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广西采血站违规操作牟取暴利


2006.07.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十年前河南省因违法采血牟利,造成大范围艾滋病传播,最终出现“艾滋病村”的惨剧。此类事件有可能在贵州、广西重演。现时两省合共有48个采血站,每年血液交易达二千五百吨。有关注艾滋病问题的人士担心采血站卫生措施不足,导致艾滋病传播。

目前贵州省有25个采血站,分别位于惠水、盘县、长顺等25个县,每年采血总量为1,500吨以上,提供全国市场上四成的血浆。广西有23个采血站,每年采血量达1,000吨左右

住在贵州山区的一名农民鲤显宗,周一接受本台粤语组访问时说,几年前开始到血站卖血,他说,山区地方贫瘠,根本无地方可以种农作物,一家几口,无以为生,卖血是当时惟一求生的方法,他说,每次卖血后身体都会好疲倦。他说,每卖一次血,抽六百毫升,就可以得到政府规定的献血营养补助金85元,除去路费,食住等杂费,馀下五十元已足够他一家数个月的生活费。

中国民间关怀艾滋病人活跃人士胡佳表示,由于河南艾滋病事件,大陆关闭了河南大部份的血站,造成货源短缺,所以部份药物公司转移往贵州、广西、四川,另辟“原料”基地。胡佳说,贵州当地的血站,采血卫生措施不足,他担心贵州,广西等地,将成为下一个河南,官商勾结,为了逐利,疏忽安全防范措施。

关注血站腐败问题的广西维权律师杨在新表示,采血站与传统卖血的不同,这些血浆并非用于医院临床输血,而是卖给生物制药公司,提炼制血白蛋白、球蛋白和血小板等昂贵药剂。但卖血浆是暴利的行当,他指,由于血浆被制药公司制成产品后,利润惊人,他相信当中一定有地方官员参予,担心血站违规操作,跨区采血,甚至出现频采,超采现象。

杨在新指,大部份农民,若非生活迫不得以,都不想卖血为生,因为卖血会损害身体,令人更担心的,是采血过程的卫生问题,好容易从共用针筒时感染病毒,例如艾滋病。

血站腐败现象普遍,牟取暴利的手法恶劣。一些血站违规操作,降低卖血者标准,跨区采血浆、频采、超采等现象比比皆是。

单在二零零四年,贵州政府审查了23个血站,发现接近半数的血站少付供血者营养费、就餐费共342万元;超过一半的血站逃税共785万元。其中息烽县血站隐匿血浆收入549万元多,并将当中的233万元以福利费名义集体私分。省血液中心、部分市、州、地、县中心血站冒领献血者营养餐,给职工发补贴,共317万多元。(冯日遥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