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專訪張青和袁偉靜


2008.02.08

春節原本是一家團聚的日子,但在中國,很多維權人士和他們的家人都被剝奪了這個權利。廣州維權人士郭飛雄的妻子張青,一個人帶著兩名小孩離鄉別井,孤獨地在廣州過年。山東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雖然可以在家鄉過年,但就不能夠離開家鄉,連到監獄探望丈夫的權利都沒有。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不但不可以到監獄探望丈夫,就連外出拜年,或通過電話拜年都不可以。(張麗明報道)

雖然在大年初二,但張青只能夠一個人帶著兩名小孩在冷清的廣州城裡,平靜地度過新年。她說,丈夫郭飛雄上月曾寫信給她,表示很希望能在春節期間見到家人,但監獄以郭飛雄正被嚴管為理由,不讓張青與郭飛雄見面,甚至送上一些過年物品都不容許。她說:在信中他跟我說如果能在過年節見到我,他這一年就會過得特別好。我很難過,連他這少少的要求都不能滿足。在信中他也寫了幾本書,要求我送過去,但也不能送。

在湖北家鄉的親人曾叫張青和小孩回鄉過年。張青原本也打算回鄉。但因為大風雪導致交通癱瘓,張青唯有和小孩留在廣州。雖然面對重重困難,但她並沒有放棄,仍努力生活,設法為孩子帶來快樂。她說:“昨天在家裡,今天出去了,在廣州城裡走了一天,到了中山大學,然後在江邊坐船。孩子很高興,他們很喜歡坐船。廣州城好像一個空城,街上很少人,店舖都沒有空門,有點冷清。雖然感到有點孤單,但是只能這樣子。這種困難的境況不是一次兩次,也不是一年兩年,還有一段長時間,所以必須堅強一點,努力讓自己和家人過得好一點。”

自去年底至今,張青都沒有再見過郭飛雄,由於現在被嚴管,張青有三個月時間不能見到丈夫,不可以與他通信,亦不可以送東西給他。張青非常擔心丈夫的身體,因為郭飛雄已絕食五十七天,現在還被嚴管,身體受到嚴重摧殘。她說:“在他絕食十五天的時候我見他已很消瘦,他在看守所曾被打,腰部已有傷,走路腰也不能直,非常明顯。我們要求檢查,但沒有答覆。上次他絕食絕水五十九天,最後要送去搶救。所以他這次要絕食一百天,我真的很擔心。”

張青現在每周都絕食一天,她深深感受到絕食會傷害身體,但她十分理解丈夫的決定,會繼續支持他。

在山東,袁偉靜和兩名女兒、伯父等家人在家鄉臨沂過年,但與她一起過年的還有七名監視她的人。袁偉靜說,臨沂政府從來沒有放棄打擊她一家人,就算已經把陳光誠關入大牢,也要千方百計截斷他與家人的聯繫,希望迫使他向政府低頭。她說:“他們只讓我在村裡走,七個大男人就看著我一個女子。她們不讓我見光誠,也不讓光誠的哥哥去看他,唯一能看光誠的哥哥也受到迫害。他們要截斷我們跟光誠的聯繫,不給他盲人書和收音機,不斷打擊他。”袁偉靜說,她時時刻刻都想念著丈夫,就連她兩歲大的女兒也深深感受到。她說:小的每天起床總是拿著我的電話跟爸爸打電話。雖然從來都打不通,但她就是要跟爸爸說話。她說人家不讓媽媽和老老出去,問爸爸你起床沒有,爸爸你好好吃飯等。有一次她說媽媽在家很想你,我聽了以後淚都掉下來了。

袁偉靜說,雖然受到政府迫害,但她不希望女兒們心存怨恨。無論多困難,她仍儘一切努力,讓孩子能在健康的環境下成長。她說:大孩子受到很大的影響,她不喜歡說話,朋友也不多。她很仇視跟蹤我們的人。她問那些人為甚麼要跟蹤我媽媽。我跟她說,這條跟媽媽可以走,別人也可以走。我不敢跟他們解釋,若我說他們不對,她會更仇視這些人。

與袁偉靜一樣被監視的還有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及其兩個多月大的女兒。曾金燕母女被軟禁在北京自由城家中已近一個半月,至今一直無法與外界聯繫,就算是春節亦如是。三名中國母親就發起蜂針行動,抗議北京當局不人道對待曾金燕母女。她們說,母親保護兒女是一種本能,就好像蜜蜂遇襲時以蜂針自衛。她們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曾金燕母女的情況,致信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公安部長周永康,要求他們停止迫害胡佳一家人。(張麗明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