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欠医院巨款迟迟无法领回妻子遗体


2008.01.24

河南到北京的打工者郭玉良﹐其妻因产后大出血不幸在去年6月丧生﹐期间欠下医院53万元人民币﹐由于郭玉良无力偿还巨额的医疗费用﹐又不愿在医院提出的捐献死者遗体作医学研究的方案上签字﹐至今他妻子的尸体仍然被扣押在医院的太平间。有律师认为医院的做法违法兼有违人道立场。(毕子默报道)

大陆《京华时报》报道﹐去年6月9日﹐在北京的打工者郭玉良带著4000元将的二次怀孕的妻子张桂梅送到位于北京海淀区的非营利综合医院上地医院待产﹐当日张桂梅在医院剖腹产下一名男婴后因产后大出血﹐在向上地医院交纳数千元医疗费用后﹐被转往北医三院加护病房进行抢救。

过程中郭玉良多次向亲友及乡里借债共四万元交给医院﹐然而在北医三院抢救47天、被切除全胃及子宫后﹐张桂梅最终不治身亡﹐留给丈夫的只有刚出生的儿子、6岁的女儿和欠下医院53万元的医疗费用。

由于张桂梅生前并没医疗保险或农村合作医疗﹐医院方面提出张桂梅的丈夫郭玉良可分期向医院还清欠款﹐否则﹐亦可选择向医院捐出死者的遗体作医学研究以抵消欠款。

但两个方案都被郭玉良否定。郭玉良表示﹐自己只有小学文化程度﹐以他的收入﹐打工50年才可以还清欠款﹐但现实中﹐他还要靠这笔收入来养活一对儿女和父亲。而对于遗体捐赠﹐郭玉良则说﹐不敢想象将自己的妻子送上解剖台﹐否则他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于是医院方面一直将张桂梅遗体扣押在太平间。

对此﹐维权律师杨在新对本台记者表示﹐尽管郭玉良在法律上应向医院方面偿还欠款﹐但医院不得强迫死者家属将死者遗体献作医学用途。而院方扣押尸体的做法更是违法且有违人道精神的。杨在新建议郭玉良在社会上寻求帮助﹐例如透过居委会、单位等机构和院方进行协商﹐寻求解决办法。

郭玉良是一名冷气安装工人﹐每\x{88c5}一\x{4e2a}空\x{8c03}得收入20元,夏天最多的时候一\x{4e2a}月\x{6323}到\x{4e24}千元,冬天收入\x{5219}很少。(毕子默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