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惠祺出院後繼續被當局嚴密監視


2007.10.17

被警察毆打受傷的維權人士華惠祺,周二晚由北京天壇醫院返回崇文區租住地後,繼續受到當局的嚴密監視,除妻子外一律不准與任何人士見面。周三,又因上廁所問題,華惠祺又一次被毆打。家屬呼籲外界關注事件,協助華惠祺脫離當局的監管。

華惠祺的妻子魏菊梅表示,丈夫出院後身體仍然十分虛弱,整日要臥床休息,不能接受訪問。魏菊梅說,周二晚華惠祺返回崇文區的租住地後,當局派出六、七名的人員對丈夫進行嚴密的監視。周三,因不准華惠祺到屋外的廁所如廁,把華惠祺毆打了一頓,還命令他說,進食與上廁所都要在屋內進行。

魏菊梅說﹕他這一陣子還是覺得不舒服,主要是太難受。警察就在我們住的房子的外頭,差不多六、七個吧,穿制服的跟便衣。今天早上華惠祺要上廁所,警察就不讓出來,還打了華惠祺。

魏菊梅說,自丈夫被警察打傷送院後,當局派出數十名人員在醫院內外監視,對進出醫院的人士進行問話,甚至強行搜查。有人員喬裝成醫生,進出華惠祺的病房。由於華惠祺在住院期間得不到任何藥物治療,家人商議後決定在周二下午出院。但院方以華惠祺還未付清住院費為由,拒絕他們辦理出院手續。經過多番的交涉,最後得到一名警局的隊長答應,讓華惠祺在晚上出院。魏菊梅說,幾經辛苦才能離開醫院,現時即使丈夫身體再虛弱,也不敢再回醫院。

她說﹕醫院我們也不敢去了,因為昨天我出來之後,華惠祺身體還沒有恢復。當時警察穿著白大掛,已經裝扮成大夫了。在醫院已經分不清那個是警察,那個是醫生了,我們也害怕到時候對華惠祺的生命有什麼威脅。

華惠祺的哥哥華惠林說,弟弟由醫院返回租住地後,當局在門口劃出警戒線,一律不准任何人士接近,連他這個親哥哥也不能進入。華惠林希望外界關注弟弟的情況,協助華惠祺早日脫離當局的嚴密監管,回復自由。他說﹕門口拉著警戒線,也不是誰都可以進。下午來了三、四個記者,都給他們攔走了。連我都不能見,我就出來了。反正我還在門口呆著,我只能夠等,只有說向媒體呼籲吧,盡量快點給我弟自由吧。

本台致電崇文區公安局查詢時,一名警員表示從未聽說過事件﹕沒聽說,這事從那兒來的?

華惠祺與另外兩名維權人士周莉及孫小弟,一年前開始共同租住祟文區一座四合院,繼續進行維權工作.當局因三人拒絕合作而強逼房東將他們驅逐,但被房東拒絕。當局上周一派人前往驅趕,將三人押到豐台區的空置房,並派出人員看守。上周四華惠祺返回崇文區租住地時,被當地的警員毆打受傷後被送往醫院救治。(李寶雯報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