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隨州徵地費被層層克扣村民未獲分文


2006.10.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湖北省隨州市四十多個村的村民,六年前被徵用土地共4500多畝,但徵地補償費被層層克扣,受影響的村民至今未獲分文的賠償,生活陷入困境。他們曾多次上訪,但問題一直未得到解決。

2000年,中央政府在隨州市投資13億,修建一條寧西鐵路與漢丹鐵路結軌的聯絡線,從河南省信陽市結軌至隨州市厲山鎮火車站,全長70多公里,貫穿隨州市六個鄉鎮四十多個村,共徵用土地4500多畝。其中厲山鎮王家崗村因這次修鐵路,被徵用了近150畝地,按照國家土地補償每畝1.1萬元的標準,受影響的村民應獲補償160萬元,但賠償卻一直未到位。

後來村民發現,補償款下撥到隨州市後,市政府只按每畝9100元撥到厲山鎮,平均每畝克扣1900元。厲山鎮將款項下發各村時,又從中提取了兩成幾。而這筆錢到村委時就只剩70多萬元,但村幹部又以什麼還欠款、交餐費等名義,把錢花光,受影響的村民至今未獲一分錢的賠償。他們從2003年起,多次上訪,又寫信與國家領導人,但他們反映的問題至今仍未得到解決。

該村的一名村民代表周三對本台粵語組表示,他們於今年5月中發起的一次簽名行動中,得到過百名村民的支持,連同一份有關的舉報材料分別發與湖北省委及隨州市委等,但至今未有任何回音。他說,被徵地的村民現時生活陷入困境。

該村民代表又說,他們的維權抗爭行動受到當局的監視,經常游說他們不要再就事件上訪或申訴。他呼籲外界關注他們的苦況。

隨州市政府拒絕回應,而厲山鎮政府一名工作人員就否認有克扣村民的徵地補償,但當記者追問時,他隨即收線。

一直關注事件的《民生觀察》負責人劉飛躍表示,克扣農民的徵地賠償的事例不但在隨州市,在中國其他省市亦很普遍,他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官員的權力不受制約,缺乏監察。他又說,在一黨專政的制度未改變前,這種現象實在難以遏止,只會越來越嚴重。(姬勵思報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