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东岳家人起诉监狱虐待


2007.06.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在八九民运涂污毛泽东像的湖南作家喻东岳,服刑十七年后精神严重失常,喻东岳的妹妹现正委托律师起诉监狱当局,追究责任。喻东岳的战友余志坚说,十七年的牢狱生活和虐待,令喻东岳由一名诗人,变成一位没有思想、没有感情的人。

喻东岳的妹妹喻日霞说,她已委托长沙的律师,准备入禀法院,起诉赤山监狱虐待其兄,导致他严重精神失常。喻日霞说,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喻东岳是在监狱里患病的,包括喻东岳出狱时的相片、医生的诊断和其他囚犯的证供。律师现正整理资料,预期下月可提出诉讼。她说:“之前没有律师愿意出面,后来找到一位熟人,愿意帮助我们。现在正写材料,希望七月可以起诉。”

喻日霞说,喻东岳的精神情况仍没有好转,日常生活仍需要家人照顾。由于要照顾喻东岳,带他去看病和为他的事奔走,喻日霞和双亲先后病倒,母亲今年三月住院三星期,目前仍未完全康复。但政府仍不断向家人施压,不让她们向外界透露喻东岳的情况。她说:“我要求政府给我哥低保,他们就找我妈,叫她警告我不要写文章。我家人很怕,很恐惧。我妈三月住院,那个警察还来,我叫他不要再到我妈那里了,我妈病成那个样子了。他看到我妈妈的样子,不敢再来,现在直接到我家找我。”

当年与喻东岳一起被判刑的余志坚说,喻东岳原本是一个很有感情的诗人,但现在就连母亲生病住院,他一点担忧、伤心的表情都没有。他说:“以前他是一个很活泼的人,说很多话。他是一个诗人,很有感情,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今年他妈妈在浏阳住院,病得很重,东岳也几乎每天都去看她,但他完全没有痛苦的表情,他妈妈也哭了。他好像无忧无虑,很平静。”

余志坚说,喻东岳渐渐记起以往在湖南生活的片段,但对于八九年以后的一切则丝毫没有印象。他说:“他看书能认识字,念上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也可以,字也写得很好,但他不懂内容,他不了解。八九年以前的事,他有时说话、语无伦次时也曾提过,但八九以后他从浏阳到北京,做了甚么事,在赤山监狱服刑,他完全不记得。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就是喻东岳。”

至于余志坚出狱七年来,仍不停受到当局骚扰,去年更在喻东岳出狱前不久被捕,拘留了一个月,在六四期间,又不让他离开湖南到北京悼念。他说:“六四的问题找我谈过三次,他们提早一个月就开始找我了,他就是说,你只要一动身,我们就能知道,你不必要为自己、为家人带来麻烦。”

而鲁德成虽然获加拿大给予政治庇护,但中国政府一直拒绝给他的妻儿护照,他们无法到加拿大与鲁德成团聚。鲁德成是于二零零四年八月离开湖南,偷渡到泰国的。至今,一家三口已分开近三年。

喻东岳、余志坚和鲁德成均是湖南知识份子。余志坚是小学教师,喻东岳则是报社美术编辑。八九年五月,三人涂污了北京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画像,后被法院判处入狱十六年、二十年和无期徒刑。当时三人仅二十来岁。鲁德成和余志坚先后于一九九八年和二零零零年获假释出狱,喻东岳则直至去年二月才获准假释出狱。他共坐牢十六年九个月,出狱时已三十九岁,是六四事件中被关押最长时间的一位重要人物。(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