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香港的六四事件18周年纪念日


2007.06.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June4th2007_1_150.jpg
参加香港纪念六四事件18周年烛光晚会的孩子。(法新社)

周一是六四血腥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18周年,北京、台湾及香港的民间均有活动、纪念在运动中死去的学生及市民。而香港支联会在现时在维园正举行烛光晚会,纪念在军队武力镇压中罹难的人士。入场的市民坐满六个足球场,大会估计有五万五千人;他们点起大会派发的白蜡烛,高唱有民运色彩的歌曲。天主教香港教区陈日君枢机较早前出席祈祷会后离开,没有参加烛光晚会。

而北京天安门在大批公安、武警戒备下整日平静。罹难者家属组织“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十八年来首次成功抵达木墀地,拜祭她身故的儿子。而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交代六四真相。

周日晚上,即六四镇压十八周年前夕,丁子霖抵达天安门广场附近的木墀地,拜祭她死去的儿子蒋连捷。蒋连捷是在十八年前六月三日深夜十一时多,在木墀地被解放军戒严部队枪杀。而该处亦是最多学生被杀的地点。今年﹐丁子霖的行动未有受到当局阻挠。

在过往十七年,丁子霖每年都尝试在六月三日前往路祭,但都被公安阻止。而周日晚上,她连同另一名六四死难者亲属徐珏前往木墀地拜祭,在场监视的公安,并没有阻止她们的拜祭行动。

丁子霖在周一,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指她自己虽然完成了十八年来的心愿,但她觉得仍然未能为她儿子讨回公道。她希望当局释放仍然在囚的参与民运人士。

六月四日下的天安门广场,每早例行的升旗仪式照常举行,虽然穿上制服巡视的公安和武警仍见显著增加,但相信便衣执法人员已遍布广场内外,加强保安。

而每年都会在六四前夕试图去天安门广场而被阻止的维权律师浦志强,周日亦罕有地在公安陪同下,前往天安门广场散步,并接受外国传媒访问。

虽然在公安陪同下,浦志强可以漫步天安门广场,但仍一度被天安门广场当值的公安阻挡去路,并对他进行笔录。扰嚷一番后才让他继续在天安门活动。

浦志强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六四作为历史事件,由于官方不愿让人民公开讨论,已经成为人民和政府相当沉重的袍袱。他认为,当局应该让人民自由讨论六四。他说﹕六四本来是历史事件,不过由于官方的压制,现在变成了不只是我自己的袍袱,也是人民的袍袱、政府的袍袱,这样背著对谁都没有好处。政府应该尽快让人民,自由地讨论六四。

June4th2007_2_150.jpg
五万多香港民众举行纪念六四18周年烛光晚会。(法新社)

而美国国务院周六发表声明,再度要求中国当局在奥运前调查六四事件,以及停止迫害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展现尊重自由民主的正面形象。美国政府由三年前开始,每年都会发表声明,要求中国当局调查六四事件。

另一方面,民运人士魏京生,在周日前往东京,准备入境出席六四纪念活动时,被日本边防人员以无持有有效签证为理由,禁止入境。但据外电引述消息人士表示,魏京生的签证并无问题,只是日本政府高层下令禁止魏京生入境。

在香港除了周一晚在维园举行的六四烛光晚会外,十名四五行动成员早上在西区警署出发﹐游行到中联办,要求平反六四。他们拉起黑色横额及用黑色花圈﹐表达对当年死者的哀悼.。

而百多名支联会成员和市民,在周日举行民主长跑,由中环立法会跑到中联办,全长十八公里,象征十八周年。一批港大学生,亦在香港大学太古桥,重扫在桥上的六四纪念标语。

而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周日在出席民主长跑时强调,支联会并无刻意催谷参与集会人数。因为香港人对六四的是非黑白仍然清晰的看法,才会令他们对马力的言论有很大反应。如果香港人已经淡忘六四,马力的言论不会刺激港人的参与热情。(李建军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