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专访﹕“我不会用作假来争取民主﹐自欺欺人。”


2005.11.11
LaiJimmy02_150.jpg
黎智英。(图片由《苹果日报》提供)

香港壹传媒集团主席﹐即香港及台湾《苹果日报》及《壹周刊》老板的黎智英﹐近日高调呼吁市民12月4日上街游行﹐对在其报纸上刊登争取普选广告的市民只收一半价钱。黎智英接受本台专访时表示﹐现时香港的政改正处于关键时刻﹐可以影响下一代及中国几千年的专政﹐他怕香港人因近期的经济好转﹐以为政改是很遥远的事情而冷淡下来。

最令他受感动的是一名78岁老伯在《苹果日报》刊敢刊登了全版争取普选的广告﹐他的诚意、良知及纳喊触发黎智英要站在台前出声。外界有指这个全版广告是黎智英本人刊登的﹐黎智英强烈否认。表示他不会用假的事情来争取民主﹐这是自欺欺人﹐不会有成果。

黎智英认为﹐争取民主最基本是民意﹐上街就是要清晰表达市民的诉求﹐让香港的官员真正知道市民所要求的民主﹐让他们向中央争取﹐让议员不要转舵。当被问到对民主党近期对民主的表现是否很失望时﹐黎智英表示﹐在民主演进过程中﹐总有一些人跟不上步伐。

有传言一直指黎智英一直有外国资本资助他办报﹐甚至2003年到台湾投入大量的资本办《苹果日报》时﹐有人指他有美国政府及政客在背后支撑﹐黎智英略带激动的表示﹐这是谣言和毁谤﹐他从来没有跟美国的政客有任何联系﹐办报的钱一直是自己口袋的钱﹐从来没有用其他势力去办报。至于苹果日报去年罕有地在华盛顿设立办事处﹐只是想尝试是否可以有更多的新闻﹐但发觉并不成功﹐所以关闭了﹐没有其他政治目的。

虽然近日有壹传媒记者受袭击的事情发生﹐但黎智英认为香港仍然有新闻自由﹐至于记者自我审查的问题﹐这是记者甚至传媒老板的事﹐与香港的整个制度无关。(林乐同报导)

附﹕黎智英专访全文

LaiJimmy01_200.jpg

问﹕作为传媒老板﹐为何近日这么高调呼吁市民12月4日上街游行﹐即使在2003年政府推出23条立法﹐50万人上街﹐你也没有如此高调﹖

答﹕上次(23条立法)有很多人出来﹐民众个个都表态﹐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这次政改会影响到我们下一代的前途﹐很重要。若果做得好﹐可以影响大陆几千年的专政﹐人民真正可以站起来﹐这是一个关键时刻。最初我担心港人认为(政改)太遥远﹐不会很关心和热烈。

我很感动看到78岁的老伯的广告。感受到有很多人有这样的诉求﹐但近来香港经济好转﹐每个人心态安逸﹐对于较远的事情感觉没有迫切性﹐所以我出来写(有关的)东西﹐发表意见。

作为传媒﹐心目中要有坚持﹐有一个价值观作为基础﹐不是只顺应市场。争取民主及社会上的公平﹐是传媒的责任及天职。

问﹕香港人这次对政改是否比较冷漠﹖

答﹕看看(陈日君)主教就事件表态后﹐不少人作出回应及声明﹐突然你感受到港人对事件的关心﹐反应都热烈起来。

问﹕你有没有跟主教讨论过近日政改的问题﹖ (注﹕黎智英是天主教徒)

