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獲釋後受到嚴密監控


2006.12.25

被控“煽動國家政權罪”,上周五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獲准緩刑的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目前正受到嚴密監控,外界難以跟他聯繫。當局同時亦加強阻止關注人士與高智晟接觸。律師指法院的判決,等於限制高智晟的自由六年。

關注高智晟情況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說,高智晟已於上周五晚返回住所,但他正受到嚴密監控,與外界完全隔絕。而胡佳和其他關注高智晟的北京維權人士所受到的監控,也更趨嚴密。他說:“從星期三開始就全面加強了。加派了人手,封閉得更嚴,那怕去醫院也有所阻撓,還加多一倍人手跟著去。像劉安軍,還有一些訪民,都被軟禁或警告。高智晟律師就控制得更嚴,完全封鎖,任何人也見不到他,不僅是境外,我打電話給他也不可能。”

胡佳形容,高智晟目前的情況有如坐牢。他估計,在當局未確定可以完全控制高智晟一家人的行動前,都不會放鬆對維權人士的監控。他說:“跟坐牢沒甚麼差別,除了可以跟家人在一起,不讓他知道外面的情況,也不讓外面知道他的情況。恐怕他們得把高律師的案件安排出一個他們認為比較保險的措施才行,例如把他們一家弄出北京,反正就是他們認為可以完全控制才行。”

北京律師莫少平說,法院判處高智晟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等於在未來六年,高智晟的行動都要受限制。他說:“那一年剝奪政治權利是在那五年緩刑期滿後再加上一年,在這六年內,他很多權利都受限制,例如他不能隨便離開住所,若要離開,需得到當地公安機關的同意,不能隨便接受採訪,沒有選舉權、遊行示威權等,甚至他接待甚麼客人,都要向公安機關報告。”

莫少平是由高智晟妻子和兄長授權,作為高智晟的辯護律師的,但法院一直堅稱高智晟拒絕聘請律師,不批准莫少平與高智晟見面。莫少平說,自上周五至今,他與高智晟都沒有接觸。他不清楚高智晟會否上訴。但若當局阻撓高智晟與他聯繫,就屬違法。他說:“他完全有權利跟我聯繫,相反不讓他聯繫,就是違法。因為他現在已在外面,若他不跟法院說委託我為律師,我是沒有基礎介入的。”

多個國際組織均歡迎高智晟獲釋,但同時批評判決不公正。總部設在英國的國際特赦組織認為北京法院對高智晟的審訊極不公正,要求中國當局停止迫害高智晟一家人。總部設在美國的中國人權也表示,由關押、逮捕直至審判高智晟,整個司法過程均充滿政治傾向,充分顯示出中國司法不獨立、不透明和不公正。

據中國官方新華社報道,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高智晟自去年十二月至今年五月間,發表了九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文章,並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等境外媒體訪問時,多次發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言論。法官鄭衛陽說,高智晟在羈押期間,主動報告其他人的罪行,並提供了偵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線索。雖然高智晟不願意聘請律師,但為了保障高智晟的權利,法院仍委派兩名律師代表高智晟。

新華社的報道又說,高智晟在宣判後接受記者訪問,解釋他拒絕聘請律師,是因為他本身也是一名律師,有刑事辯護經驗。高智晟還表示,從他被捕、訴訟和審判整個過程都是公正的,對此他感到欣慰,他會以感恩和贖罪的心重投社會。(張麗明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