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由“民间电台”到“地下电台”再到“敌台”?

2005-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何山今日请来香港民间电台的召集人,东区区议员曾健成(即阿牛)讲下香港的地下电台。

刚刚过去的星期,香港两个封咪的名嘴黄毓民、林旭华,在一家民间电台利用FM102.8频道,强行试播自己的节目“风波的龙门阵”一个小时,范围覆盖闹市湾仔及铜锣湾地区。他们今年九月称向管理广播事务的广管局申请,但被拒绝。根据香港的法例,任何人未经批准进行广播,属违反行为,最高可以罚款10万港元及入狱5年。

我们不是想搞地下电台,我们想在香港争取一个公众频道......

今日节目请来幕后的搞手,所谓“民间电台”也好,“地下电台”也好的召集人,东区区议员曾健成(即阿牛)。他说,如果政府继续留难,不排除会公民抗命,照常播放。

主持:你在香港搞了一个地下电台,似乎遇到很多“麻烦”,情况是如何?

阿牛:我们10月3日试播了第一辑,是直播的。第二天,新城地台就说我们踩了他的线(占用了他们的频道),所以就向广管局投诉,电讯管理局说会搜集资料,会进一步,如果有足够证据就起诉。

主持:很多人未必知到地下电台,台湾人很熟,可以说一下你们搞的地下电台是甚么,与台湾的地下电台有甚么分别?

阿牛:首先,我要跟听众说,我们不是想搞地下电台,我们想在香港争取一个公众频道,一个民间频道,我们有正式向广管局申请,但是广管局说香港现在没有FM线路,只有AM线路两条,我们觉得香港FM线路基本上是还有空间容纳我们的频普,所以我们正式在9月8日申请,用FM转播民间电台,到了10月3日我们才做第一次的试播。

主持:你们现在是说,搞的是民间电台,不是地下电台,总之是要搞一个电台。香港已经有几个电台,商业、新城、香港电台,都不够,为甚么要再搞一个?

阿牛:大家看得到,香港电台是政府的,新城和商业电台都是商营的,民间是没有声音,你看到大班和毓民过去十几年在“咪”上将窝囊的官员,把奸商骂得淋漓尽致,但相继两个名嘴,商业电台用种种理由不给他们作节目,现在商台可以看到的利益是可以转播赛马,港台不可以了。我们觉得,始终一个由商人控制的电台,主持的嘉宾去留由商家决定,普通人是无法决定的。我们认为,世界各地的先进国家,他们都有民间电台,我们才在(今年)8月筹组民间电台,我们已经正式提出申请,但如果不给我们播,我们不排除公民抗命。

主持:说到民间电台,在香港就很新,在美国、台湾、英国就很熟悉,不同的小数族裔都有他们自己的频道播放他们的声音,其实每一个人做媒体,做电台都有一种讯息要表达,好像自己亚洲电台就向大陆发放一些大陆听不到的讯息,你们民间电台主要希望发放甚么讯息?

阿牛:我们只是在香港发放出另类的声音,对政府不满的声音,反映时事的声音,给我们香港的700万听众去分享。

主持:民间电台,地下电台在大陆很敏感,在香港都很敏感,会不会感觉到,或者有没有人向你说到,或者很意识是做一些在“踩界”的事,有如地下电台、反动电台?

阿牛:现在香港的法例,你没有合法的申请,你拥有这一件的仪器,你都会被罚款100万,坐牢10年。

主持:你看这个法例是否意味你们是在做反动电台,或者这些法例是否合理?

阿牛:这些法例是过时了,是几十年前港英殖民地的法例。跟本现在就不是法例,是行政指令,申请发牌没有一个形式去做,最后是透过行政会议与港督去审批。现在回归,变成是行政会议会同特首去审批。我们香港基本法有国际人权公约,言论自由是我们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在香港办报纸只要商业登记,就可以卖,就可以派。为甚么大气电波,一个容易与市民沟通的,他不放给我们用呢?

主持:对到地下电台,在台湾有很大的影响力,很多的台湾人,台湾的民众是透过地下电台,去推动民主?你们心中是不是都期望,搞一个民间电台,可以带动香港的民间进步,或者香港的民主更加容易落实?

阿牛:我看到开放大汽电波运动,将会是未来一两年,香港大型的民主运动。因为大家过去拥有的几把反映时弊的声音被封杀了,现在大家珍惜的大气电波资源是被垄断了,所以我们觉得,开放大气电波运动,不单是个人的问体,也是整体香港人言论自由的问题。所以我们觉得台湾是一个好的例子,当年国民党没有解禁之前,他们不断去抗争,经过多番的抗争,现在台湾的民间电台雨后春笋,你喜欢身去申请就可以有了。

主持:听电台的有很多发烧友,在海外才知道在大陆、或者资讯不自由的地方,抱著收音机是很开心的,在非洲听得到,在大陆的偏远省份,远致重庆山区。问一问,你们首次播出的内容是甚么?

阿牛:首次是要请了黄毓民和林旭华上来一个网台,做风波里的龙门阵,王岸然主持,长毛(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也在。我们说民间电台的重要性,大气电波资源的分配,我们作为香港人要如何去抗争?

主持:回响怎样?网民方面?网络电台有了好久,你们是想将网络电台再推进一步?介绍一下香港现有的网络电台?

阿牛:网上电台都是局限于电脑的服务器,是一种窄播,在我们当晚人民电台做的直播,当到了700人的时候,电脑服务器就不行了,如果用大气电波转播,几十万人随时可以用收音机收听到。同样,自由亚洲,你刚刚也说少了,我有一个朋友住在菲律宾的,他听到我的声音,就是你们自由亚洲电台。在这里我也要向大牛(他)打一个招呼“你那一边生活得好吗?”

香港民间电台的召集人,东区区议员曾健成(即阿牛)说,当日他们试播一个半小时后,电讯管理局的雷达车已经到了他们发放电波的楼下,可能因为那一天晚上,港府还没有政策,不然随时可以捉人。阿牛说,现正在探讨技术上如何改进,不要容易就给港府捉到,他们的争取大气电波的运动,不排除会公民抗命。

各为听众,你对开放大气电波,办“民间电台”、“地下电台”或者“敌台”有甚么看法呢?请透过电话热线与我们联系。

您的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