答﹕不用怎么谈﹐一向的想法及价值观差不多﹐不用沟通。任何人可出看见﹐这次政改是“玩?” ﹐根本不想政改。连政改都没有时间表﹐没有具体的步骤。

问﹕但是否政府给你一个政改时间表﹐三十年﹐四十年﹐你会接受﹖

答﹕不可能这样“离谱”﹐我想世界各国会抨击政府﹐会激怒香港人﹐再有多次23条事件。若有了时间表﹐透过议员再去争取讨论。

问﹕香港人争取民主﹐除了上街﹐还可以做什么﹖

答﹕上街是可以让议员知道市民的诉求是什么。若做不到市民的诉求﹐下次便不投你票了。令议员知道要想当选便不要转态﹐尽量跟政府争取﹐让官员向中央争取﹐最基本是民意。

问﹕你对民主党是否很失望﹖

答﹕在每一个民主演进过程中﹐有些人“未够班”﹐不可以跟上民主进程的时代。有些因为中国向他们示好﹐受宠若惊﹐在整个民主进程中﹐会将一些政客的质素浮现出来。

问﹕你是否会从政﹖

答﹕我是做传媒的﹐从政会有利益冲突﹐除非我不做传媒﹐但我不会这样做。

问﹕外界有说哪个登广告的老伯﹐其实是你自己﹖

答﹕当然不是。我们不会鬼鬼崇崇的做事情。外面当然有很多谣言﹐令你做事失去了诚信。若果不是真﹐作一些假的东西出来﹐透过假的事情希望有能力争取民主﹐是自欺欺人。

问﹕但壹集团也出过不少被认为是“不真实”及“夸张”的新闻﹖

答﹕我想不真实是没有﹐而是犯错。每次我们有错﹐都会向读者道歉。你说不真实是诽谤。做错事与“假”是两回事﹐你明知是假而去做﹐是“假”﹐不是有心这样做是“错误”。做错事有勇气承认最重要。一个传媒这样多人﹐谁人没有错误呢﹖有些事情错了便认﹐即使有人是设局又好﹐都会出错﹐是无可避免的事﹐但不会在出错后逃避责任。

问﹕对于政改﹐你是否也要求下属也同样如你一般的立场﹖

答﹕当然不会。但我想我这样表态了﹐若是我的下属﹐跟了我这么多年﹐没有共同的价值观理念﹐不会做得长久﹐也不会继续做下去。不单是我自己的价值观﹐而是整个公司的价值观与文化。

问﹕有说你在台湾办报﹐是令自己手上有更多筹码﹐将来大陆想统一台湾﹐传媒方面不得不与你接触﹖

答﹕若果真的要同大陆谈﹐老早便谈了。谈不谈不是传媒要做的事情。作为一间上市公司﹐若果因我们的立场令股东受损﹐尽量不要将所有的东西放在“一个篮子内”﹐我们是要在另一个地方建立一个基地。

问﹕民主党也可以返大陆了﹐你认为自己有没有机会返大陆﹖

答﹕返不返大陆并不重要﹐这只是个人的事。当然我很想在大陆办报﹐但我想这只是在发梦罢了﹗

问﹕从你办香港办《苹果时报》﹐而至零三年到台湾办报﹐不少传闻说你有外国势力支持﹐甚至美国政府在背后资助你﹐是不是这样﹖

答﹕你的问题是多馀的﹐这是谣言、诽谤。我从来没有跟美国政客有任何联系﹐我办报是用自己口袋的钱﹐没有用过其他势力去办传媒﹐而是用良知去做传媒。

问﹕有香港记者埋怨香港传媒自我审查越来越严重﹐你怎看香港的新闻自由﹖

答﹕自我审查是记者或传媒老板的事﹐跟香港整个制度无关﹐正如你自己去自杀﹐不等于是世界没有了。香港的新闻自由是存在的。即使台湾有民主制度﹐但整个社会未习惯这制度﹐一些官员不高兴便想方设法的除掉你﹐但这跟制度无关﹐香港的新闻自由比台湾更自由。

问﹕你去年在美国华盛顿罕有地开设办事处﹐有没有政治目的﹖

答﹕我想尝试新的东西﹐看看在华盛顿设立办事处可不可以增添更多新闻﹐但这个尝试失败了﹐刚刚关闭了办事处﹐没有任何政治目的。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