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华妻子指责当局欺骗她接受赔偿条件


2008.02.06

因拍摄城管人员暴力执法,而被人围殴致死的水利局高级人员魏文华,他的家属在当局承诺会严惩凶手的大前提下,接受了八十多万的赔偿。惟日前当局公布的调查报告指,魏文华是死于心脏病发,否定了先前是被城管人员打死的推论,四名疑犯亦只是被控较轻的“故意伤人罪”。魏文华的太太指当局欺骗她接受妥协,计划聘请律师,控告天门市政府和公安部门。(李荣添报道)

魏文华的太太曾俊芳表示,湖北省天门市政府和公安部门,上月二十日到她的家中,游说她接受八十多万元赔偿。她初时不愿意接受,认为要先严惩凶徒,以及等待验尸结果,之后再谈赔偿的问题,但有关人员仍不断游说她。她说﹕他骗我,他说,结果还要过几天才出来,政府不会为你这个事情来作甚么假,毕竟是地方政府,而且媒体报道也很清楚,事情经过也是非常的真实的,我们不可能为这个事情来造甚么假来欺骗你。

曾俊芳当时相信他们,于是接受了。但到本月一日,当局发表报告指,她的丈夫是死于心脏病发,而不是被城管直接殴打致死,而案中的凶手,亦只有四人,分别被控以刑罚较轻的“故意伤人罪”。 她说﹕他们说这个结果已经不重要,我们一定会严惩凶手的,但是这个结果非常重要,这是个量刑的标准,如果是这个结果,他们一定不会严惩凶手吧!后悔﹐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我现在唯一的要求他严惩凶手,后面的事情,我一切都不提,我做过的事情,我要为自己做过的决定负责。

曾俊芳表示,收到报告后觉得很愤怒,还跟有关部门理论,认为政府根本没有严惩凶手,违反当初的承诺,是骗她接受赔偿。她说﹕真的不愿接受,我情愿跟我丈夫在一起,我根本上就不需要钱,钱是甚么,对于一个活的人来说,可以生活,可以买柴米油盐,对于一个死了的人来说,他生不带来的死不带去,他带去了一分钱嘛,他带也没有带去一分钱。我不需钱,我需要人,我不需要钱。

与丈夫一同生活了差不多廿年,今年春节,再没有丈夫在身边,对曾俊芳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她说﹕要是我没有这个小孩,我就跟我丈夫去,我不想在这个世上有甚么留恋。真的没有甚么可留恋的,天天都在受苦,每天都在受苦。没有任何意义,人家都全家活著,欢乐平安幸福,现在他人都死了,只剩下我。

本台向天门市政府宣传科查询,发言人表示,案件已经完结,对于家属的不满,发言人指不知道有这回事。

天门市水利局建设部总经理魏文华,在上月七日驾车途经湾坝村时,目睹城管人员殴打村民,他不值城管的所为,以手机拍摄打人情况,被城管发现,数十名城管人员活活将他打死。(李荣添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