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專訪﹕“我不會用作假來爭取民主﹐自欺欺人。”


2005.11.11
LaiJimmy02_150.jpg
黎智英。(圖片由《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壹傳媒集團主席﹐即香港及台灣《蘋果日報》及《壹週刊》老闆的黎智英﹐近日高調呼籲市民12月4日上街遊行﹐對在其報紙上刊登爭取普選廣告的市民只收一半價錢。黎智英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現時香港的政改正處於關鍵時刻﹐可以影響下一代及中國幾千年的專政﹐他怕香港人因近期的經濟好轉﹐以為政改是很遙遠的事情而冷淡下來。

最令他受感動的是一名78歲老伯在《蘋果日報》刊敢刊登了全版爭取普選的廣告﹐他的誠意、良知及納喊觸發黎智英要站在台前出聲。外界有指這個全版廣告是黎智英本人刊登的﹐黎智英強烈否認。表示他不會用假的事情來爭取民主﹐這是自欺欺人﹐不會有成果。

黎智英認為﹐爭取民主最基本是民意﹐上街就是要清晰表達市民的訴求﹐讓香港的官員真正知道市民所要求的民主﹐讓他們向中央爭取﹐讓議員不要轉舵。當被問到對民主黨近期對民主的表現是否很失望時﹐黎智英表示﹐在民主演進過程中﹐總有一些人跟不上步伐。

有傳言一直指黎智英一直有外國資本資助他辦報﹐甚至2003年到台灣投入大量的資本辦《蘋果日報》時﹐有人指他有美國政府及政客在背後支撐﹐黎智英略帶激動的表示﹐這是謠言和毀謗﹐他從來沒有跟美國的政客有任何聯繫﹐辦報的錢一直是自己口袋的錢﹐從來沒有用其他勢力去辦報。至於蘋果日報去年罕有地在華盛頓設立辦事處﹐只是想嘗試是否可以有更多的新聞﹐但發覺並不成功﹐所以關閉了﹐沒有其他政治目的。

雖然近日有壹傳媒記者受襲擊的事情發生﹐但黎智英認為香港仍然有新聞自由﹐至於記者自我審查的問題﹐這是記者甚至傳媒老闆的事﹐與香港的整個制度無關。(林樂同報導)

附﹕黎智英專訪全文

LaiJimmy01_200.jpg

問﹕作為傳媒老闆﹐為何近日這麼高調呼籲市民12月4日上街遊行﹐即使在2003年政府推出23條立法﹐50萬人上街﹐你也沒有如此高調﹖

答﹕上次(23條立法)有很多人出來﹐民眾個個都表態﹐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這次政改會影響到我們下一代的前途﹐很重要。若果做得好﹐可以影響大陸幾千年的專政﹐人民真正可以站起來﹐這是一個關鍵時刻。最初我擔心港人認為(政改)太遙遠﹐不會很關心和熱烈。

我很感動看到78歲的老伯的廣告。感受到有很多人有這樣的訴求﹐但近來香港經濟好轉﹐每個人心態安逸﹐對於較遠的事情感覺沒有迫切性﹐所以我出來寫(有關的)東西﹐發表意見。

作為傳媒﹐心目中要有堅持﹐有一個價值觀作為基礎﹐不是只順應市場。爭取民主及社會上的公平﹐是傳媒的責任及天職。

問﹕香港人這次對政改是否比較冷漠﹖

答﹕看看(陳日君)主教就事件表態後﹐不少人作出回應及聲明﹐突然你感受到港人對事件的關心﹐反應都熱烈起來。

問﹕你有沒有跟主教討論過近日政改的問題﹖ (註﹕黎智英是天主教徒)

