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访民在狱中病重保外就医两天后死亡


2007.07.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上海被强迁户陈小明上月底在监狱病重,获保外就医,但两天后死亡。家人指陈小明在监狱里多次要求看病,都不获批准。今年一月,上海访民段惠民也在关押其间病重,获释两天后死亡。

陈小明的妹妹向本台粤语组表示,上海提蓝监狱是于上月中旬通知家人,陈小明病重,家人立即赶去监狱医院,但狱方不准家人探望。几经波折,家人联络了负责部门,获安排探望陈小明,并随即提出保外就医,但监狱表示有手续要办。直至上月二十九日狱方终于批准申请,释放陈小明,当时陈小明已非常虚弱,并大量吐血,连话也说不出来。她说:“出来时坐在轮椅上也坐不住,想睡下来,甚么话也说不出来,就想吐,想睡。肚皮很大,肝脏复水,人瘦得不成样子,皮肤也严重脱水。马上送医院,医生说他肝生肿瘤,已是晚期,早一个月送来还可以动手术,救一救。”

陈小明本月一日在上海中山医院肝癌病逝,终年五十四岁。陈小明的妹妹说,陈小明早年在医院做义工时感染了肝炎,之后一直很注意身体,定期服药。陈小明于今年一月被判刑后,家人多次送药到监狱,但对方拒绝接收,但又不安排陈小明治疗。家人多次申请保外就医,都得不到答覆。今年四月,家人首次获准探望陈小明,当时陈小明已皮包骨,脸色非常难看。她说:“四月初去看他,他已病得很重,很痛,力气都没有。要求检查身体,或保外就医,家人写了很多信,都没有回音。我妈马上送药,因为肝病的药不能停,他们不接收,又不给治疗,就只是验过血,结果也不通知他。”

陈小姐说,虽然家人不能确定陈小明在被关押其间有否被殴打和虐待,但肯定当局没有给予陈小明适当治疗。家人准备追究监狱的责任,要求对方交待陈小明的死和为事件负责。

上海访民傅玉霞去年二月与陈小明等十多名访民一起会见美国领事馆人员,后来一起被捕。傅玉霞说,在被关押其间,陈小明多次遭殴打。她说:“去年二月我和陈小明一起被抓,关在卢湾区公安局,我在三月六日和三月二十六日两次听到陈小明叫救命,衣服全剥光了。”

她说,访民们得悉陈小明的死都感到很难过。她形容陈小明热心帮人,免费为访民做法律代理人,又把访民被欺压的情况向外界发放。但上海政府却视他为眼中钉,还把他的死当为教材,警告其他访民不要上访。她说:“政府部门的人对从北京抓回来的人说,你们不要上访了,一月份打死了一个,最近又打死了一个,这样恐吓上访的人。上访的人被打从未停过。”

傅玉霞强调,访民不会因此放弃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她促请海外社会多关注上海访民的情况,避免再有访民遭受不测。

本台曾致电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对方表示不接受电话查询。

陈小明原本在国有企业家化集团工作,他的住房于九四年被强行拆迁,之后不断上访,去年二月被捕,但家属一直收不到通知,去年十二月开庭,家属又不获准旁听。今年一月,法院以扰乱法庭秩序罪,判处陈小明入狱两年。陈小明上诉,三月被驳回,四月家属首次获准探望陈小明,但五月转到白茅岭监狱后又再不准探望,直至上月转到提蓝穚监狱医院治疗,家属收到病危的通知。

去年十月,上海访民段惠民在北京上访其间遭上海驻京办人员殴打,其后一直被关押,至十二月底获释,两天后病逝。(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