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律团体质疑中国政府以法治国的决心


2007.07.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多名香港法律界人士在一个中国法律研讨会上认为,现时中国法制虽较过往改善,但不少异见律师仍受政府打压﹔而中国的司法独立亦属空谈,法官裁决仍需听从党的决定。

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中国法制研究计划研究员王友金,在上周末出席一个由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举行的研讨会上表示,中国法制发展经历不少波折,廿年前实施的《律师法》,对中国律师制度的改革起了很大帮助。可是,当中仍有一些法例对律师构成重大的限制,甚至,即使法例赋予律师权力与当事人会面,但是,事实上公安一句不准,律师便无法与当事人会面,所以,现时在中国做律师有“三难”。

他说:我们这个叫做三难。第一难是会见被告人,第二是约见难,第三是取证难。你要取证,要证人来作证,你要律师以致有关单位批准你才可取证,若没有这个单位批准,你就不可以取证。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情况下,很困难。

另外,中国法官审案时,并未能享有真正的司法独立权,很多时仍须听命于党,令公义不彰。

关注组的另一名成员大律师张耀良亦透露,较早时接获一名中国的法官的来函,对现时中国的司法制度感到沮丧及抱有不满,当中包括法官不准“诠释”现有宪法及自行作出判决。他表示,在接触众多的律师、法律学者及法官后,他们普遍对中国法制未来的前景抱有乐观,他们亦已准备随时进行改革。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则指,与受中国政府打压的中国律师接触后,坦言对前景未敢乐观,因为有不少律师因协助一些维权人士打官司,最后,自己反成阶下囚或如高志晟律师般失去真正自由。

在研讨会中,亦有与会人士质疑,讲者企图向中国政府硬销香港的司法制度,违返一国两制精神。何俊仁及张耀良均异口同声否认,并强调中国与香港是\x{4e24}种的司法制度,他们一直的诉求只是望中国政府改善现有的法律。何俊仁更惊讶有人信任中国的法律制度。他说﹕如果作为一个小市民,你觉得大陆的制度好,我真的觉得好惊讶。对个人来说有更加好的保障,我在香港做律师已有三十年,我不会说香港的制度是完美的,好多事我们仍在争取及改革,但这个制度中有些好基本的水平及保证的,是可以挑战政府,但在大陆,什么事都可以发生,连一个底线也没有。

不过,王友金忆述当年他与另外四名法律界和政界人士,向深圳市政府推介香港的法制后,发现现时深圳有很多法例均有香港法例的影子,再者,他个人感到中国政府正汲取香港的经验,所以只要香港有好的法律及能以诚恳的态度向中国政府介绍,该可有所帮助。(刘云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