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借柜员机故障取巨款被判无期引起争论


2008.01.07

广州一名民工利用银行自动柜员机故障,恶意取款17.5万元而被判无期徒刑的案件,在中国法律界引起很大回响。预料被告人许霆的上诉会在月内有结果。8名律师及学者,去信全国人大常委会及最高人民法院,指案件暴露了《刑法》的漏洞,建议尽快作出修改。(罗佩琼报道)

8名律师和学者,包括来自北京的律师李方平、张立辉、林小建、黎雄兵,广东律师朱茶林、上海律师瞿坚、福建法学学者王利平、北京法学学者王建勋,星期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提交《关于刑法及其法律适用若干问题极待修改的公民建议书》,建议人大常委会和最高人民法院能够在未来的修法和进行司法解释时作出新的司法安排。

一位参加联署的北京律师李方平表示,许霆案的判决带来争议,亦暴露了《刑法》中存在的漏洞,因此他们提出建议,希望有关刑法条款及司法解释可以尽快作出修改,以堵塞漏洞。

李方平说,许霆案主要援引的法律依据是《刑法》第264条,订明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但法律并无清楚界订金融机构的定义;而在量刑方面亦差距太大。他说:譬如说,你十万元视为特别巨大的话,假如说盗窃9,999元,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但只要你增加一块钱,变成十万块钱的话,就应该判无期;就是说一块钱,但相距千里,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

李方平还说,《刑法》对上一次修改已经是十年前了,这期间社会的经济变化亦相当大,十年前盗窃十万元的社会为害性要比现在大得多,所以量刑标准也应该切合时宜,如果不作修改的话,相对十年前,会对现在被判刑的人不公平。

不过,许霆的辩护律师吴义春表示,即使全国人大对《刑法》作出修改,对许霆案来说,也已经太迟,帮不上忙,因为他收到消息,法院会就案件的上诉在月内作出判决。他说:(刑期)会改,但改到甚么程度我们没底。他有几个方案,但我们是争取最好的啦。有几个方案,包括我跟主要人员、各方也有一个方案,就是无罪,但是最大的可能是变有期,仍然判刑,现在两个方案,我估计过情况,最大的机会还是判。

许霆的父亲许彩亮,曾为儿子的案件多次到广州,现已返回老家山西临汾。他表示,不敢猜想上诉的结果会怎样判决,但案件在社会掀起这么大的讨论,希望可以带来好的影响。他说:我希望,我的孩子判有期,有个刑期的话,一切事情都好办一些。我好多事情,要看是怎样判决,要是维持原判的话,那我们家就是牺牲品啦,在中国来说,也不是没有可能,也有可能把我当作牺牲品吧。

许霆案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后,在广州律师圈引起很大反响,许多律师甚至对这案件所援引的法律依据产生分歧。较早前,广州律师何富杰,亦曾去信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希望法工委能够对类似许霆这样利用自动柜员机故障而恶意取款的行为,做出专门的司法解释,因为“这种行为是否构成盗窃、该如何量刑,不论在实践中还是在学界都存在严重分歧”。

2006年4月21日晚,在广州打工的山西籍青年许霆,到广州市黄埔大道商业银行的自动柜员机提取款项。他的账面馀额仅有170多元,也只想提款100元。但他惊奇地发现,提款机吐出1000元,账面仅扣除1元。许霆利用银行系统的这个错误,分171次提走17.5万元,并叫来朋友郭安山提款1.8万元,二人各携所提款项潜逃。事后,郭安山投案自首,并全额退还所提款项,被判刑一年。许霆逃亡一年后被警方抓获,12月中以盗窃金融机构罪被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罗佩琼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