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籲修改律師法


2007.07.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審議律師法修訂草案,希望加強保障律師的權利。但維權律師則批評,新的律師法不但未能保障律師的權利,反而為司法機構打擊律師製造了新的藉口。

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上周開始審議《律師法修訂草案》。草案建議禁止政府機關監聽律師會見當事人的對話,又列明律師有權查\x{95b2}所有涉及指控的政府檔案。此外,律師在法庭上的發言不受法律追究,但是涉及危害國家安全、惡意誹謗和嚴重擾亂法庭秩序除外。

新疆維權律師張元欣認為,新的律師法未能完全保障律師的權利。他說:“中國憲法列明公民享有言論自由,這包括律師在進行辯護時,應不受法律約束。草案只容許律師不用承擔民事責任,但是卻可能被指控危害國家。律師法應以保障人權為主,草案卻沒有完全體現。”

張元欣指出,目前政府官員普遍不理解律師在社會的角色,認為律師是為犯罪份子服務,與政府對立,因此多翻阻攔律師的工作。然而,律師法修訂草案無助糾正這種錯誤觀點,反而增加了官員的權力。他說:“現在很多政府機關認為律師是和政府對立的,因此他們會對律師有很多限制,甚至打擊報復。草案容許司法行政部門有權向一些人發律師證,而不用通過考試,這給予政府機關很大的權力和貪污腐敗的機會。”

張元欣已撰寫另一份律師法修訂草案,現正收集簽名,希望可以得到過千人支持,要求人大常委會採納其修訂草案內容。

不過,曾任律師十多年的陝西法律界人士馬文林則認為,完善的法規也未必能保障律師的權利。馬文林因為協助農民向當地政府爭取扶貧款項被官員報復,以治安法把他判刑四年。他說,那些貪官污吏往往以莫須有的罪名把律師入罪。他說:“我辦案合法合理,任何機關也找不出任何毛病,於是那些腐敗份子捏造罪名,說我擾亂社會秩序。”

律師法修訂草案第四十六條規定,執業證未滿三年的律師不能代理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件,但公民代理人沒有該限制。馬文林說,他於二零零三年出獄後,曾考慮重新註冊為律師,但最終決定以公民代理人身份執業,是因為註冊後,反而要受到司法機關的約束。他說:“註冊反而受到律師法約束,現在我卻沒有顧慮,很自由。現行法律規定,公民也可以代理案件,跟律師幾乎一樣,所以沒有必要註冊。”

馬文林說,就算律師法修訂草案獲通過,他也不會註冊為律師。張元欣則希望,人大常委會採納他的建議,使律師法成為能保障律師的人權法。

本台曾致電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室,但電話沒有人接聽。(張麗明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