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军警动用坦克和机关枪继续封锁东洲村


2005-12-09
Share

广东省汕尾市东洲镇在星期而发生流血事件之后,仍有大批军警封锁各主要通道,武警的坦克车及机关枪也仍然布置在村口。当局周五在村内贴出告示,通缉三名被指发动此次示威的村民代表。

汕尾东洲镇一名村民对本台粤语组表示,镇内主要通道仍然有大批军警把守,村民进出均要被检查证件。至今,尚有五十多名村民下落不明。周五早上从九时起,陆续有村民到军警把守的主要十字路口下跪,哀求军警他们撤离,不要再骚扰村民的生活,下跪村民一度超过一百人,但军警都没有回应。此外,地方政府在街道各处,张贴通缉告示,追捕三名被指为带领村民聚众生事的代表。

据这名村民所知,被通缉的三名村民目前仍然安全,但就不知他们的去向。他又说,他弟弟的小舅在周二晚的警民冲突中被枪杀,现时家人已把尸体领回,暂时不会把他埋葬或火化,希望留作证据。

有东洲镇的官员向香港传媒表示,事件是村民率先挑衅,以土制炸弹侵击警察。但东洲镇一村民对本台粤语组表示,是警察先向他们投掷摧泪弹,他们才把一些杂物点火投向军警反击。

此次的事件已引起广泛的关注,但中国的传媒未有报导此次事件,广东省政府新闻办的官员至今仍以不了解事件为理由,拒绝回应。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电话就一直没有人接听。

香港明报则报导,中共广东省委、省公安厅已开始调查事件,要求部分涉案官员交出旅游证件,以防有人潜逃。

东洲镇村民因为政府强征农民大片土地兴建大型发电厂,但没有作出合理赔偿,村民多番抗争无效。今年七月,汕尾市公安局将三名东洲上访农民拘捕,已引发多次冲警民冲突。本周二军警出动逾千名武装军警武力镇压示威的村民,造成死伤。

东洲村民搜集到几百颗警方开枪镇压的弹壳

目前东洲镇所有进出村的男丁都要查身份证及行李﹐外人不得进入﹐村内万人与外界隔绝联系。有受伤的村民仍在医院留医﹐但家属探望困难重重。有死者的家属对本台粤语部表示﹐村民搜集到几百颗警方开枪镇压的弹壳﹐他们希望中央及海外媒体为他们伸张正义。

在事件发生四天之后,东洲镇的村民刘先生终于有外界不同的声音接触,他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他说海外传媒来得太慢了。他说﹕“我今天等了一整天电话,要怎样说呢?”在冲突中,刘先生的一个弟弟中枪,仍在叶辉医院留医,而另一个兄弟星期二晚去营救弟弟后失踪,已经四天都没有音讯。他说﹕“我还有一个最小的弟弟,在叶辉医院,中了一枪,性命还没有保证。他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堂弟弟还失踪。”

刘先生说,村民已经收集了几百个子弹的弹壳,证明是武警开枪镇压的。“处境很复杂,我希望你亲自到这里,现在还有弹壳,子弹的弹壳,有几百个,就是六号晚的事。”刘先生说,单是他自己就收集了六七个弹壳,子弹当晚是从一个地方射向村民的。对于官方指责是村民先放汽油弹,刘先生激动地说,东州人民是有口难言﹐“总之我东洲人民是有口没话说,当官的说当官的话,现在希望大家和记者为东洲人民主持公道。”

刘先生已经是本台接触的第二个村民,表示年过半百了,没甚么好怕,愿意协助记者进村,说明真相。不过,现时东洲东南是大海,西北是山,进出的武警公安封锁,与外界隔绝。“我告诉你,我已经50多岁了,那些弹壳是六号射击百姓,七号晚有几个人上去,收拾弹壳,到八号晚死伤、尸体、弹壳全部洗清。”

刘先生说,星期五,村内的老人及妇女穿著白衫白裤向士兵下跪,村内的长老主动与官方接触,要求武警离开,但都无效。“无话可说了,那些坦克还在,如果是男丁,出入都要查。”而对于中国外交部表示,将“依法治国,”刘先生觉得还有一丝希望。

您的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