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恩寵再次遭公安毆打


2008.02.18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周六起連遭上海公安三次暴打,因腿部被打傷現時要用拐杖撐扶行路。鄭恩寵指摘當局不斷對他報復打擊,甚至取消了他的醫療保障卡及公積金戶口,他曾絕食三十六小時抗議當局的野蠻行徑,目前他與妻子仍被當局限制人身自由。(馮日遙報道)

遭上海公安傳喚長達十二小時,周日晚上近十一時才獲釋的鄭恩寵,周一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周日接近中午時份被公安人員傳喚,初時由兩名警員負責審問及筆錄,警員要求鄭恩寵簽字承認瞞稅罪,他拒絕後,再有兩名相信是受聘於當局的打手進來,他們一邊破口大罵,一邊不停毆打他。

他說:那兩名警員裝著在審問我,一邊問我認不認罪,我寧頭不認罪,他們就左右各一耳光,又拉我的鼻子,左右耳朵,又大力踢我雙腳,再按壓我的頭,用力打我的前後腦,他們一邊就破口大罵,根本就是文化大革命那樣的。

鄭恩寵又說,被打的四小時內,警員不斷威脅要將他逮捕,鄭恩寵指當局指控他瞞稅罪名,但根本拿不出任何証據,他指一直被當局監視居住,日夜都有國保把守在他家門前,禁止他對外接觸,鄭恩寵指,周六、周日早上兩次準備出門,都被把守門外的多數國保與打手阻止及暴打,鄭恩寵指,由於他掌握很多訪民指控當局惡行的數據,故不斷遭受打擊報復,他指近日當局更將他的醫療保障卡及公積金戶口取消,還有三年就屆六十歲退休的鄭恩寵,指摘當局行為野蠻,更為日後退休生活感到擔憂。

鄭恩寵又說,他從周六中午起開始絕食三十六個小時,抗議警方的野蠻行徑,絕食行動直至周日晚上結束。另外,鄭恩寵說,打算向公安部及國家主席胡錦濤寫信,並求助於海外媒體和輿論的壓力,他指正研究從行政法,向法院起訴有關當局,並呼籲外界聲援他。

鄭恩寵的妻子蔣美麗表示,丈夫被毆打至腳部重傷,現時仍需拐杖撐扶行路,周一下午一時許,她打算前往姐姐家,為丈夫拿一些醫治腿傷的葯物被警察阻止,多部警車上前攔截她的計程車,引來大批途人圍觀,部份途人更看不過眼,出手協助,事件擾攘半個小時才告平息。

她說:我出門時已有一名便衣跟蹤著,上了計程車時,突然被多名警察用身體攔截汽車,不准司機開車,我與警察理論起來,多部警車到場攔車,周圍大批群眾亦抗議當局鼓譟起來,他們又拿不出拘捕証明,根本沒資格攔我,最後一名警察打了一個電話後,不久計程車就被放行。

本台致電上海閘北公安分局,查問鄭恩寵被毆打及非法關押一事,接線的人獲悉是記者查問,就立即掛斷電話。記者其後再致電,電話一直未能接通。

至於鄭恩寵的醫療保障卡及公積金戶口被取消,記者致電上海市社保局查問,工作人員指要受影響的人親身到來查問。她說:他本人身在何處,要他自己親身來查問,若如你所說,他被國保監視限制人身自由,那即相當於被當局關押,那他一切醫療保障,勞保及退休金當然都沒有了,要等他恢復自由才再說。

二零零三年十月,鄭恩寵被當局以為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成判刑三年。維權組織相信鄭恩寵被拘控,是因為他替上海靜安區東八塊的拆遷戶打官司,控告當時的上海首富周正毅和政府勾結,非法掠取土地有關.鄭恩寵零六年獲釋後,一直被嚴密監視。去年底,鄭恩寵再協助東八塊拆遷戶代表、香港居民沈婷發佈新書,揭露上海官員和周正毅的貪污內幕,被公安和國保人員多次帶走問話。(馮日遙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