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县域经济报》记者因批评报社而被迫辞职


2007.06.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县域经济报》一名山西站记者早前接受传媒采访时,批评报社要求记者兼负广告营运责任,之后他遭受社长指责,最后该名记者感到受压而辞职。有大陆新闻工作者对本台承认,现时中国不少传媒要求记者承担业务责任,因维持广告收益而自我审查的情况很普遍。

批评报社要求记者找广告的的山西记者苗葳,因关上了手提电话,本台无法与他联络。不过,据知悉他辞职始末的朋友,《中国海洋报》前记者昝爱宗向本台讲,苗葳向他申诉,因为早前接受其他传媒访问时,批评报社不认真做好新闻报道,\x{5374}要求记者兼负营运任务,令他们感到受压。事后社长很生气,责怪他,并指他此举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苗葳认为自己是说真话,最后辞去记者职务。

昝爱宗指,最近几年确实出现了很多报社要求记者负上业务责任,若不完成,有些记者可能会失去工作又或不获发放工资。而广告商亦利用这个机会,近年间喜欢采用“软”广告,即是透过新闻报道方式来达至宣传效果,因为,“软”广告的认受性较被消费者接受,另外,直接宣传的广告收费亦较昂贵。

昝爱宗承认,广告收益会影响新闻界自我审查,但他认为,传媒因广告收益而自我审查,最后只会失去公信力,被公众唾弃。

本台就苗域辞职一事,致电《中国县域经济报》社长许宝健,图进一步了解,但报社一名女职员称,许宝健刚巧出差,故未能接受采访。不过,当记者欲再进一步询问有关苗葳的事情及报社的运作规则时,该名女职员便指自己不是记者而拒予回应。

资深传媒人《冰点》前主编李大同则指,记者要负担经济任务是近年间普遍的事情,但是,那些都是小型的报社而非具规模的媒体,因为具规模报社仍顾全颜脸,小型的报社则只顾生存罢了。他说,这类报纸根本不是报道新闻,报道内容乃以宣传为主调,它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不过,它们却“死也死不了”。

至于,报社不准记者或职工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李大同谓,一般而言是的,因为历来中国视海外媒体为敌对媒体。(刘云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