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专访张青和袁伟静


2008.02.08

春节原本是一家团聚的日子,但在中国,很多维权人士和他们的家人都被剥夺了这个权利。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的妻子张青,一个人带著两名小孩离乡别井,孤独地在广州过年。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虽然可以在家乡过年,但就不能够离开家乡,连到监狱探望丈夫的权利都没有。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不但不可以到监狱探望丈夫,就连外出拜年,或通过电话拜年都不可以。(张丽明报道)

虽然在大年初二,但张青只能够一个人带著两名小孩在冷清的广州城里,平静地度过新年。她说,丈夫郭飞雄上月曾写信给她,表示很希望能在春节期间见到家人,但监狱以郭飞雄正被严管为理由,不让张青与郭飞雄见面,甚至送上一些过年物品都不容许。她说:在信中他跟我说如果能在过年节见到我,他这一年就会过得特别好。我很难过,连他这少少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在信中他也写了几本书,要求我送过去,但也不能送。

在湖北家乡的亲人曾叫张青和小孩回乡过年。张青原本也打算回乡。但因为大风雪导致交通瘫痪,张青唯有和小孩留在广州。虽然面对重重困难,但她并没有放弃,仍努力生活,设法为孩子带来快乐。她说:“昨天在家里,今天出去了,在广州城里走了一天,到了中山大学,然后在江边坐船。孩子很高兴,他们很喜欢坐船。广州城好像一个空城,街上很少人,店铺都没有空门,有点冷清。虽然感到有点孤单,但是只能这样子。这种困难的境况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年两年,还有一段长时间,所以必须坚强一点,努力让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一点。”

自去年底至今,张青都没有再见过郭飞雄,由于现在被严管,张青有三个月时间不能见到丈夫,不可以与他通信,亦不可以送东西给他。张青非常担心丈夫的身体,因为郭飞雄已绝食五十七天,现在还被严管,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她说:“在他绝食十五天的时候我见他已很消瘦,他在看守所曾被打,腰部已有伤,走路腰也不能直,非常明显。我们要求检查,但没有答覆。上次他绝食绝水五十九天,最后要送去抢救。所以他这次要绝食一百天,我真的很担心。”

张青现在每周都绝食一天,她深深感受到绝食会伤害身体,但她十分理解丈夫的决定,会继续支持他。

在山东,袁伟静和两名女儿、伯父等家人在家乡临沂过年,但与她一起过年的还有七名监视她的人。袁伟静说,临沂政府从来没有放弃打击她一家人,就算已经把陈光诚关入大牢,也要千方百计截断他与家人的联系,希望迫使他向政府低头。她说:“他们只让我在村里走,七个大男人就看著我一个女子。她们不让我见光诚,也不让光诚的哥哥去看他,唯一能看光诚的哥哥也受到迫害。他们要截断我们跟光诚的联系,不给他盲人书和收音机,不断打击他。”袁伟静说,她时时刻刻都想念著丈夫,就连她两岁大的女儿也深深感受到。她说:小的每天起床总是拿著我的电话跟爸爸打电话。虽然从来都打不通,但她就是要跟爸爸说话。她说人家不让妈妈和老老出去,问爸爸你起床没有,爸爸你好好吃饭等。有一次她说妈妈在家很想你,我听了以后泪都掉下来了。

袁伟静说,虽然受到政府迫害,但她不希望女儿们心存怨恨。无论多困难,她仍尽一切努力,让孩子能在健康的环境下成长。她说:大孩子受到很大的影响,她不喜欢说话,朋友也不多。她很仇视跟踪我们的人。她问那些人为甚么要跟踪我妈妈。我跟她说,这条跟妈妈可以走,别人也可以走。我不敢跟他们解释,若我说他们不对,她会更仇视这些人。

与袁伟静一样被监视的还有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及其两个多月大的女儿。曾金燕母女被软禁在北京自由城家中已近一个半月,至今一直无法与外界联系,就算是春节亦如是。三名中国母亲就发起蜂针行动,抗议北京当局不人道对待曾金燕母女。她们说,母亲保护儿女是一种本能,就好像蜜蜂遇袭时以蜂针自卫。她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曾金燕母女的情况,致信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公安部长周永康,要求他们停止迫害胡佳一家人。(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