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禺大山村村委會扣押並勒索外地人

2006-09-0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廣州番禺大石鎮大山村村委會周二拘留了二百多名未有辦理暫住證的流動人口﹐強迫他們繳款辦理暫住證。這二百多人被拘留了九個多小時。維權人士郭飛雄指﹐有部分偏僻村落的村委會仍利用暫住證作為撈錢手段。

大山村村委會的治安隊員,周二晚逐戶搜尋未能出視暫住證的流動人口,一共將二百多人帶到村委會辦公室,要求每人交出五十元辦理暫住證,否則不予釋放。有人不滿村委會的做法,與村委主任和治安隊成員爭執,亦有人被治安隊員拳打腳踢,場面混亂。在爭執期間,有人乘亂報警以及通知新聞記者。

在記者和公安到場後,這二百多名被關押的外地人才陸續被釋放,在衝突期間,有幾名被關押人士受傷,要送院檢查。而至今,公安並無因這件事拘捕任何人。

本台粵語組記者,周五就這次事件,向大山村村委會治安隊查詢,治安隊發言人以不方便評論為理由,拒絕回應。而大山村村委主任就表示不知情。

一名在當地打工的外省人,接受本台訪問時指,外來人口每個月要繳交十六元的暫住費用。他指責當地政府經常亂收費,除了看不起外省民工外,更在他們身上打主意,感到很恐怖。他說﹕真的很恐怖,當地人對外來人口好像有一種看法,好像瞧不起外來人口,因此想從外來人口身上,挖一點油水。

維權人士郭飛雄指,村委會甚至公安局,在法律上根本無權去拘押無暫住證的公民。而在二零零三年廣州無證居民孫志剛被打死後,暫住證制度引起關注及廣泛討論,其後有不少省市願意廢除。但廣東省就仍然保留暫住證制度。

郭飛雄指廣東以方便管理為理由,保留暫住證制度,但暫住證制度已成為村委會維持財政收入的藉口。他說﹕如果要拘押兩百個人的話,基本上目標應該是為了撈錢和把人趕走,但是現在在大城市,在廣州深圳都很難會出現一次拘押幾百個人的情況,往往在偏僻的村莊才會出現這現象。

現時在廣東,無戶籍的流動人口,需要在當地的公安派出所,辦理暫住證,而暫住證的辦理費用各地不一。2003年,大學生孫志剛在廣州因無戶籍證而被公安打死後,不少地區簡化了戶籍證的申請手續。而暫住證一直被批評為剝奪公民基本權利,以及官員欺壓外來民工的工具。(李建軍報導)

您的評論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