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矽肺病工人在香港向廠主討公道(1)--李建軍


2005.02.09

在本月二日下午,一批香港年青人,陪同三名來自中國廣東的的民工,前往香港力奇集團總部示威。這批年青人,是勞工團體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和職工盟的代表。

三名廣東民工,並沒有準備回鄉過年。相反,千里迢迢來香港示威,目的是要向他們的前僱主討回公道。

這些工人,都是因為工作環境保護措施不足,染上了俗稱矽肺病的肺積塵病。矽肺病是由於工人的工作環境充斥極微細的矽熊粒,又缺乏有效過濾和保護裝置,長年累月吸進肺部,令肺部變成纖維化的疾病。從事珠寶行業,特別是負責寶石打磨工作的,工作間也是充斥著微細的矽粒,很容易患上肺積塵病。

肺積塵病目前仍然是一種無藥可治的職業病,潛伏期可長達五至十年。肺積塵患者很容易併發肺結核。更為嚴重的,是患者會因為併發肺原性心臟病,導致心臟衰竭而死。

這次來香港資方抗議的內地工人,都患上了第二期矽肺,肺功能很差。所以他們不能像陪他們來的香港示威者,長期站立在力奇集團總部示威。每站一段時間,就需要坐下來休息,在接受記者訪問時,時會氣喘。

寶石切粒工人馮興中,現年三十二歲,來自四川省蓬安縣。由於四川省比較窮,他來到廣東省打工。一九九三年他加入力奇集團在中國其中一間子公司,位於廣東惠東縣的高雅首飾製品廠,負責寶石的切粒工作。

馮興中在高雅首飾製品廠做工時,起初工資每月袛有三百元人民幣,廠方並無向他提供防塵口罩保護,幾十個工人在一個車間只有一把抽氣扇通風,廠方也沒有向工人提供任何職業安全上的教育指引,只是叫他們拼命工作。馮興中負責的工序,是切割寶石,粉塵很大。他說﹕因為我們負責是坯配,粉塵就很大。因為我們的車間,粉塵來自車工。他們的防塵措施不好,粉塵大得很像煙霧一樣,排風系統也沒有,口罩也沒有,我們很慘。

廠方在二零零二年指馮興中有肺結核,要求他回鄉休養。由於他當時並無職業安全知識,以為袛是得了肺結核,於是按廠方指示回鄉休養。但久病不癒,經成都的醫生重新檢查,才發現他的肺積塵病已到了第二期。

馮興中說﹕在二零零零年,他們說我有結核病,他叫我回家休養,我回家休養了一年多,吃藥吃了一年多,最後我一點好轉都沒有。四川當地的醫生就問我是怎麼一回事,因為結核也不是難治的病。他問我做什麼工作,我就說做寶石。他問我是不是有很多粉塵,我說是。他叫我去省裡診治,因為治職業病,省的醫院才有權威。我就到四川省的職業病醫院去檢查,他們說我已經到了殘廢二期。他們騙我,好了就來上班,所以我檢查出是職業病後,就過來找他們。我老婆當時還在工廠裡面工作。

當馮興中被確診為肺積塵二期時,他回到廣東省惠東要求工廠賠償,才發現他原來任職的工廠已經搬了。工廠搬到海豐,改名高藝公司,另行做商業登記。但高藝公司拒絕作出賠償,他的妻子還因此被高藝公司辭退。

他後來入稟法院,通過法院亦無法為他爭取賠償,還被罰繳付一萬多人民幣的訴訟費。而當地政府,亦沒有向工人作出賠償。在香港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協助下,他來到香港,向大老闆爭取賠償。

現在,他為了繳付醫療費用,已欠下六萬多人民幣的累積債務。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決問題。

馮興中指出,剛加入力奇屬下的工廠時,工廠由簡陋的農舍改建而成,相當簡陋,只有四十多工人。到了一九九五年發展到五百多工人的規模,現在,據他估計有,玉少有七百多名工人了。(他說﹕他們做是農村那種房,很簡陋,我剛進工廠時,員工只有四十多人,到了九五年發展到五百多人,現在工廠有七百多個工人。)

他表示,現在一般內地的珠寶加工廠的通風有所改善;但總體而言,仍然難以接受。

香港力奇珠寶的發言人何先生,回應本台廣東話組記者查詢時,否認馮興中的指控。他反指這次來香港的內地工人,袛不過想要更多的賠償。

他又表示,力奇珠寶已妥善處理其他患上肺積塵病廠內地工人的賠償,同時又出示一封聲稱是由其他患上職業病的力奇珠寶工人親筆簽名的感謝信。但當本台記者問他實際的賠償金額時,他又表示他並非談判代表,不了解詳情。

而當本台記者問到香港力奇珠寶,如何落實防治職業病的要求時;他只表示,力奇珠寶會與中國政府合作。他又認為,如果他們不符合中國政府的勞保要求,中國政府根本不會容許他們的工廠在當地繼續運作。但他並沒有向本台記者介紹他們所做的具體措施。(他說﹕我們工廠在中國當地的代表,經常與當地的政府,經常聯合合作。基本上,是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一些合符工人利益的事。)

而這幾位內地工人,千里迢迢來到香港,最後只能爭取到力奇珠寶的代表,在農曆新年後在惠州與他們繼續談判賠償的承諾。而肺積塵病的賠償問題,仍然困擾著這些才三十出頭的年青人。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