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下令封鎖法國人權獎和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


2007.12.03

本台獲得消息, 中宣部對大陸媒體發出通知,對兩項國際獎項的採訪和報道,作出嚴格規定及限制。有評論員指出﹐中宣部干擾新聞自由是一貫技倆。

大陸傳媒的消息人士透露,他們最近收到中共中央宣傳部的通知,對採訪兩項國際獎項的新聞,作出限制及規定。其中一項是,法國人權諮詢委員會計劃在日內,宣佈授予三名中國律師年度法國人權獎,但“各媒體對此事一律不作報道”。

此外,中宣部的通知,亦對採訪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作出限制。通告指出:關於挪威駐華使館邀請中國媒體赴挪威採訪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一事,請各單位向相關記者講清道理,不要應邀赴挪威採訪;在報道隨時注意把握政策和分寸,避免抬高該獎項。

事實上,陪同法國總統\x{856f}科齊訪華的法國司法部長達蒂﹐上週一早上透露了中國律師獲授法國人權獎的消息。她當日會見了中國維權律師莫少平和李勁松,並通知他們得獎的消息。不過,幾天以來,大陸媒體不但未有報道兩名律師得獎消息,連兩位律師獲法國司法部長接見的新聞亦隻字未提。

對於中宣部封鎖自己得獎的消息,莫少平表示不感到奇怪,因為大陸媒體過往就很少報道有關他代理的人權案件,所以這次獲法國頒授人權獎,他亦從來沒有希望大陸媒體會作報道。他說﹕我代理了所有比較敏感,涉及人權的政治案件,沒有一件是在中國媒體報道過的。所以你說中宣部有指令,不讓中國媒體報道這件事情,我也不覺甚麼奇怪的。這是常態,所以不讓報道,不覺得奇怪。只要是敏感的,國外社會關注的,國內媒體從來都不報道。

曾經公開批評中宣部的前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亦認為,這次的新聞封鎖並非新鮮做法。他說﹕那當然了,不可能報,不可能報。因為她(法國司法部長達蒂)見的人,是政黨不喜歡的人嘛,就那樣簡單的事情嘛。他(中宣部)歷來都是這樣,沒有甚麼新鮮。他有甚麼新鮮的?不新鮮。

法國駐中國大使館新聞部一名法國官員表示,他亦留意到,司法部長達蒂星期一在北京會見了兩名中國律師的新聞,未獲任何大陸媒體報道。他指出,過往大部分法國人權獎的得主,其所屬國家的媒體,都會大肆報道國民得獎的消息;對國民獲人權獎不作報道,就似乎是中國的特有做法。他對中國媒體不作報道感到可惜。他說﹕這是好像中國大陸政府的做法,但是其他地方都沒有的。像法國一定會出現一些報道甚麼的。當然,我就一直查看新聞,現在大陸沒有任何一個這樣的報道。

記者:有一點可惜,是吧?

官員:對,當然啦。

不過,另一名得獎的律師李勁松認為﹐中宣部封鎖他得獎消息的機會不大。事實上他在星期一獲通知當天,法國司法部長達蒂就表示尚未正式公布,加上當日會面屬私人性質,席間未有記者,事後亦只有少量海外媒體報道,所以大陸媒體沒有報道亦不足為奇。即使最後都沒有報道,他亦不覺遺憾。他說﹕沒有甚麼遺憾。本來這個獎就是一個單獨的消息。不是說一定要其他公開的、相應的宣傳。

李勁松又表示,感謝法國政府及人民,對中國人權法治的注意和關心。但對於自己得獎,他是感到有點慚愧。因為過往他都是集中關注老百姓的實際經濟利益,在對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方面,他認為有更多律師比他做得更多及更好,比他更有資格獲得這個獎。他又強調,不要將中國的人權問題推諉於中央政府,事實上很多維權事件是源於地方的貪官污吏,未有按照國家法律辦事才會出現。

本台致電中宣部新聞局,查詢有關採訪規定。值班官員要求記者提出書面採訪申請,記者依指示將採訪問題傳真至新聞局,但至截稿前仍未見回覆。

2007年諾貝爾和平獎將會授予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和聯合國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以表彰他們為改善全球環境氣候狀況所作的不懈努力。(羅佩瓊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