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彥永拒絕紐約科學院的科學家人權獎


2007.08.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獲得紐約科學院2007年度科學家人權獎的非典英雄中國軍醫蔣彥永對本台證實﹐他將不會到紐約出席下個月的頒獎禮。他已經在八月回信大會的主席﹐信中指“人權獎完全是從政治出發,不是一種科學的獎”﹐鑒於上述原因不接受該獎。對於記者問是否受到壓力?蔣彥永如過往一樣﹐對本台簡單回應:軍中人不方便多說。

本台記者在週三晚再度與在北京軍中大院的退休軍醫,非典英雄蔣彥永通上電話。一個月前,紐約科學院將2007年度的科學家人權獎授予他及河南退休婦科醫生高耀潔,記者詢問他會否到美國領獎﹐蔣彥永簡單回應:“不過去,我給主席已經回了信。”

該獎項是表彰以上兩位中國的醫生在醫學科學領域裡的傑出貢獻,特別是他們在防止非典病毒及艾滋病在中國的大面積惡性蔓延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大會方面會為兩位得獎人安排到美國的酒店住宿及交通往來。

記者問是甚麼原因?蔣彥永回答:對不起,軍隊規定不能答覆這些。

蔣彥永是在八月一日,建軍節當天電傳回覆,信中行文坦率,表示考慮到本身從事醫學工作,而這個人權獎完全是從政治出發,不是一種科學的獎,鑒於上述原因,決定不接受獎項。

記者問:有壓力嗎?是你自己……

蔣彥永:這個我不回答你,好不好。

記者:是你自己不想去?還是其它?

蔣彥永:對不起,這個事,你問主席,我已經回了信。

而在電話中,蔣彥永並沒有重申如其電傳所言,人權獎完全是從政治出發,不是一種科學的獎。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則認為,蔣彥永有兒有女,軍中對其家屬的及子女的壓力很大。孫文廣說:“我覺得蔣醫生現在的心情是這樣,他是軍隊裡面,退休下來,軍階也比較高一些,在過去,他先後對SARS的事情作出揭露,也震驚世界了,後來對六四的事情也表態,說這是錯誤的。作為這樣大的事情,軍內的一個幹部,他能夠講這些話是很不簡單。”

孫文廣說,像他們這些老年人,家屬的壓力很大。而蔣彥永本人也未願意完全脫離現有體制,不願意為自己帶來麻煩。有的人即使給他一個獎,他也不願去領。現在中國的情況跟當年蘇聯有些類似,可能有些方面是搞得更細緻,更精緻的極權統治。”

在海外,紐約科學院人權委員會成員劉剛,魏京生,王丹講發出呼籲,並致胡錦濤主席的公開信,請他制止1958年的日瓦戈醫生事件在中國重演。

1958年10月25日,瑞典皇家科學院將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前蘇聯作家帕斯德納克,以表彰他創作的著名長篇小說《日瓦戈醫生》。帕斯德納克回信表示,“無限的感激,振奮,自豪,震驚和慚愧。考慮到這一次諾貝爾文學獎因授予我而給國家造成影響和困境,我必須拒絕它。請務必諒解我發自內心的拒絕。”1958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就在獲獎人的缺席下無法舉行。(何山報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