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異見人士汪達林出獄


2007.10.26

兩年前發起文化衫運動後失蹤的武漢異見人士汪達林被秘密關押兩年後獲釋﹐他獲釋後接受了本台粵語組專訪。他說,當局不准他與外界通訊,也不准他聘請律師,並威脅他家人不要向外界透露他的消息。而在被關押其間,他曾多次被毆打,而且把他與吸毒者及艾滋病患者關在一起。

汪達林通過電話向本台粵語組表示,自他於上月二十九日獲釋後,當局派人嚴密跟蹤監視他,在他家樓下安裝了攝錄機,又干擾他家的電話,令他難以與外界聯繫。他說,自己可能隨時會再失蹤,被秘密拘捕。他說:他們對我監視得很嚴,在我住的一層樓和樓下監視我,而且在我家樓下安了監視器,出去也跟蹤,電話沒有訊號,別人打不進來,我們家打也打不出去,肯定是他們切斷我們家跟外界的聯繫。

汪達林說,發起文化衫運動時已做好被捕的準備。他當時以為,若自己被捕,可引起更多人關注文化衫運動,結果當局封鎖他被捕的消息。他當日被公安人員秘密帶走,連家人亦不知道。他說:他們把我抓走,直接送到江岸區看守所,十天以後轉到第二看守所。

記者問:你家人不知道你被抓嗎?

他說:我父母到處打聽,但沒有消息。在看守所關了一個多月,秘密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判了我勞教兩年,判了之後家人才知道。

汪達林說,他一被關進看守所,就開始遭受毒打。他說:關進看守所的第二天我就遭到警察毒打。在勞教所,警察又利用勞教人員打我。一個人抓住我的頭,一批人毆打。打我的人沒有受到懲罰,還獲獎勵,可提前改造,所以更多人更厲害的打我。

汪達林多次要求見律師,但公安局不批准,又剝奪他的通信權利。

汪達林說,他兩年來都被關在嚴管隊,受到嚴密限制,又被安排與吸毒人員及艾滋病患者一起囚禁。兩年來,他不能與外界溝通,不能看報紙,精神一度受困擾。 雖然這兩年來,他受了很多苦,但他說,不會因此放棄爭取民主。他說: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就是維護自己基本的權益,這是天生的一種本能。如果你問我這兩年有甚麼改變,就是更痛恨中共,更痛恨中國的獨裁專政制度。

汪達林說,目前希望能先調理身體,因為在被關押其間他的體重下降了四十公斤,加上多次被毒打,身體多處有毛病,右腿關節經常痛,而且感到沒有力氣。此外,由於長期與艾滋病患者一起囚禁,他希望能作全面檢查,確定自己是否受感染。但因為他對政府已完全失去信心,不敢到武漢的醫院檢查。他希望能到大陸以外的地方檢查身體。他呼籲外界繼續關注他的情況,以及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

汪達林現在四十九歲,原本是傢俱廠工人,九四年下崗,之後一直為工人爭取權益。在九十年代末,他發起愛國文化衫運動,提倡在衫上寫上字句,宣揚愛國民主運動。零五年五月,汪達林穿上寫上“民主自由”和“愛國文化衫運動”的襯衫,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派發傳單,隨即被公安人員帶走,拘留了兩個星期。四個月後,他突然失蹤,之後外界一直沒有他的消息。(張麗明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