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萬花筒﹕同性戀的生存環境


2006-08-30
Share

描寫同性戀者的電影《斷背山》不單令華籍導演李安奪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殊榮﹐亦一度掀起探討同性戀問題的熱潮。在中國﹐保守估計有三千萬名同性戀者﹐但實際人數會更高。雖然政府在政策上近年有所改變﹐但除少數思想開放的同性戀者有勇氣承認外﹐大部分人仍是戴著假面具生活﹐因而衍生不少社會問題。請聽夏宇報道。

大陸有不少由民間發起的網上同性戀論壇,但直至最近,北京才出現第一個帶有官方色彩的同性戀者論壇。“同志論壇”兩個月前出現在北京朝陽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愛滋病專題網站(www.cystd.com)上。由於擔心論壇會引來太多非議,有關方面近日才對外公布該網網址。

論壇目前分設“心靈家園”和“同志天地”兩個討論區,同性戀者可以在那裡舒發自己的內心說話。在論壇的留言中,有網民稱讚論壇“是我心靈的家園”;亦有網民貼上文章“同性戀是一種生活方式”。

有一個網民留言說:“我不是同志,但我覺得大家都是一樣的,很正常。沒有必要歧視,資料顯示,祗有一成的艾滋病人是透過同性戀行為導致,而大量感染者的因為吸毒和輸血造成。很期待有人重視這客觀事實,大家都是平等的。所以這個論壇一開我就來了。”

另一個網民說:“平等萬歲……我覺得GAY(男同性戀者)也應該享有自己應該有的權利,比如結婚之類,我們不應該在傷害一個愛自己的男人又去騙一個愛自己的女人……”

香港智行基金在大陸超過六個城市,開展針對男同性戀者的預防艾滋項目。智行基金會人士小沈也上過這個論壇,他認為,有官方背景的網站能正視同性戀問題,是一件好事,但也有局限性。

小沈說:對於同志論壇,我當然知道它的側重點是關於艾滋病這方面,但是,同志和艾滋病的關係不僅僅是醫學上的關係,它其實是有更多的社會因素在裡面,為什麼說同志人群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它到底是高危人群還是有高危行為的人群,如果作為一個官方背景的醫療機構,針對同志朋友,它的吸引力,我打一個問號,就是有多少同志朋友會很熱衷地去上這個論壇。

中國社會對同性戀的寬容度在一點一點地擴大,然而它依然是一個陌生而有著潛在禁忌的話題。復旦大學在全國首開先河,開設同性戀研究課程。2005年9月7日是開課第一天,只能容納100人的教室,至少擠進了180人。

同性戀是以同性為對象的性愛傾向與行為。從被認為是犯罪、被絞刑架處死,到被冠以性變態,再到被一些國家政府承認,社會對待同性戀態度的變化經歷了漫長的過程。

1997年,中國新《刑法》取消了“流氓罪”。這被有關學者看成是中國同性戀非刑事化的標志。因為該“罪行”曾常常被用來懲處某些同性戀性行為。

2001年4月,第三版《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也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剔除,實現了中國同性戀非病理化。而此前,同性戀被歸類為性變態。

同性婚姻的合法化也進入了專家的趼究範圍。2000年,中國社科院研究員李銀河博士曾鼓動人大代表提交允許同性戀者結婚的議案。終因未能征集到30位代表的簽名而擱淺。

據權威估計,中國約有3000萬的同性戀者。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隱匿了身份,仍然戴著面具生活。

限於中國傳統習慣、民族風俗、社會開放程度等原因,同性戀的性傾向和性選擇,往往被人們視為是與傳統道德秩序嚴重背離的病態的性取向。同性戀群體所帶來的一些社會問題更是遭到批評。講到同性戀問題,就是一家人意見也不同。林先生和黃太是一對兄妹,他們都是到外國留學歸來的專業人士,他們各自成家立業。林先生有一對兒女,黃太有兩個兒子。他們都表達了對同性戀的不同態度。

黃太說:朋友之中有(同性戀)的話,你不要給我見到,你私底下怎麼樣做,但不要給我見到。我的兒子,我會介紹女朋友給他們。千萬不要搞那些(同性戀),最怕那些東西。如果你問我,我的想法是非常傳統的。

林先生說:如果社會上有些這樣(同性戀)的人,我不會抗拒他們,我不會因為你有同性戀傾向就不同你接觸,(如果女兒有同性戀傾向)也要接受,怎麼會因此而和女兒劃清界線?也不會特別教育她長大談戀愛要找男孩子,因為從來不需要這樣(教育)的。

社會的偏見和歧視導致了同性戀者多不敢公開身份,從而選擇了違背自己性心理的所謂“正常人生活”,或是偷偷摸摸地進行“地下活動”。

就好像奧斯卡最佳導演李安執導的電影《斷背山》劇情一樣,多數與異性結婚的同性戀者,都不會公開其性愛傾向。但是,潛在危險隨之而來。專家指出,如果丈夫與同性戀者發生性行為而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傳染給妻子的概率非常高。一旦病毒擴散,這就不再是單純的同性戀問題,而演變成了社會問題。

智行基金會今年5月分別在廣州和上海兩開通了全國首條服務於同性戀人群的免費綜合服務熱線。在不同的時段,熱線提供包括同性戀者健康咨詢、同性戀者法律咨詢和同性戀者艾滋病感染咨詢三種不同服務。智行基金會的小沈說,熱線特別是一開始的時候,電話量很高,在兩個小時之內,接到七八個電話。從熱線反映的情況看,大部分同性戀者還是感到壓抑和孤獨。

小沈說:現在,在中國大陸的一些大城市北京上海,這些地方相對比較開放,最近一直在接同志熱線,很多中小城市的同志朋友打這個電話,他們都覺得很壓抑,非常的壓抑,因為他覺得自己是世界上唯一的同志,找不到同志朋友,他覺得很困惑,周圍的信息也很閉塞。哪怕是在北京和上海,你真正能公開地說自己是同志的,非常地少。

這條熱線廣州共有十幾名志願者,他們多數通過網絡報名和朋友介紹。志願者多具有醫學、心理學及社會學教育背景,其中有兩名醫學專業的碩士。並在熱線開通前接受了相關知識培訓,這些志願者中年齡最小的二十歲,還是在校大學生,最大的三十幾歲,已工作多年。負責接聽法律咨詢的志願者有三名,其中專職律師一名,法律顧問兩名。非服務時間時,有語音應答。

“你好,感謝致電智行同志熱線,想了解智行及服務時間,請按1,自動語音健康諮詢請按2,投訴、建議請按3,想了解諮詢請按4,招聘崗位請按5。”

同性戀者在大陸是一個不小的群體,盡管現在有許多同性戀者敢於公開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但他們的呼聲依然微弱。倘若社會沒有形成開放、平等和寬容的氣氛,同性戀者就不可能坦然地生存。(夏宇報導)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