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谴责中国广泛使用酷刑


2006.03.3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诺瓦克在他去年底到中国考察后提交的报告中说,中国政府从一九九零年代起推动改革,已使酷刑事件“稳定减少”。但是他本周四对记者表示,他仍然关注这方面的情况,特别是在农村地区以及对付政治犯,因为中国的司法制度大致上是建立在要求嫌犯招供的基础之上。他说:"虐待和酷刑的主要原因还是旧体制问题,公安人员受著很大压力要求他们用刑逼供。"

1995年以组织领导反革命组织的罪名被判处15年监禁,于2004年底获释的异见人士刘京生对本台粤语组表示,监狱内使用酷刑的情况很普遍,当局不时利用囚犯虐打要针对的在囚人士。刘京生说,主要问题在于制度上的缺陷及工作人员漠视在囚人是权利的思维有关。

刘京生曾和魏京生一起参加1978年民主墙运动,并主编地下刊物“探索”,他在89民运后,参与了中国自由民主党的组建活动,并积极参加劳工运动。 他在1992年被拘捕,

而刚于周四以取保候审获释的安徽异见人士侯文豹表示,他被关押的一个月期间,被强制劳动,生产一种出口供医院及工厂使用的乳白色的塑胶手套,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12点,每天18小时艰苦劳动,达不到看守所制定的任务就挨打。他认为,他作为嫌疑犯的身份,在仍未定罪前,被强逼劳动,已是一种酷刑。

他又说,看守所的环境恶劣,往往导致在囚人士严重营养不良,健康状况趋坏,这亦是侵犯人权的表现。

侯文豹是于三月一日被宿州市公安以涉嫌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诺瓦克去年11月22号到12月2号对中国普遍存在酷刑现像的指称进行了12天的调查。他提交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当局已采取步骤改革刑事法、完善调查和起诉程序,部分公安局也开始记录审问过程。不过,中国中央政府试图减少酷刑的努力“受到‘地方主义’很大阻挠”,或省市一级高官“阻碍”中央政府规定或落实监督。报告又指出,在中国,消除酷刑的最大障碍是机构脆弱和司法体系缺乏独立性。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