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在汉源冲突中杀死警察的农民被秘密处决


2006.12.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四川省汉源县两年前数千农民维权示威中,被控杀害警员的被告陈滔已于上月被处决。其代表律师指责法院在作出上诉判决后半年来,坚持拒绝向家人和律师透露上诉结果,直至被告被处决。律师严厉批评法院不依法办事,并质疑上诉判决不合法。

陈滔是暴动事件中唯一被判死刑的被告,他父亲陈永忠上月突然收到派出所的通知,要求他拿五十元人民币去领取陈滔的骨灰,陈永忠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被处判。

另一名被告蔡昭的父亲蔡登明说,陈滔被处决前数日,陈永忠曾到看守所探望儿子,陈滔当时并没有提及自己将被处判,看守所的人也没有告诉陈永忠。蔡登明本月初致电看守所查问,证实此消息,而其子蔡昭和另外两名被告的上诉,也已被法院驳回。他说:陈滔已被枪毙,我打电话到看守所问,他才告诉我。我们移民只是维护自己的权利,后来警察被打死,就给他们一个故意杀人罪。

被告们的代表律师冉彤表示,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早于今年六月,已就陈滔等四人被控杀害警员的案件,作出二审判决。但在这半年里,他每次到法院询问,法院均表示还没有结果,直至陈滔被处判后,法院才承认已作出判决,但解释说法院有内部指引,法院可先执行死刑,后通知律师。 他说:我们定期去问,但每次答覆都是正在办理,要我们继续等待。这种事情不应是律师去催,而是法律规定法院应当告诉律师,应当公开宣判。他们答覆他们法院内部有规定,这种案件可以先执行,再把判决送给律师,我要求他们把内部指引拿给我看,他们拿不出来。

冉彤说,他当了七年律师,从来没有听过地方法院有这种权力。他严厉批评法院进行秘密审判,不尊重当事人和律师,更不尊重法律。他说:整整半年时间,人都处理掉了,法官还在骗律师。这是骇人听闻。那怕文革的时候,也要开批斗大会,才把人处理,连这个东西也没有。现在不开庭,不宣判,执行以后不通知当事人,不通知律师,搞秘密宣判,这肯定是违法的。法官不尊重法律,叫其他人怎样尊重法律。这太荒唐了。

冉彤说,他已向四川省律师协会投诉。他希望对方能深入调查此事,公正处理。

本台多次致电四川省高级法院和律师协会,但电话均没有人接听。

数千名汉源县农民于二零零四年十月持续示威,抗议当局为了兴建水坝,强迫农民搬迁,却没有给予合理补偿。事件后来发展致警民冲突,一名武警死亡,据报也有多名农民死伤。陈滔和蔡昭等四人事后被指控杀害警员,陈滔和蔡昭更被指为主犯。由于案发时蔡昭年仅十七岁,他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而十九岁的陈滔则被判处死刑。另外两名被告,分别被判处十二和十五年有期徒刑。(张丽明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