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吁修改律师法


2007.07.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审议律师法修订草案,希望加强保障律师的权利。但维权律师则批评,新的律师法不但未能保障律师的权利,反而为司法机构打击律师制造了新的藉口。

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上周开始审议《律师法修订草案》。草案建议禁止政府机关监听律师会见当事人的对话,又列明律师有权查\x{95b2}所有涉及指控的政府档案。此外,律师在法庭上的发言不受法律追究,但是涉及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和严重扰乱法庭秩序除外。

新疆维权律师张元欣认为,新的律师法未能完全保障律师的权利。他说:“中国宪法列明公民享有言论自由,这包括律师在进行辩护时,应不受法律约束。草案只容许律师不用承担民事责任,但是却可能被指控危害国家。律师法应以保障人权为主,草案却没有完全体现。”

张元欣指出,目前政府官员普遍不理解律师在社会的角色,认为律师是为犯罪份子服务,与政府对立,因此多翻阻拦律师的工作。然而,律师法修订草案无助纠正这种错误观点,反而增加了官员的权力。他说:“现在很多政府机关认为律师是和政府对立的,因此他们会对律师有很多限制,甚至打击报复。草案容许司法行政部门有权向一些人发律师证,而不用通过考试,这给予政府机关很大的权力和贪污腐败的机会。”

张元欣已撰写另一份律师法修订草案,现正收集签名,希望可以得到过千人支持,要求人大常委会采纳其修订草案内容。

不过,曾任律师十多年的陕西法律界人士马文林则认为,完善的法规也未必能保障律师的权利。马文林因为协助农民向当地政府争取扶贫款项被官员报复,以治安法把他判刑四年。他说,那些贪官污吏往往以莫须有的罪名把律师入罪。他说:“我办案合法合理,任何机关也找不出任何毛病,于是那些腐败份子捏造罪名,说我扰乱社会秩序。”

律师法修订草案第四十六条规定,执业证未满三年的律师不能代理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案件,但公民代理人没有该限制。马文林说,他于二零零三年出狱后,曾考虑重新注册为律师,但最终决定以公民代理人身份执业,是因为注册后,反而要受到司法机关的约束。他说:“注册反而受到律师法约束,现在我却没有顾虑,很自由。现行法律规定,公民也可以代理案件,跟律师几乎一样,所以没有必要注册。”

马文林说,就算律师法修订草案获通过,他也不会注册为律师。张元欣则希望,人大常委会采纳他的建议,使律师法成为能保障律师的人权法。

本台曾致电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但电话没有人接听。(张丽明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