答﹕不用怎麼談﹐一向的想法及價值觀差不多﹐不用溝通。任何人可出看見﹐這次政改是“玩?” ﹐根本不想政改。連政改都沒有時間表﹐沒有具體的步驟。

問﹕但是否政府給你一個政改時間表﹐三十年﹐四十年﹐你會接受﹖

答﹕不可能這樣“離譜”﹐我想世界各國會抨擊政府﹐會激怒香港人﹐再有多次23條事件。若有了時間表﹐透過議員再去爭取討論。

問﹕香港人爭取民主﹐除了上街﹐還可以做什麼﹖

答﹕上街是可以讓議員知道市民的訴求是什麼。若做不到市民的訴求﹐下次便不投你票了。令議員知道要想當選便不要轉態﹐盡量跟政府爭取﹐讓官員向中央爭取﹐最基本是民意。

問﹕你對民主黨是否很失望﹖

答﹕在每一個民主演進過程中﹐有些人“未夠班”﹐不可以跟上民主進程的時代。有些因為中國向他們示好﹐受寵若驚﹐在整個民主進程中﹐會將一些政客的質素浮現出來。

問﹕你是否會從政﹖

答﹕我是做傳媒的﹐從政會有利益衝突﹐除非我不做傳媒﹐但我不會這樣做。

問﹕外界有說哪個登廣告的老伯﹐其實是你自己﹖

答﹕當然不是。我們不會鬼鬼崇崇的做事情。外面當然有很多謠言﹐令你做事失去了誠信。若果不是真﹐作一些假的東西出來﹐透過假的事情希望有能力爭取民主﹐是自欺欺人。

問﹕但壹集團也出過不少被認為是“不真實”及“誇張”的新聞﹖

答﹕我想不真實是沒有﹐而是犯錯。每次我們有錯﹐都會向讀者道歉。你說不真實是誹謗。做錯事與“假”是兩回事﹐你明知是假而去做﹐是“假”﹐不是有心這樣做是“錯誤”。做錯事有勇氣承認最重要。一個傳媒這樣多人﹐誰人沒有錯誤呢﹖有些事情錯了便認﹐即使有人是設局又好﹐都會出錯﹐是無可避免的事﹐但不會在出錯後逃避責任。

問﹕對於政改﹐你是否也要求下屬也同樣如你一般的立場﹖

答﹕當然不會。但我想我這樣表態了﹐若是我的下屬﹐跟了我這麼多年﹐沒有共同的價值觀理念﹐不會做得長久﹐也不會繼續做下去。不單是我自己的價值觀﹐而是整個公司的價值觀與文化。

問﹕有說你在台灣辦報﹐是令自己手上有更多籌碼﹐將來大陸想統一台灣﹐傳媒方面不得不與你接觸﹖

答﹕若果真的要同大陸談﹐老早便談了。談不談不是傳媒要做的事情。作為一間上市公司﹐若果因我們的立場令股東受損﹐盡量不要將所有的東西放在“一個籃子內”﹐我們是要在另一個地方建立一個基地。

問﹕民主黨也可以返大陸了﹐你認為自己有沒有機會返大陸﹖

答﹕返不返大陸並不重要﹐這只是個人的事。當然我很想在大陸辦報﹐但我想這只是在發夢罷了﹗

問﹕從你辦香港辦《蘋果時報》﹐而至零三年到台灣辦報﹐不少傳聞說你有外國勢力支持﹐甚至美國政府在背後資助你﹐是不是這樣﹖

答﹕你的問題是多餘的﹐這是謠言、誹謗。我從來沒有跟美國政客有任何聯繫﹐我辦報是用自己口袋的錢﹐沒有用過其他勢力去辦傳媒﹐而是用良知去做傳媒。

問﹕有香港記者埋怨香港傳媒自我審查越來越嚴重﹐你怎看香港的新聞自由﹖

答﹕自我審查是記者或傳媒老闆的事﹐跟香港整個制度無關﹐正如你自己去自殺﹐不等於是世界沒有了。香港的新聞自由是存在的。即使台灣有民主制度﹐但整個社會未習慣這制度﹐一些官員不高興便想方設法的除掉你﹐但這跟制度無關﹐香港的新聞自由比台灣更自由。

問﹕你去年在美國華盛頓罕有地開設辦事處﹐有沒有政治目的﹖

答﹕我想嘗試新的東西﹐看看在華盛頓設立辦事處可不可以增添更多新聞﹐但這個嘗試失敗了﹐剛剛關閉了辦事處﹐沒有任何政治目的。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