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嘉:研究中国的学者存在多种形式的自我审查


2007.05.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arsten_holz150.jpg
香港科技大学学者穆嘉。(图片来源:穆嘉网站)

香港科技大学学者穆嘉最近撰文质疑“研究中国的学者是否全部被收买?”﹐穆嘉表示研究中国的学者存在多种形式的自我审查﹐从事中国研究学界人士包括他自己﹐习惯性地讨好中共﹐用中方的语言﹐动机是为了适者生存。

穆嘉周四晚对本台表示,他在四月号刊登于英文《远东经济评论》上的文章题目是“中国学者是否全部被收买?”。他说研究中国的学者,包括他自己,习惯性地讨好中国共产党,有时是意识到的,而经常是无意识的。方法包括研究的课题、报告忽略的事实、使用的语言、及讲授课程的内容。

他说﹕“我们不讲中国共产党怎样腐败啦,在黑龙江买领导的职位要多少钱?这些东西我们都不讲,我们讲政府是甚么?部门是甚么?然后党和政府的关系是甚么?”操流利中文的德裔学者穆嘉说,外籍的中国学者为方便搜集数据,就要与大陆的学者合作与中国合作。一些西方学者在中国有亲属,有房产,他们的母语不是汉语,已经投入多年时间学习中文,把自己的事业建立在一个巨大的、无法转移的投入之上。他们通过与中国的关系,获得信息、观点,从中得益。如此一来,西方学者得到学术上的最新观点、工作上有成就,中共也得到西人提供的广告宣传。

但是如果不合作,后果会很明显,没法在中国找到合作伙伴,对中国的研究会遇到麻烦。前香港城市大学副教授李少民就被中国监禁了5个月,罪名是“危害国家安全”,而香港城市大学没有对李少民提供任何支持。于是全体研究中国的知识界都选择了同一条路,不要让中国共产党不高兴。

他说﹕“我们用的语言都是中国共产党的语言,我们说人大,但是人大与国外的国会、议会都不一样;我们说解放军,但真的是‘解放’军吗?我们可能不讲”。穆嘉还说,研究中国经济、政治的学家比较容易频繁地走到中共的对立面,因此彼此间存有多种形式的自我审查;就连社会学家、人种学家在进行中国网络研究、少数族裔文化研究也有不能涉足的禁区。

他举例说,大陆的价格管制给官员们极大的权力去干预价格制定,“我们不对中文词市场的定义表示疑问,而是直接翻译成“市场”﹐假设它与西方市场(market)一样;尽管大陆有了公司法,但中国仍然对公司发号施令,国有企业、包括国企的公司,由党支部参与企业决策,国企董事会的主席和党的支部书记原则上还应该是同一个人。在中国最大50家国有企业,它们最高的人事由中共政治局直接任命。

另外,使用中国“政府”这个名词,却不进一步说明95%的政府高官是中共党员,关键决策是这些人在党务工作会议上决定的,政府人事部和党委组织部实际上是同一套人员,监察部和中共纪律委员会实际上是同一套班子,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和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是100%同一套人员。

穆嘉质疑谁在管理中国?他说,通过使用“政府”这个词,西方学者让中国“政府”等同于其他政府,特别是西方政府,这样做正确吗?这位香港科技大学的学者还表示,“我们是否很幼稚呢?”﹐“中央是好的,都是地方政府不好”这一套的宣传,是否已经被国外研究界不带疑问地接受了呢?

穆嘉对本台表示,在《远东经济评论》发表该篇文章后,收到的电邮回覆都是正面的,他也留意自己到中国的签证没有发生问题。而他所在的香港科技大学,全球排名50以内,香港要做国际的教育城市,就是捍卫学术自由,他想了很久才写这篇文章。(何山报导﹐周未播出详细报导)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