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被公安从北京押送回广州

2006-0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权人士郭飞雄在周五下午五时左右,由广州公安陪同坐火车抵达广州。郭飞雄返回住所后接受本台粤语组访问,表示:他上周六独自坐火车离开广州,有大批公安跟纵,但他趁监视他的公安在火车上睡觉时,于长沙下车,然后转乘另一班火车前往北京。

他说﹕“四日晚上我坐火车,在中途我突然下车,在长沙换乘另外一辆火车,赶到北京。这样,就把随身跟著我的便衣警察甩掉了,因为那些人在睡觉,我把他们甩掉后就再和他们没有接触,若非如此,我就没有办法实现去新华门的目标。”

郭飞雄在周一抵达北京后,在周三早上,才发电邮通知传媒,他打算在下午前往新华门请愿。但他指,由于有人将他的行动过早曝光,结果令大批公安在场等待。

他说﹕“之后,我在北京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躲藏,等了两天才去新华门。在前天,我将我的和平请愿书,送到几十个国家的记者手中,中间有一个人将他在网上公布。我还没有能够成功将请愿书递交,就被警察带走了。”

郭飞雄表示:在府右街派出所期间,北京公安对他相当有礼貌,只是反覆追问他来北京的目的。他指北京公安的做法,是比较聪明。不过,北京公安不肯接受及转交他的和平请愿书,国务院也没派人来接收,他感到中央政府相当傲慢,并不当人民是一回事。

郭飞雄说﹕我跟警察说,你可以将人带走,但帮我将请愿信交给中央,警察一开始答应了。可是现在呢,这封信仍在我自己的手上。国务院的人员,亦由网上看到这件事,不过他们没有派人接收信件。我觉得我们的中央政府太傲慢,太不当我们的人民当成一回事。

广州市公安周四黄昏从府右街派出所将郭飞雄接走,即日由三名公安陪同,乘坐火车往广州,在三名公安陪同下,他曾问广州的公安,有何权力将他押回广州,广州公安一直未有回答,亦未有出示相关法律文件。他指这次广州市公安的做法,对公民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是非法的。

郭飞雄说﹕这是违背法律的,我一再要求派出所出示法律文书,没有,然后广州公安局那边,我又要求他们出示法律文书,还没有。在没有相应法律文书,证明他们有权力对我行动的情况下,对我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并且强制性的将我由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我觉得他们是违法的。

郭飞雄指,如果广州公安当局未来不会再施加暴力﹐不再跟踪他的家人,有关抗争行动将会告一段落。但如果广州的便衣人员仍然跟踪和骚扰他的家人,他仍会有所行动

郭飞雄说﹕看一看广州公安有没有改进,看看他们会不会打人,会不会对我的孩子拍照,如果还做我还是会有实质反应,如果他们有改进,我就和他们慢慢沟通。现在还在举行接力绝食,因为这次绝食不是为了我们这批维权人士,而是为同类事件伸冤,如果长期下去,我会参与的。

对于广东番禺太石村周三发生的斩人事件,郭飞雄认为,这件事显出,中央政府有必要注视,地方政府与黑社会合作的问题。他希望村民,能够依法处理这次斩人案,他认为番禺区政府和广州市政府,不一定认同村委会的所为。如果区政府和市政府再无进一步行动,他不排除会重返太石村。

他说﹕我们对这种黑社会的做法,我是非常愤怒。如果打人打得太凶,我还是去太石村去。现在我劝村民先报案才说,因为镇上的黑社会做法,不见得区和市政府同意,先走国内法律的道路,不成的话再去介入。而这种官黑一家,用暴力去统治太石村民的做法,是一个法治社会所不能容许。

原名杨茂东的郭飞雄,在太石村以至多宗维权事件上都积极参与。他在今年春节假期期间,曾经前往太石村探访村民,之后他和家人经常受不明身份男子滋扰,他在上周六更遭暴徒打伤后,之后他就独自前往北京,准备去新华门抗议。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