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香港:由“民間電台”到“地下電台”再到“敵台”?

2005-10-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何山今日請來香港民間電台的召集人,東區區議員曾健成(即阿牛)講下香港的地下電台。

剛剛過去的星期,香港兩個封咪的名嘴黃毓民、林旭華,在一家民間電台利用FM102.8頻道,強行試播自己的節目“風波的龍門陣”一個小時,範圍覆蓋鬧市灣仔及銅鑼灣地區。他們今年九月稱向管理廣播事務的廣管局申請,但被拒絕。根據香港的法例,任何人未經批准進行廣播,屬違反行為,最高可以罰款10萬港元及入獄5年。

我們不是想搞地下電台,我們想在香港爭取一個公眾頻道......

今日節目請來幕後的搞手,所謂“民間電台”也好,“地下電台”也好的召集人,東區區議員曾健成(即阿牛)。他說,如果政府繼續留難,不排除會公民抗命,照常播放。

主持:你在香港搞了一個地下電台,似乎遇到很多“麻煩”,情況是如何?

阿牛:我們10月3日試播了第一輯,是直播的。第二天,新城地台就說我們踩了他的線(佔用了他們的頻道),所以就向廣管局投訴,電訊管理局說會搜集資料,會進一步,如果有足夠證據就起訴。

主持:很多人未必知到地下電台,台灣人很熟,可以說一下你們搞的地下電台是甚麼,與台灣的地下電台有甚麼分別?

阿牛:首先,我要跟聽眾說,我們不是想搞地下電台,我們想在香港爭取一個公眾頻道,一個民間頻道,我們有正式向廣管局申請,但是廣管局說香港現在沒有FM線路,只有AM線路兩條,我們覺得香港FM線路基本上是還有空間容納我們的頻普,所以我們正式在9月8日申請,用FM轉播民間電台,到了10月3日我們才做第一次的試播。

主持:你們現在是說,搞的是民間電台,不是地下電台,總之是要搞一個電台。香港已經有幾個電台,商業、新城、香港電台,都不夠,為甚麼要再搞一個?

阿牛:大家看得到,香港電台是政府的,新城和商業電台都是商營的,民間是沒有聲音,你看到大班和毓民過去十幾年在“咪”上將窩囊的官員,把奸商罵得淋漓盡致,但相繼兩個名嘴,商業電台用種種理由不給他們作節目,現在商台可以看到的利益是可以轉播賽馬,港台不可以了。我們覺得,始終一個由商人控制的電台,主持的嘉賓去留由商家決定,普通人是無法決定的。我們認為,世界各地的先進國家,他們都有民間電台,我們才在(今年)8月籌組民間電台,我們已經正式提出申請,但如果不給我們播,我們不排除公民抗命。

主持:說到民間電台,在香港就很新,在美國、台灣、英國就很熟悉,不同的小數族裔都有他們自己的頻道播放他們的聲音,其實每一個人做媒體,做電台都有一種訊息要表達,好像自己亞洲電台就向大陸發放一些大陸聽不到的訊息,你們民間電台主要希望發放甚麼訊息?

阿牛:我們只是在香港發放出另類的聲音,對政府不滿的聲音,反映時事的聲音,給我們香港的700萬聽眾去分享。

主持:民間電台,地下電台在大陸很敏感,在香港都很敏感,會不會感覺到,或者有沒有人向你說到,或者很意識是做一些在“踩界”的事,有如地下電台、反動電台?

阿牛:現在香港的法例,你沒有合法的申請,你擁有這一件的儀器,你都會被罰款100萬,坐牢10年。

主持:你看這個法例是否意味你們是在做反動電台,或者這些法例是否合理?

阿牛:這些法例是過時了,是幾十年前港英殖民地的法例。跟本現在就不是法例,是行政指令,申請發牌沒有一個形式去做,最後是透過行政會議與港督去審批。現在回歸,變成是行政會議會同特首去審批。我們香港基本法有國際人權公約,言論自由是我們不可少的一個環節,在香港辦報紙只要商業登記,就可以賣,就可以派。為甚麼大氣電波,一個容易與市民溝通的,他不放給我們用呢?

主持:對到地下電台,在台灣有很大的影響力,很多的台灣人,台灣的民眾是透過地下電台,去推動民主?你們心中是不是都期望,搞一個民間電台,可以帶動香港的民間進步,或者香港的民主更加容易落實?

阿牛:我看到開放大汽電波運動,將會是未來一兩年,香港大型的民主運動。因為大家過去擁有的幾把反映時弊的聲音被封殺了,現在大家珍惜的大氣電波資源是被壟斷了,所以我們覺得,開放大氣電波運動,不單是個人的問體,也是整體香港人言論自由的問題。所以我們覺得台灣是一個好的例子,當年國民黨沒有解禁之前,他們不斷去抗爭,經過多番的抗爭,現在台灣的民間電台雨後春筍,你喜歡身去申請就可以有了。

主持:聽電台的有很多發燒友,在海外才知道在大陸、或者資訊不自由的地方,抱著收音機是很開心的,在非洲聽得到,在大陸的偏遠省份,遠致重慶山區。問一問,你們首次播出的內容是甚麼?

阿牛:首次是要請了黃毓民和林旭華上來一個網台,做風波裡的龍門陣,王岸然主持,長毛(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也在。我們說民間電台的重要性,大氣電波資源的分配,我們作為香港人要如何去抗爭?

主持:回響怎樣?網民方面?網絡電台有了好久,你們是想將網絡電台再推進一步?介紹一下香港現有的網絡電台?

阿牛:網上電台都是局限於電腦的服務器,是一種窄播,在我們當晚人民電台做的直播,當到了700人的時候,電腦服務器就不行了,如果用大氣電波轉播,幾十萬人隨時可以用收音機收聽到。同樣,自由亞洲,你剛剛也說少了,我有一個朋友住在菲律賓的,他聽到我的聲音,就是你們自由亞洲電台。在這裡我也要向大牛(他)打一個招呼“你那一邊生活得好嗎?”

香港民間電台的召集人,東區區議員曾健成(即阿牛)說,當日他們試播一個半小時後,電訊管理局的雷達車已經到了他們發放電波的樓下,可能因為那一天晚上,港府還沒有政策,不然隨時可以捉人。阿牛說,現正在探討技術上如何改進,不要容易就給港府捉到,他們的爭取大氣電波的運動,不排除會公民抗命。

各為聽眾,你對開放大氣電波,辦“民間電台”、“地下電台”或者“敵台”有甚麼看法呢?請透過電話熱線與我們聯繫。

您的評論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