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訪民在獄中病重保外就醫兩天後死亡


2007.07.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上海被強遷戶陳小明上月底在監獄病重,獲保外就醫,但兩天後死亡。家人指陳小明在監獄裡多次要求看病,都不獲批准。今年一月,上海訪民段惠民也在關押其間病重,獲釋兩天後死亡。

陳小明的妹妹向本台粵語組表示,上海提藍監獄是於上月中旬通知家人,陳小明病重,家人立即趕去監獄醫院,但獄方不准家人探望。幾經波折,家人聯絡了負責部門,獲安排探望陳小明,並隨即提出保外就醫,但監獄表示有手續要辦。直至上月二十九日獄方終於批准申請,釋放陳小明,當時陳小明已非常虛弱,並大量吐血,連話也說不出來。她說:“出來時坐在輪椅上也坐不住,想睡下來,甚麼話也說不出來,就想吐,想睡。肚皮很大,肝臟復水,人瘦得不成樣子,皮膚也嚴重脫水。馬上送醫院,醫生說他肝生腫瘤,已是晚期,早一個月送來還可以動手術,救一救。”

陳小明本月一日在上海中山醫院肝癌病逝,終年五十四歲。陳小明的妹妹說,陳小明早年在醫院做義工時感染了肝炎,之後一直很注意身體,定期服藥。陳小明於今年一月被判刑後,家人多次送藥到監獄,但對方拒絕接收,但又不安排陳小明治療。家人多次申請保外就醫,都得不到答覆。今年四月,家人首次獲准探望陳小明,當時陳小明已皮包骨,臉色非常難看。她說:“四月初去看他,他已病得很重,很痛,力氣都沒有。要求檢查身體,或保外就醫,家人寫了很多信,都沒有回音。我媽馬上送藥,因為肝病的藥不能停,他們不接收,又不給治療,就只是驗過血,結果也不通知他。”

陳小姐說,雖然家人不能確定陳小明在被關押其間有否被毆打和虐待,但肯定當局沒有給予陳小明適當治療。家人準備追究監獄的責任,要求對方交待陳小明的死和為事件負責。

上海訪民傅玉霞去年二月與陳小明等十多名訪民一起會見美國領事館人員,後來一起被捕。傅玉霞說,在被關押其間,陳小明多次遭毆打。她說:“去年二月我和陳小明一起被抓,關在盧灣區公安局,我在三月六日和三月二十六日兩次聽到陳小明叫救命,衣服全剝光了。”

她說,訪民們得悉陳小明的死都感到很難過。她形容陳小明熱心幫人,免費為訪民做法律代理人,又把訪民被欺壓的情況向外界發放。但上海政府卻視他為眼中釘,還把他的死當為教材,警告其他訪民不要上訪。她說:“政府部門的人對從北京抓回來的人說,你們不要上訪了,一月份打死了一個,最近又打死了一個,這樣恐嚇上訪的人。上訪的人被打從未停過。”

傅玉霞強調,訪民不會因此放棄爭取自己的合法權益。她促請海外社會多關注上海訪民的情況,避免再有訪民遭受不測。

本台曾致電上海市監獄管理局,對方表示不接受電話查詢。

陳小明原本在國有企業家化集團工作,他的住房於九四年被強行拆遷,之後不斷上訪,去年二月被捕,但家屬一直收不到通知,去年十二月開庭,家屬又不獲准旁聽。今年一月,法院以擾亂法庭秩序罪,判處陳小明入獄兩年。陳小明上訴,三月被駁回,四月家屬首次獲准探望陳小明,但五月轉到白茅嶺監獄後又再不准探望,直至上月轉到提藍穚監獄醫院治療,家屬收到病危的通知。

去年十月,上海訪民段惠民在北京上訪其間遭上海駐京辦人員毆打,其後一直被關押,至十二月底獲釋,兩天後病逝。(張麗明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