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州血案受害人家屬不滿當局的審判結果


2006-02-10
Share

河北省定州市繩油村數百名村民因不滿政府徵地興建電廠時賠償不足,長期在該用地上紮營抗爭,不料去年6月11日凌晨,約300人持械襲擊村民,造成6死48傷。引起海內外高度關注,其後原定州巿委書記和風等27人被當局拘捕。

河北省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本周四裁定案中二十七名被告策劃和殺害村民罪名成立,其中四人被判死刑,而被判無期徒刑的五個人,包括被指為幕後策劃該宗襲擊事件的原定州市委書記和風。

在事件中失去父親的一名繩油村村民向本台粵語組表示,村民都不滿判決結果。她說,當天是和風指示下屬鎮壓示威的,他是主謀,判刑應最重。她又說,法院僅通知死者家屬到法庭旁聽判決,但在整個審訊過程中都沒有傳召村民作證,她認為審訊不公正。

她說:“我們祇是聽審,根本沒有作證。老百姓希望殺人的主謀得到應有懲罰。雖然他判了幾個,但好像我們縣委書記也沒事。我感覺對社會沒有信心,好像高官把這些壓起來,記者採訪都不敢登。我們就是沒辦法。我們希望他按法律程序來走,我們又不是無理要求,我們祇是希望公正審判。”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村民說,事發至今當地政府一直不承認責任,表示事件僅涉及個別官員的違法行為,又強調該次徵地是合法的,並拒絕向村民賠償。她說,六名死者家屬和一百四十多名傷者已集體向法院提出民事訴訟,要求被告和涉及徵地的國華定州電廠合共賠償二千二百多萬元,但法院至今仍未就民事訴訟開庭。她質疑法院有意拖延民事訴訟進程。

她說﹕“政府根本沒認錯,政府說他們在這事件中沒有組織,我們村的徵地他定性是合法的。一審刑事判決之前應該有一個民事判決。我們希望民事早開庭,因為我們死了人的家庭已經沒有收入,而且傷的有的是重傷,以後就沒有生活來源。你說我們農村人怎麼辦?”

負責這次集體訴訟的村民代表牛偉龍向本台粵語組表示,他們已向法院申請凍結被告人資產。他曾向法院查詢為何至今仍未開庭,法院解釋說要等待有關調查結果。

牛偉龍又說,事發至今已八個月,目前仍有四十三名村民在鎮壓中受重傷在醫院治療。他們大部分都已失去工作能力,但傷者家屬至今祇獲發四千元人民幣生活補助金,根本不足以維持生活。雖然死者家屬得到二十三萬元人民幣,但政府強調,這並非賠償,而是政府代被告人墊支的,若村民在民事訴訟中勝訴,政府將向村民取回這筆資金。他說:“大部人已傷殘,恢復不了原來工作能力。病人所有藥費和生活費,政府說是墊付。這二十三萬也是政府墊付,民事賠償了,政府有權收回這二十三萬。”

牛偉龍說,村民已同意就一審刑事判決向法院上訴。他促請法院公正審理案件,以及儘快處理他們的民事訴訟,讓村民儘早取得賠償,解決生活困難。

您的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