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坚﹕鲁德成和喻东岳的父母为儿子担忧而饱受煎熬--张丽明


2005.06.08
Mao_cover_150.jpg
1989年5月23日﹐三名湖南青年用油漆泼污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法新社)

在八九民运期间,三名湖南青年用油漆泼污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后被法院判处十六年至二十年重刑。其中鲁德成,于去年十一月逃离中国,并接受了本台粤语组独家专访,披露他在中国如何受到迫害。鲁德成因为非法入境,目前仍被泰国移民局扣留。喻东岳则仍在湖南的监狱服刑。至于余志坚,在二零零零年获假释出狱,目前在湖南以写作为生。本台粤语组记者张丽明,最近和余志坚通过电话。余志坚说,鲁德成和喻东岳的父母,因为担心儿子的情况,身体变得虚弱。

余志坚说:现在很担心他。鲁德成出事是去年十二月十五日,他老爸听到他的消息后不得了,寝食难安,一直到现在也不知道鲁德成的情况,焦急得不得了,人瘦了很度。喻东岳的爸爸以前身体很好的,但我们八九年出了事以后,他打击太大了,十多年了,他爸爸每天离不开酒。每次都要喝醉,不喝醉就忘不了这份痛苦。

当年对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满腔热血和赤诚,不仅令自己受牢狱之苦,连家人也饱受煎熬。

余志坚说,鲁德成的父亲知道儿子被泰国警方拘捕后,担心儿子会被遗返中国,身体一天比一天差。鲁德成的妻子更担心丈夫会以死抗争。

余志坚说:老爸年纪很大了,今年七十多了,有糖尿病,还有肺气肿。他劳累了一辈子,担心有生之年没有机会再听到儿子的声音。鲁德成的妻子更加焦急,担心鲁德成被遗送回来,更担心他以死抗争,因为她知道鲁德成的性格,他真的是说到做到的。若遗送回来恐怕不是坐牢两、三年的事,我们估计若鲁德成被遗送回来,一判就是十年以上。

去年十一月,鲁德成逃离中国的消息曝光后,余志坚曾两度被长沙市当局问话,警告他小心选择自己的路。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放弃为仍在狱中受苦的亲密战友喻东岳呼吁。

今年“六四”十六周年,余志坚把喻东岳十多年前写的一首白话诗放在互联网,希望唤起外界起喻东岳的关心。

余志坚说,喻东岳在送进监狱后不足三年,就被折磨至患上精神病,十多年来,情况一直没有好转。他说:九二年,他家里第一次去看他,他就不认识人了。他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全都不认识。去年底他妹妹和妹夫去看过他,还是老样子。他已经是很严重了。他家人主要也是去看一下人,问一下他甚么时候出来。

喻东岳的父亲,因为接受不了儿子被关在大牢受苦的事实,十多年来,每天都借酒浇愁。余志坚说:他老爸以前身体很好的,以前两百斤的担挑也能挑。但我们八九年出了事以后,他打击太大了,十多年了,每天离不开酒。他受的打搬太大了。他现在年纪不是很大,刚六十,但身体已经很糟了。有几回走路都摔倒了。

余志坚希望喻东岳能早日离开监狱,得到有效治疗,而希望鲁德成也能早日享有自由。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