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彦永拒绝纽约科学院的科学家人权奖


2007.08.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获得纽约科学院2007年度科学家人权奖的非典英雄中国军医蒋彦永对本台证实﹐他将不会到纽约出席下个月的颁奖礼。他已经在八月回信大会的主席﹐信中指“人权奖完全是从政治出发,不是一种科学的奖”﹐鉴于上述原因不接受该奖。对于记者问是否受到压力?蒋彦永如过往一样﹐对本台简单回应:军中人不方便多说。

本台记者在周三晚再度与在北京军中大院的退休军医,非典英雄蒋彦永通上电话。一个月前,纽约科学院将2007年度的科学家人权奖授予他及河南退休妇科医生高耀洁,记者询问他会否到美国领奖﹐蒋彦永简单回应:“不过去,我给主席已经回了信。”

该奖项是表彰以上两位中国的医生在医学科学领域里的杰出贡献,特别是他们在防止非典病毒及艾滋病在中国的大面积恶性蔓延所做出的不懈努力。大会方面会为两位得奖人安排到美国的酒店住宿及交通往来。

记者问是甚么原因?蒋彦永回答:对不起,军队规定不能答覆这些。

蒋彦永是在八月一日,建军节当天电传回覆,信中行文坦率,表示考虑到本身从事医学工作,而这个人权奖完全是从政治出发,不是一种科学的奖,鉴于上述原因,决定不接受奖项。

记者问:有压力吗?是你自己……

蒋彦永:这个我不回答你,好不好。

记者:是你自己不想去?还是其它?

蒋彦永:对不起,这个事,你问主席,我已经回了信。

而在电话中,蒋彦永并没有重申如其电传所言,人权奖完全是从政治出发,不是一种科学的奖。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则认为,蒋彦永有儿有女,军中对其家属的及子女的压力很大。孙文广说:“我觉得蒋医生现在的心情是这样,他是军队里面,退休下来,军阶也比较高一些,在过去,他先后对SARS的事情作出揭露,也震惊世界了,后来对六四的事情也表态,说这是错误的。作为这样大的事情,军内的一个干部,他能够讲这些话是很不简单。”

孙文广说,像他们这些老年人,家属的压力很大。而蒋彦永本人也未愿意完全脱离现有体制,不愿意为自己带来麻烦。有的人即使给他一个奖,他也不愿去领。现在中国的情况跟当年苏联有些类似,可能有些方面是搞得更细致,更精致的极权统治。”

在海外,纽约科学院人权委员会成员刘刚,魏京生,王丹讲发出呼吁,并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请他制止1958年的日瓦戈医生事件在中国重演。

1958年10月25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前苏联作家帕斯德纳克,以表彰他创作的著名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帕斯德纳克回信表示,“无限的感激,振奋,自豪,震惊和惭愧。考虑到这一次诺贝尔文学奖因授予我而给国家造成影响和困境,我必须拒绝它。请务必谅解我发自内心的拒绝。”195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就在获奖人的缺席下无法举行。(何山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