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湖南民工的叙说﹕餐风宿露回乡难


2008.02.01

民工回家难

列车班次在暴风雪下严重受阻,到近一两日才逐步恢复。能够登上列车回乡的人中,不少都等了至少三、四天。在严寒天气下,餐风宿露,为何他们这么辛苦,仍然坚持回乡呢?(李荣添报道)

记者李荣添在广州遇到一位等了四日三夜的民工蒋女士。她说﹔真的是感觉很辛苦呀,一年到头在打工,到回家还要那么辛苦。我一年到头在外面打工,都没有这几天这么累过,这几天是又累、又饿、又冻!

蒋女士是湖南人,她与同乡一同购了二十八日的车票,为了尽快返回岳阳的家,她们已经特地提早一日到火车站,不料人太多,根本不能进入车站广场,唯有在街头露宿,谁料一等,便四天三夜。她说﹕这几天一直在等,一下雨,下雨的时候身上也淋湿了,鞋子也是湿的。晚上没有睡,就是在等车的地方等,但是我们怕延误、担误上车的时间,赶不上车。

除了没有好好休息,连一日三餐都吃不饱。蒋女士说,连日来,为了省钱,没有吃过热的东西,只是靠自备的乾粮。到了第三天,经过近十多小时通宵排队守候,终于能进入车站广场,离家乡的路,又近了一点,不过这个时候,她不单止与同乡失散,连自己亦因体力透支,在广场内晕倒。她说﹕我也急著赶回家嘛!我不管有多挤﹐每一天都下雨,但是我还是坚持在……我必须要回去的!我就是说我一定要回去的!

在火车站内,很多人像她一样,希望能赶上火车回乡过年,但对于作为家庭唯一经济支柱的蒋女士而言,过年更是特别重要,所以无论怎样辛苦,她都一定要返回岳阳,跟家人团聚。她说﹕本来像我们的经济条件就不行,我刚才跟你说,我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妈是双目失明,还有两个小孩,只靠我一个人。过年嘛,我们那里是这样的嘛,一家人团聚,是不是?我就是说,再累再怎么样,都要回去,反正我七十多岁双目失明的老妈,也不知道能在这个世上多过几年,能跟她一齐过一个年就过一个年,就真的是上有老、下有少,你说我能不回家过年吗!

自从丈夫在乡下下岗之后,蒋女士在朋友介绍下,到了广州的服装工厂打工,每个月赚到千多元,一干便干了六七年。她说,很珍惜每年一次跟孩子见面的机会,一想起今年几乎不能回家,她又再伤心起来。她说﹕去年回家根本就不会这么拥挤的,我也没有感觉到难呀,好顺利的就能上车去,但是今年我真的想不到……没办法,只能认命了!

蒋女士经过四日三夜的等待,在星期五凌晨,终于能登上回岳阳的列车,她说,行李遗失了一大半,买给儿子的玩具也破烂了,而自己亦都病了,但都不要紧,想起很快能够跟家人见面,一切都是值得。(李荣添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