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湖南民工的敘說﹕餐風宿露回鄉難


2008.02.01

民工回家難

列車班次在暴風雪下嚴重受阻,到近一兩日才逐步恢復。能夠登上列車回鄉的人中,不少都等了至少三、四天。在嚴寒天氣下,餐風宿露,為何他們這麼辛苦,仍然堅持回鄉呢?(李榮添報道)

記者李榮添在廣州遇到一位等了四日三夜的民工蔣女士。她說﹔真的是感覺很辛苦呀,一年到頭在打工,到回家還要那麼辛苦。我一年到頭在外面打工,都沒有這幾天這麼累過,這幾天是又累、又餓、又凍!

蔣女士是湖南人,她與同鄉一同購了二十八日的車票,為了盡快返回岳陽的家,她們已經特地提早一日到火車站,不料人太多,根本不能進入車站廣場,唯有在街頭露宿,誰料一等,便四天三夜。她說﹕這幾天一直在等,一下雨,下雨的時候身上也淋濕了,鞋子也是濕的。晚上沒有睡,就是在等車的地方等,但是我們怕延誤、擔誤上車的時間,趕不上車。

除了沒有好好休息,連一日三餐都吃不飽。蔣女士說,連日來,為了省錢,沒有吃過熱的東西,只是靠自備的乾糧。到了第三天,經過近十多小時通宵排隊守候,終於能進入車站廣場,離家鄉的路,又近了一點,不過這個時候,她不單止與同鄉失散,連自己亦因體力透支,在廣場內暈倒。她說﹕我也急著趕回家嘛!我不管有多擠﹐每一天都下雨,但是我還是堅持在……我必須要回去的!我就是說我一定要回去的!

在火車站內,很多人像她一樣,希望能趕上火車回鄉過年,但對於作為家庭唯一經濟支柱的蔣女士而言,過年更是特別重要,所以無論怎樣辛苦,她都一定要返回岳陽,跟家人團聚。她說﹕本來像我們的經濟條件就不行,我剛才跟你說,我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媽是雙目失明,還有兩個小孩,只靠我一個人。過年嘛,我們那裡是這樣的嘛,一家人團聚,是不是?我就是說,再累再怎麼樣,都要回去,反正我七十多歲雙目失明的老媽,也不知道能在這個世上多過幾年,能跟她一齊過一個年就過一個年,就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少,你說我能不回家過年嗎!

自從丈夫在鄉下下崗之後,蔣女士在朋友介紹下,到了廣州的服裝工廠打工,每個月賺到千多元,一幹便幹了六七年。她說,很珍惜每年一次跟孩子見面的機會,一想起今年幾乎不能回家,她又再傷心起來。她說﹕去年回家根本就不會這麼擁擠的,我也沒有感覺到難呀,好順利的就能上車去,但是今年我真的想不到……沒辦法,只能認命了!

蔣女士經過四日三夜的等待,在星期五凌晨,終於能登上回岳陽的列車,她說,行李遺失了一大半,買給兒子的玩具也破爛了,而自己亦都病了,但都不要緊,想起很快能夠跟家人見面,一切都是值得。(李榮添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