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言要自焚的河北訪民毛繼東談冤案前後


2007.03.22

兩會期間聲言要到天安門自焚﹐以死為自己伸冤的河北省訪民毛繼東(原名王士吉)﹐被公安帶到石家莊的一間酒店﹐一個星期後獲釋。他表示﹐聲稱自焚是要引起各方關注。

現年60歲的王士吉,筆名毛繼東,週四晚對本台表示,已經獲得自由,多謝各界關心。“從監獄裡面出來4年半,只是伸訴,始終沒有理我,這一次我上兩會反映,他們就有動作了。”

1997年,毛繼東向中共15大秘書處郵寄信件,質疑鄧小平的黨性,並批評鄧小平理論是派別鬥爭;翌年,他自組一人論政團體;1999年,被石家莊中級法院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罪,有期徒刑三年。毛繼東說﹕“我是通過河北省代表團在北京的旅館,國務院第二招待所。我找到了代表團的住處,他們不收(申訴信),我就在附近的郵局,把它郵寄給兩會的河北省代表團住處。”

在郵寄冤情到全國人大、高院、高檢、中紀委的信中,毛繼東指如果冤情再得不到伸張,一個月內會再沒有回覆,他將進行絕食,直至在天安門廣場自焚抗議。他並說,此舉不是自投羅網。“實際上兩會期間是允許上訪的,因為從報上,已經接待了許多海外的記者。他既然歡迎海外的記者,那為甚麼本國的公民不能夠歡迎呢?”

毛繼東說,在監獄裡患上了腰椎管狹窄、壓迫脊椎神經的疾病,現在走路艱難,但又得不到低保。2002年獲釋後,他始終認定自己無罪,並稱自己是中共黨內冤假錯案的翻版,不斷以掛號信形式,向北京各部委申訴。但4年半來,沒有一個機關回覆。今年,他是第一次到北京,並請求最高人民法院重審改判他死刑,如果一個月內還沒有回覆的話。他說﹕“我就不活著了,我要召開中外記者發布會,公布我的案件材料;第二,要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投訴,披露中國司法機關錯捕、錯判、錯裁,和對申訴至之不理。”

毛繼東還聲言要以在天安門廣場自焚來取得注視,申訴信中的地址聯絡都是真名真姓。“第三,向全世界拍賣我的法律文書,起訴書,判決書和我的申請書等等。第四,是絕食抗議,直至到天安門廣場自焚。(笑)必需要引起他們注意,不然解決不了問題,他老不理你呀!四年半了,我多次申訴。”

毛繼東形容兩會期間是被當局請了去“一間酒店療養”,會議結束才獲得釋放。他說﹕“談不到關,就是請你去吃住,你不能夠跑,不能夠動,我還算是很文明很友好的。”而酒店在石家莊還算是中級的賓館,6天的吃住都不用給錢,國家埋單。“都是他們國家花的,(你自焚國家還請你住酒店?)就是派出所,公安局請我住那,休息,他們說休養休養,條件還不錯。裡面有浴室,兩個人一個房間,在當地是中上等啦。”

毛繼東在兩會後繼續發表文章,發起全國公民網上簽名﹐追討流失資產。(何山報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