如何参选,如何去发动选票,还没有一个真正的了解。

走进体制掌握公权力

记者:是甚么动力,促使你要出来选?

李丹:第一,如果说公民社会,如果没有权利,没有发言权的话,他只在基层做事情,他永远不能改变这个国家,因为这个公权力掌握在政府的手里面,如果你只在底层,你没有声音,你没有力量,不可能真正的为人民服务,你必须得到这种渠道。

在北京,官方9月上旬开始已为选民进行登记,为期一个月。东城、西城、崇文、宣武和石景山5个区选举区人大代表,其他13个区县选举县、乡镇两级的人大代表。根据中国的宪法和选举法,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18周岁的公民,除了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之外,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和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而根据大陆的《选举法》,只要有十人以上推荐,就可以自荐成为候选人。

记者:算不算是走进中共的建制里面,以前6、7、8年,你们都是在体制外喊防艾滋,又被人打又被人捉,算不算一个很大的策略改变?

李丹:应该说是一个策略改变,但我觉得我们不是要在体制内,而是我们真的要深入到民间去做事情,而不是凭自己的想像,说要怎样怎样?去发动民众,去启迪民众,与民众融为一体。

不过,在参选过程中,李丹发现实际的操作情况,对他们这些独立的,非官方背景的民间组织参选人,有很多的障碍。在给友好的通讯中,他说“各大单位的员工必须投票于本单领导,所以他们从选票上占有不公平的优势,而候选人不能进行公开宣传,也使得除了本单位本社区之外的人很难了解此人而投票于他。这样,自荐候选人就处于相当不利的境地。”

提名不难宣传难

记者:好,那说一下现在如何去拿提名?

李丹:可以说现在非常困难,提名是没有问题,选举法规定,只要有10选民提名就可以了,这是非常简单做到的,但怎样让几千个选民知到你?现在去谘询,就说你现在不能做宣传,中国跟美国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你不可以做宣传,只可以用你已经有的影响力,所谓的民意去那选票,但对于一个公民社会,对一个NGO 非政府组织来讲,这是不可能的,在媒体上没有太大的报导,中国的老百姓不知道你。

根据大陆的选举法,官方只会在选举日前的20日公布选民名单;有哪些初步候选人?选举委员会在选举日15日前才公布;正式的候选人?要到投票选举日前的5日。候选人“过多”,要经过“提名、酝酿和确定代表候选人过程”,就连大陆的报章都说认为选举安排不妥,要有“阳光选举”。

李丹:很多时候选票上那几个人,比如说当地的大企业呀,一些著名的演员,他们的名子在上面,然后别人不知到你的话,不会在选票后面,写你的名字。在后面选你,叫自荐候选人。2003年北京只有两个自荐候选人当选,其中一个是许志永,他占了一个人和是甚么?他是北京邮电学院里面,学生都知道,所以说他一下就几千个选票,但在社区里面就很难了,没有人知道你是谁?有不能宣传!这是一个很大的瓶颈,不知怎样突破它。

网络宣传难有效

记者:现在中国大陆,你是可以出来选,但不可以宣传,你怎样去宣传自己,目前你拥有的这个网络的途径,散发邮件是否一个有效的办法?

李丹:办法应该说是不好了,在当地选民分为两个部份。一个是当地的老头、老太太,当地的居民,年青人都在单位参选,他们都跟单位走了,单位的选民必须投单位领导的票,你剩下来的就是这些老头老太太,退休人员。已经说30、40岁的人都不会上网了,不用说这些老头老太太了,所以你在网上发布消息是没用的。

目前,大陆民间参选人要自我宣传是一种禁忌,派传单会被当局以“非法出版”等名义予以阻挠。候选人能否用张贴海报、发表演讲等方式拉票,选举法并无明文规定。根据大陆的法规,一般认为“没有说可以做的,即是不可以做。”

1998年﹐北京的警察排队等候投票选举区人民代表。(法新社)

2003年4月,深圳市罗湖区12选区民间推荐候选人肖幼美,在选区张贴海报自我介绍并成功当选,成为贴出海报参选的第一人,不过肖被指“张贴参选海报是一种非组织行为,超越了法律规定”。

另外,维权人士指,由于没有政府支持,发起“不买楼运动”的深圳居民邹涛要参选罗湖区人大代表被阻挠;信奉三民主义的网络组织中国泛蓝联盟召集人参选被毒打。而就算获得提名参选,民间参选人要成为正式候选人都不容易。

大陆的选举法对直选人大代表的有以下规定:候选人有3种产生方式,在正式选举前15天由政党提名、人民团体提名和10名以上选民提名推选代表候选人,经过该选区的选民小组讨论,协商后,在选举前5天才能确定能否为为正式候选人。如果候选人名额过多,要经选民小组讨论、协商,并可以进行预选。但这个“选民小组”是何方神圣?为何有权过滤参权人?是否黑箱作业?外界不得而知。

有民间参选人大先行者之称号的湖北教师姚立法就过,“参选之路将波折重重!”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