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退伍军人疑受辐射感染联合索偿


2007.12.26

在七十年代初,广东省有大批军人参与开采制造原子弹的铀核矿,后来怀疑感染核辐射而陆续发病,部分人已经病逝,但政府一直没有给予补偿,还拒绝负担医疗费。有患病的退伍军人指,整个部队的五万名军人中,估计有数以千计军人已经病逝。他们最近联合起来到北京上访,要求政府承担责任。(张丽明报道)

五十六岁的杨铁城一九七二年加入二零三师部队,在铀核矿工作,协助开采制造原子弹的原料。他在铀核矿工作了五年半,于七八年退役,两年后,他开始感到神经痛,经常没力,不久就走不动路。他说:神经开始慢慢发作,有几个月都不会走路,要用拐杖走路,经过长期锻练才慢慢恢复过来,现在还经常没有劲。

到了九十年代中,杨铁城又发现自己患有鼻咽癌,需要做化疗。一年后,他开始出现精神分裂,在医院住了几个月,后来因为负担不起医药费被迫出院。这十年来,他都要服药来控制病情。他说:肿瘤在耳朵背后,是鼻咽癌,经过化疗以后好了。后来又有精神分裂,在医院住院几个月,现在基本上康复,但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还要服药。

杨铁城说,医生拒绝证实他是因为接触了核辐射而患病,但在他认识的退役军人中,像他这样患有精神分裂的最少有十人,患有癌症的也有数位。还有一名军人先后两名胎儿都患有先天残疾。

在同一部队工作的刘振雄也说,医生拒绝确定他受到核辐射污染,但证实在他体内找到一种活碳物质,这种物质只有接触过核辐射的人才有。

杨铁城、刘振雄和省内各市县的退役军人代表,自去年八月先后到省内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又到过北京,但都没有结果。今年八月,他们再到北京,向解放军总部申诉,要求军方承担他们的医疗开支和养老保险,并给予合理补偿。

刘振雄说,他们要求军方向每名军人发放一次性的二十万元补偿,但当即被拒绝。他们于是要求军方承担他们的医疗和养老保险,但军方声称不能确定他们曾在铀核矿工作及曾接触有害核原料,因此不能发放补偿,只同意给予他们每月一百元的最低生活补助金。他说:回覆说,不能认定他们曾参加核武器工作,要由专家,有权威的人认定是否属于职业病。

刘振雄说,与他在同一团队工作的二百多名军人中,有三十多人未到四十岁已病逝,死亡率超过百分之十,估计在整个二零三师部队工作的五万名军人中,有数以千计的军人病逝。他说:“我们退役回来二、三十年,现在死了很多个。尤其是在化验室工作的,一班有十二人,除了两个调动工作以外,其馀十个都死了。三十年来,我们没有向国家拿过一分钱,现在向国家伸手,只希望拿到少少补助就心满意足了。”他说,还在世的退役军人现在大多年过五旬,估计将来都需要经常进出医院,因此希望军方能负担他们的医疗开支及养老保险。(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